:::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法句經
::: 法句經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法句經附釋》1993年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印行(新文豐提供)
 
法句經》(梵Dharmapāda,巴Dhammapada),音譯為曇鉢,義譯為法句;其中,「法」字,梵語為Dharma,有道理、軌則之語義;「句」,Pada的原語,是「足跡」,轉成「道」或「句」。佛所說偈,是古聖者足跡所履之道,符合真理,能為後賢軌範;所以叫它作「法句」。本經,又經過法救[[1]]的修訂與增補而成。相傳《法句經》是迦葉佛流傳下來的,但學界通常認為非一人一時之作。
 
在說一切有部、法藏部中,「法句」又稱爲優陀那(梵/巴Udāna),義譯為自説。印度法救(梵Dharmatrāta)所編撰,係收集初佛教阿含等諸經律中佛的自說偈,再按照義理分品構成,然因各部的集鈔分量不同,品目也有異同,而現存完整無缺的版本,則有26品、39品、33品之別。如是梵語系的漢譯、藏譯的法集要頌,和巴利語系的法句有多處異同。而內容則同為勵學眾精進修行的偈頌集,行文平易簡潔忠實地記錄了佛陀的說法,與大乘佛典偈頌的華麗堂皇形成對比。為部派佛教所重視,迄今在斯里蘭卡等處,仍是以《法句經》為初學者入門書。
 
現存的《法句經》,以語言區分,可分為五種:巴利法句經(26品,423偈)、犍陀羅語法句經佛教梵語法句經、漢譯法句經、藏譯法句經(33品,991偈)。其中,漢譯法句經有如下4種:
 
一、《法句經》2卷,《大正藏》第4冊第210號。法救撰,東吳(224)天竺維祇難(梵Vighna)等譯,39品,約752偈。
 
二、《法句譬喻經》4卷,《大正藏》第4冊第211號。西晉(305)法炬、法立合譯,39品,約197偈。品名與次第,都與《法句經》相合,但偈頌不全。
 
三、《出曜經》30卷,《大正藏》第4冊第212號。姚秦(184-417)竺佛念、罽賓僧伽跋澄(梵Saṁgha-varti)合譯,33品,約862偈。為《法句經》之註釋,今《大正藏》為34品,應將「不放逸品」、「放逸品」二品合為一品,實為33品。
 
四、《法集要頌經》4卷,《大正藏》第4冊第213號。法救集,北宋(960-1127)天竺天息災譯,33品,約928偈。
 
法句經》闡明了佛教修行者應具備的條件、修行方法、修行目的以及頗多有關生命的警示之類的要義。首先,應覺知生死事大,無常迅速,如第一無常品所述,其後再補充接續說明老耄品、世俗品、生死品,其次以沙門品、梵志品說明行者之資格,再以羅漢品、述佛品、泥洹品、吉祥品說明行者所達到的境界,也有刀杖品、地獄品對不精進者的警惕。其他諸品則說明達到證果的方法,涵蓋了菩薩的六度行,即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羅波羅蜜。對應關係如下所述,一、智慧度:教學品、多聞品、愚闇品、明哲品、塵垢品、心意品。有了無常觀,應更有培養解脫的智慧。二、禪定度:惟念品。集中精神專一修持,這種思惟必須恆久不變。三、精進度:篤信品、述千品、放逸品、道行品、廣衍品。這些品目都是說明堅固所信,重視實踐。四、忍辱度:安寧品、忿怒品。五、持戒度:戒慎品、慈仁品、言語品、雙要品、華品、惡行品、愛身品、好喜品、奉持品、象喻品。此中有消極說明止惡,及積極說明行善。六、布施度:愛欲品、利養品。是故《法句經》之要義,即編者法救之本意,為使行者能於行住坐臥進退之間,時時精進不懈的躬身實踐,則終能達到究竟佛果。
 
法句經》內容平易質樸,便利諷誦,通俗易懂,具有原始佛教的精神,以偈頌方式,闡釋博大深奧佛教精義,成為世界聞名的佛典之一,因此流通至廣。其中零金碎玉,不乏名句。茲舉數例為證,如:
 
一、〈無常品〉:「是日已過,命則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為〈普賢菩薩警眾偈〉,亦為百丈清規中為禪門暮所誦者。
 
二、〈心意品〉:「藏六如龜,防意如城。」六,指六根;即在六根門頭,謹防意識猶如固討城門。此為佛門之修行法要。
 
三、〈華品〉:「栴檀多,青蓮芳華,雖曰是真,不如戒。」禪門有〈戒定真〉,係元‧臨濟宗僧中峰大師(1263-1323)所集結,為法會中常用的梵唄唱誦偈語。語簡意賅,道出戒定之真實義。「戒定真,焚起衝天上。弟子虔誠,爇在金爐放。頃刻氤氳,即遍滿十方。免難消災障。」
 
四、〈述千品〉:「千千為敵,一夫勝之;未若自勝。」「自勝為雄,故曰人雄。」與《老子》:「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固不謀而合。足以啟人省思者在:世人無不以勝過他人為榮,而勝人不過是有力而已,能自勝的始是真強者。
 
五、〈惡行品〉:「吉人行德,相隨積增(福隨善德漸漸增長);甘心為之,福應自然。」「莫輕小惡,以為無殃;水滴雖微,漸盈大器;凡罪充滿,從小積成。莫輕小善,以為無福;水滴雖微,漸盈大器;凡福充滿,從纖纖(小)積成。」此即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之意。「過失犯非惡,能追悔為善;是明照世間,如日無雲曀(陰暗)。」此即知過能改,善莫大焉之意。
 
六、〈述佛品〉:「諸惡莫作,諸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此句為佛教最直截了當,且最具代表性的話。《佛祖統紀》卷42:「居易(唐代大詩人)知杭州(杭州當知縣),往問道於鳥窠禪師。師曰:『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居易曰:『三歲孩兒也恁(這)麼道(說)。』師曰:『三歲孩兒雖道得,八十老翁行不得。』居易服(佩服)其言,作而退。」
 
七、〈安寧品〉:「我生已安,不病於病(不受業緣及生、老、病、死之病所苦);眾人有病(業緣及生死之病),我行無病(沒有這些毛病)。我生已安,不慼於憂(生死等煩惱之憂);眾人有憂,我行無憂。」《老子》:「知不知(知道不知道的),上(是具最的高智慧);不知知(不知道自己所不知的),病(就反而有缺失)。夫唯病病(知道病為病),是以不病(就不會有缺失)。聖人不病(所以沒有缺失),以其病病(他知道自己的缺失),是以不病。(所以沒有缺失)」其中,都有很高的人生哲理。
 
八、〈好喜品〉:「無所愛喜,何憂何畏?貪欲生憂,貪欲生畏;解(曉悟)無貪欲,何憂何畏?」《莊子‧至樂》:「今俗之所為與其所樂(如富貴長壽,身安厚味美服好色音聲等),吾未知樂之果樂?果不樂?……至樂無樂,至譽無譽。」
 
九、〈吉祥品〉:「居孝事父母,治家養妻子,……是為最吉祥。」「一切為天下,建立大慈意,修仁安眾生,是為最吉祥。」此語與儒家思想頗為投合,亦足見佛法不違世俗,而以天下、眾生為心的積極精神。
 
總之,《法句經》是佛典的基本精神,與中國文化頗多相契合處,而尤其在擺脫與超越世俗煩惱,免除生死無常之苦,更有互補之意義與作用。對於現世價值體系的針砭,可說以逆向思考的方式去積極面對生命,其中道德涵養及其智慧,富有啟發的意義!
 
第一次被翻譯成歐洲文字是在1855年,由丹麥學者華斯勃爾(V. Fausböll)以巴利對譯成拉丁文,並附上覺音(梵文Buddhaghosa)註釋的摘錄,對學術界有很大的貢獻。之後在西方,美、加、英、德、俄、法等國家,也都有《法句經》的譯本,例如:1860年韋伯(A. Weber)由巴利翻譯成德文。1870年德裔英國東方學家穆勒(F. Max Müller)由巴利翻譯成英文,又有1878年英國佛教學學者比爾(S. Beal)英譯漢文法句譬喻經,1883年洛克希羅(W. Rockhill)英譯西藏文優陀那品,1911年德國佛教學學者貝克(Herman Beckh)刊行西藏原文。在日本,則於1915年由東京帝國大學文學部印度哲學研究室刊行巴利語、漢文對照《法句經》。亦有多種日文譯本問世,例如:1918年立花俊道(《國譯大藏經》經部12)、1925年赤沼智善(新譯佛教聖典6-1-5)、1925年長井真琴(世界文庫)、1935年荻原雲來(岩波文庫)等人的翻譯,以及1924年常盤大定的《南北對照英漢和譯法句經》。此外,近代另有二種白話漢譯本,了法師的《法句經》、淨海法師的《真理的語言》,均係譯自南傳法句經。綜上所述,《法句經》不論在學術界或宗教信徒上,皆是影響深長的一部經典。
 
 
【撰寫者】
熊琬(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退休教授)
 
 
考文獻】
《大正新脩大藏經》(《大正藏》)。1924-1935。東京:大藏經刊行會。
 
《出曜經》。《大正藏》冊4,第212號。
 
法句經》。《大正藏》冊4,第210號。
 
《法句譬喻經》。《大正藏》冊4,第211號。
 
《法集要頌經》。《大正藏》冊4,第213號。
 
丹生實憲著。1968。《法句經の對照研究》。日本:青野出版印刷株式会社。
 
水野弘元著。1981。《法句經の研究》。東京:株式會社春秋社。
 
呂澂。1991。《呂澂佛學論著選集》卷二〈法句經講要〉。濟南:山東齊魯書社出版有限公司。
 
呂澂。2002。《印度佛學源流略講》。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吳根友。1997。《法句經》。臺灣:佛光山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前田惠學。1964。《原始佛教聖典の成立史研究》,頁699-700。東京:山喜房佛書林。
 
黃懺華。1978。〈法句經談概〉。《經典研究論集》,現代佛教學術叢刊91,頁181-191。臺北:大乘文化出版社。
 
慧吉祥。1978。〈法句經之性質和要義〉。《經典研究論集》,現代佛教學術叢刊91,頁193-199。臺北:大乘文化出版社。
 
釋印順。1969。《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新竹:正聞出版社。
 
釋慧松。1978。〈《法句經》考〉。《經典研究論集》,現代佛教學術叢刊91,頁201-210。臺北:大乘文化出版社。
 
 
 


[1] 法救的年代,有佛涅槃後四百年、六百年等說,北印度犍馱羅國人;五部中薩婆多部的學者與《大毗婆沙論》的結集,為婆沙四評家(法救、妙音、世友、覺天)之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