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六祖壇經
::: 六祖壇經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經典 > 六祖壇經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六祖大師法寶經》、《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合編本(法山基金會提供)

《六祖經》全稱《南宗頓教最上大乘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六祖惠能大師於韶州大梵寺施法經一卷》,又稱《六祖大師法寶經》、《法寶經》、《經》,為禪宗六祖慧能於廣東韶州大梵寺之說法內容,由其弟子法海集錄而成,元代宗寶編,是禪宗的重要經典之一。
 
根據《曹溪原本》[[1]]共分10章:
 
一、悟法傳衣第一:敘說六祖得法的緣由。其中名句如:「(慧)能一聞(金剛)經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心即開悟。」「何自性?本自清靜;何自性?本不生滅;何自性?本自具足;何自性?本不動搖;何自性?能生法。」「人雖有南北,佛性本無南北。」「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迷時師度,悟了度。」「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前念迷,即凡夫;後念悟,即佛。」「以智慧觀照,於一切法,不取不捨,即是見性成佛道。」「三世諸佛,十二部經,在人性中本自具有。」
 
二、釋功德淨士第二:敘說功德實義,及無相修持法。其中名句如:「不可將福德(造寺、供養布施、設等)便為功德;功德在法身中,不在修福。常見本性真實妙用,用名為功德。」「若欲修行,在家亦得,不由在寺。」「心平何勞持戒?行直何用禪?恩則親養父母,義則上下相憐,讓則尊卑和睦,忍則眾惡無喧;若能鑽木出火,淤泥定生紅蓮。」
 
三、定慧一體第三:解說此法門以定慧一體,定是慧體,慧是定用。名句如:「一行三昧者,於一切處行住坐臥,常行一直心是也。」「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無相者,於相而離相;無念者,於念而離念;無念者,於念而無念。」「無住者,於世間善惡好醜,乃至冤之與親,言語觸刺欺爭之時,並將為空,不思酬害。」「念者,念真如本性;真如即念之體;念即是真如之用。」固知無念於念而離者是妄念,非真如之正念也。「六根雖有見聞覺知,不染境,而真性常自在。」固知所謂無念、無相、無住,並非沒有見聞覺知,而是見聞覺知不染境罷了。
 
四、教授坐禪第四:「外於一切善惡境界,名為坐;內見自性不動,名為禪。」「外離相為禪,內不亂為定。」
 
五、傳懺悔第五:解說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等五,此各自內熏,非向外覓,稱為無相懺悔。又明示四弘誓願、無相三歸戒之旨,而謂見得自性,乃真懺悔。
 
六、請機緣第六:記述六祖為無盡藏尼、曹叔良、韶州法海、洪州法達、壽州智通、信州智常、廣州智道、青原行思、南嶽懷讓、永嘉玄覺、河北智隍等所舉示之禪要。
 
七、南頓北漸:謂法本一宗,「法無頓漸,人有利鈍。」名句如:「無一法可得,方能建立法。」「見性人,立亦得,不立亦得。」
 
八、唐徵詔第八:記載固辭唐中宗神龍元年(公元705年)迎請之宣詔,並為敕使薛簡指示禪法。
 
九、法門對示第九:喚門人法海等人,謂吾滅後,各為一方師。教授不失本宗之法。三科(五陰、十八界、十二處)、三十六對之法門,要在離兩邊。所謂「問有將無對,問無將有對;聞凡以聖對,問聖以凡對;二道相因,生中道義。」
 
十、付囑流通第十:末述自過去七佛、西天東土三十二祖以迄慧能之傳承次第,並囑以遞代流傳,不再傳衣。」並舉達摩祖師付授偈意:「吾本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並自出偈曰:「心地含諸種,普雨悉皆萌;頓悟花情已,菩提果自成。」眾弟子問:「正法眼藏傳付何人?」師曰:「有道者得,無心者通。」「後代迷人若識眾生,即是佛性;若不識眾生,劫覓佛難逢。」「但識本心,見自本性,無動無靜,無生無滅,無去無來,無是無非,無住無往。」
 
本書初係法海奉韶州刺史韋璩之命集錄而成,然後人多所節略,而未能見祖意之大全,元代德異(1231-?)乃探求諸方,得其全文,世祖至元27年(公元1290年)於吳中休休庵上梓。翌年,宗寶更校讎三種異本,正其訛誤,詳其節略,並新增入弟子請益機緣,而予印行。卷首並附德異之序、宋代契嵩(1007-1072)之贊,卷尾附法海等所集之六祖大師緣起外記、歷崇奉事蹟、柳宗元之賜諡大鑑禪師碑、劉禹錫之大鑑禪師碑、佛衣銘及編者後跋。
 
《六祖經》最特殊的是:中國佛教唯一被尊稱為「經」的典籍。依據佛教的傳統,只有記敍佛的言教的才能被稱作「經」,而《六祖經》之所以被稱為「經」,即認為六祖惠能明心見性之語,等同於佛說,故稱之為「經」。雖然近代學界也不無質疑的。但本經的口碑已歷千載,自來古德開悟者,除加推崇、讚嘆外,亦從無加以質疑的。總之,此經乃是除佛陀親說之言教外,唯一被認為是「經」的佛典?試問,不識一字的慧能,如何能說出如許道理來?!!
 
據方廣錩(1948-)所整理的《六祖經》的版本,雖有十來種,但歸納可說有4個主要版本[[2]]:
 
一、敦煌本,是目前所掌握的年代最久遠的版本,其名稱特別長《南宗頓教最上大乘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六祖惠能大師於韶州大梵施法經》,共32字。
 
二、惠昕本,書名《六祖經》,分上、下卷,共11門。約一四千來字。
 
三、契嵩本,全稱《六祖大師法實經曹溪原本》,簡稱《曹溪原本》,1卷,10品,約二餘字。
 
四、宗寶本,題為《六祖大師法寶經》,10品,二餘字,是元世祖至元28年前後,由僧人宗寶改編的。出現多種《六祖經》版本,一方面說明這本著作影響的廣泛;另一方面也說明不同的出於不同的需要對它進行不斷的改纂。
 



《六祖經箋註》1987年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印行(新文豐提供)

 
 
【撰寫者】
熊琬(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退休教授)
釋穎融(南華大學宗教學研究所碩士生)
 
考文獻】
丁明夷、邢軍著、王志遠編。1991。《佛教藝術百問》。高雄:佛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六祖經。https://zh.wikipedia.org/zh-tw,2016/08/06。
 
潘重規。2009。〈敦煌《六祖經》讀後管見〉。《普門學報》,54:193。
 
釋印順。1976。〈神會與經——評胡適禪宗史的一個重要問題〉。張曼濤主編:《六祖經研究論集》,現代佛教學術叢刊1,頁109。臺北:大乘文化出版社。
 
釋慈怡主編,佛光大辭典編修委員會編。1988。《佛光大辭典》。高雄:佛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1] 據印順法師於《中國禪宗史》中,謂敦煌本確為現存最古老版本,並受神會門下之宗重,但於其前,尚有更古老之曹溪古本,為法海等所集錄,乃敦煌本之底本。此曹溪本與敦煌本內容頗為近,但因有分章,較為係統,故採取之。
 
[2] 關於本書作者之問題,曾掀起三、四十年來學術界之論諍,其起因係由於胡適於民國19年(公元1930年)先後發表「荷澤大師神會傳」、「經考之一——跋曹溪大師別傳」,主張經之作者非為六祖慧能,而係其弟子神會。此說大違傳統之觀點:經乃六祖所說,法海所記;遂引起錢穆、楊鴻飛等兩派之論戰。印順亦於民國60年出版《中國禪宗史》一書,詳駁此三、四十年來中外學者之論點。胡適之主要論據為:、現存最古老之經─敦煌古本,強烈暗示神會乃慧能之唯一傳人,如經中六祖曾謂:「吾滅後二十餘年,邪法遼亂,惑我宗旨,有人出來,不惜身命,弟佛教是非,豎立宗旨。」依其考證,慧能滅後二十餘年,正為神會於滑臺大雲寺召開無遮大會,批判北禪之際,故有此說。經中又謂:「大師先天二年八月三日滅度,七月八日喚門人告別。六祖言:『神會小僧卻得善等,毀譽不動,餘者不得。』」古本中不提懷讓、行思,而單論神會,並謂「餘者不得」。二、韋處厚興福寺大義禪師碑銘謂:「洛者曰會,得總持之印,獨曜瑩珠,習徒迷真,橘枳變體,竟成經傳宗,優劣詳矣!」經既為神會門下「習徒」所作,此書當必出神會一系。三、敦煌本經與神會之作品「神會語錄」,多所雷同,如:(一)二者皆主張定慧一體。(二)二者對坐禪之解說皆相同。(三)闢當時禪學論,二者皆批判「看心、看淨」之禪學,胡適以為「看心、看淨」乃神秀弟子普寂與降魔之主張,而經與神會語錄則係為批駁此一主張而作。(四)二書皆宗重金剛經。(五)對「無念」皆有相同解說。針對胡適之論點,印順於其《中國禪宗史》一書中,予以批駁:一、對經暗示神會乃慧能唯一傳人之反駁,謂敦煌本確為現存最古老版本,並受神會門下之宗重,但於其前,尚有更古老之曹溪古本,為法海等所集錄,乃敦煌本之底本,故經非神會所作。印順並舉出景德傳燈錄卷28所述,慧忠早於公元750頃,已見經被添糅南方宗旨,此與神會思想全然不同,此尚明顯存於敦煌本經中,故曹溪古本之存在當無疑議。二、對經傳宗之反駁,以為胡適誤解經傳宗之文義,胡適所舉「習徒迷真(中略),優劣詳矣」一語,應解釋為:神會之習徒迷真向俗,如「橘」逾淮而為「枳」(胡適原文為柘),竟演變成以經為傳宗之依約,而失卻傳法─默傳心印之實質,徒換來傳授經之形式(當時師徒傳法須附帶傳授一卷經作憑證);故神會為優,其門下為劣。三、對經與神會語錄內容雷同之反駁:(一)就闢當時禪學論,當時「看淨、看心」之禪風乃四祖道信以來所本有,而非普寂、降魔首倡,故不應以此二書皆批判此種禪風而推斷此乃為批駁普寂等而作,更不應進而據以斷定經乃神會所作。(二)就論金剛經而論,禪門之宗重般若經,乃源自道信之宗重文殊說般若經;慧能之宗重金剛經,乃繼承此一傳統而已,並列舉文證說明真正偏重金剛經者,非為慧能而是神會之語錄。否定胡適主張「二者皆重金剛經,故經為神會作品」之說。看佛光大辭典有關「六祖經」詞條。
 
又據敦煌專家潘重規教授《敦煌六祖經讀後管見》其中,亦反對胡適之的看法,絕對肯定倫敦所藏敦煌本沒有問題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