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阿含經
::: 阿含經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佛光大藏經‧阿含藏:雜阿含經》,佛光山宗務委員會發行,1972年高雄佛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出版。(魚籃文化)

【釋名】
 
阿含經(梵Āgama sutras),是北傳初印度佛教經典的總名,分四部:增一阿含(梵Ekottarāgama)、長阿含(梵Dīrghāgama)、中阿含(梵Madhyamāgama)、雜阿含(梵Saṃyuktāgama)。阿含,梵語Āgama,音譯阿笈摩、阿伽摩等,玄奘(600-664)意譯為「傳」、「來」,《瑜伽師地論》卷85︰「事契經者,謂四阿笈摩……如是四種,師、弟展轉傳來于今,由此道理,是故說名阿笈摩;是名事契經。」我國古譯阿含為「趣」與「歸」。如:晉代道安(312-385),解為「秦言趣無」。另據僧肇(384-414)《長阿含經序》說:「秦言法歸。譬彼巨海,百川所歸,故以法歸為名」。《長阿含序》云:阿含者,秦言法歸,所謂法之淵府,總持之林苑也。《善見律毘婆沙》卷1說:「容受聚集義名阿含。」
 
《翻譯名義集》卷4:「阿含。正云阿笈多。此云教。妙樂云。此云無比法。即言教也。唯識論云:謂諸如來所說之教。長阿含序云:阿含者。秦言法歸。所謂法之淵府。總持之林苑也。法華論解其智慧門為說阿含義甚深。涉法師云:阿含此云傳,所說義。是則大小二教,通號阿含。」
 
由是可歸納為:阿含是佛陀師弟相傳而來的道理,是無比法,是法的淵府與歸宿。阿含有四:即增一阿含、長阿含、中阿含及雜阿含;屬「聲聞乘」、「小乘教」。阿含經,亦通大小乘教。換言之,阿含是大乘的基礎教義。
 
【翻譯與版本】
 
《長阿含經》:共22卷,後秦弘始15年(413)於長安由罽賓三藏沙門佛陀舍(約4-5世紀)口誦,涼州沙門竺佛念(約4世紀)譯為漢文,秦國道士道含筆錄。
 
《中阿含經》:60卷,苻秦建元20年(384)由曇摩難提譯出,東晉隆安2年(398)瞿曇僧伽提婆重譯。
 
《雜阿含經》:50卷,南劉宋求那跋陀羅(394-468)於元嘉20年(443)在楊都祇洹寺口述,寶雲傳譯漢文,慧觀筆錄。另有20卷本《別譯雜阿含經》,譯者失傳,譯出的時間可能早於50卷本。
 
《增一阿含經》:又稱《增壹阿含經》,51卷。最早由苻秦曇摩難提於建元20年(384)誦出,竺佛念翻譯漢文,曇嵩筆錄。東晉隆安2年(398)瞿曇僧伽提婆重譯。
 
另外,南傳巴利三藏中的《尼柯》(巴Nikāya)相當於《阿含經》,其中《長部》(巴Dīgha-nikāya)相當於《長阿含》,《中部》(巴Majjhima-nikāya)相當於《中阿含》,《相應部》(巴Saṃyutta-nikāya)相當於《雜阿含》,《增支部》(巴Aṅguttara-nikāya)相當於《增一阿含》。(見【附錄】)
 
【來由】
 
阿含經》約成立於公元前3世紀。初佛教[[1]]以口耳相傳傳承教法,釋迦牟尼(梵Śākyamuni,公元前565-486)涅槃之後,其佛典歷四次結集,阿含是在第一次結集[[2]]時由阿難(梵Ānanda)誦出,到第二結集以後才實際編成,據《瑜伽師地論》卷85所載,四《阿含》應是以《雜阿含》為根本,而《中阿含》、《長阿含》和《增一阿含》次第成立。但現存四《阿含》的漢譯本所屬部派實各不相同,從東晉末年到南北陸續由梵譯漢,《中阿含》和《增一阿含》譯出最早,《長阿含》其次,《雜阿含》最後譯出,不過梵本皆已散佚,近年僅在新疆發現10餘種零星斷簡。此外,從後漢到北宋尚有130餘種各經的單本被譯出。
 
四《阿含》編纂是以宗趣和篇幅為據。其中,篇幅以《雜阿含》最短,《中阿含》中等,《長阿含》最長,而《增一阿含》是逐次遞增的彙收一至十一法數者,所以篇幅長短不拘。其編輯的原則和目的,《雜阿含》是將甚深法義按次第分門別類地彙整結集;《中阿含》是對某主題再進一步分別抉擇;《長阿含》介紹佛陀、天、魔、梵等主題;《增一阿含》是以教化弟子,啟發出世善為主題。
 
【內容】
 
一、長阿含經:是坐禪人所習;破諸外道,是長阿含。長者,乃說久遠之事,意即歷劫而不絕。
二、雜阿含:說種種隨禪法,是雜阿含。為根本說一切有部傳本,與對應巴利本《雜尼迦》(巴利語:saṃyuttanikāya)一起,被認為是最接近早佛經原貌的佛陀言論集。
三、增一阿含:為諸天世人隨時說法,集為增一,是勸化人所習。
四、中阿含:為利根眾生說諸深義,名中阿含,是學問者所習。
 
法雲《翻譯名義集》卷4: 「小乘中別開四部:謂《增一阿含》明人天因果;二《長阿含》破邪見;三《中阿含》明諸深義;四《雜阿含》明諸禪法。以四阿含為轉法輪,設教之首,別得其名。(契)嵩輔教編,由昧通別猶豫不決,其詞則枝(枝蔓蕪雜)。」此說明四阿含經的內涵,各有要旨。
 
阿含經是一種言行錄的體裁書籍,記述佛陀及其弟子的修道和傳教活動言行,還涉及印度社會風俗等內容。述及佛教的基本教義如四諦、四念處、八正道、十二因緣、十二分教、無常、無我、五蘊、四禪、四證淨、輪迴、善惡報應等論點。後為部派佛教[[3]]各部派所宗。
 
茲就《雜阿含經》是禪修的經典,文章精簡雜錄,現存1359篇經文,乃佛陀在世時對弟子所說的重要教理,以「五蘊」、「六入處」、「十八界」為禪觀,對「緣起」、「四聖諦」的闡釋,了知一切法是「無常」、「苦」、「空」、「無我」,從而獲得真正的解脫。現代學者根據《瑜伽師地論》有關記載將其歸納為七誦:「五陰誦」、「六入處誦」、「雜因誦」、「道品誦」、「佛所說誦」、「弟子所說誦」和「八眾誦」等。
 
南傳佛教的覺音(Buddhaghosa,約5世紀)三藏,四部注釋,《長部》注名「吉祥悅意」,《中部》注名「破斥猶豫」,《相應(即「雜」)部》注名「顯揚真義」,《增支部》注名「滿足希求」。四部注的名稱,顯然與龍樹所說的四悉檀(四宗,四理趣)有關,如「顯揚真義」 與第一義悉檀,「破斥猶豫」與對治悉檀,「滿足希求」與各各為人(生善)悉檀,「吉祥悅意」與世界悉檀。
 
總之,《阿含經》是佛教結集的經典,以此得見釋迦牟尼在世時的佛法實況,猶如其思想言行錄,深具歷史意義。其中教授的是佛教的基本教義,是部派思想、大乘中觀與瑜伽教義的淵源。在文獻學上具重要意義,是研究《尼柯》的中外學者,不能遺漏的校勘文獻之一。
 


《佛光大藏經‧阿含藏:長阿含經》佛光山宗務委員會發行,1972年高雄佛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出版。(魚籃文化)



《佛光大藏經‧阿含藏:中阿含經》佛光山宗務委員會發行,1972年高雄佛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出版。(魚籃文化)


《佛光大藏經‧阿含藏:增壹阿含經》佛光山宗務委員會發行,1972年高雄佛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出版。(魚籃文化)

【撰寫者】
熊琬(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退休教授)
 
 
考文獻】
《中阿含經》。《大正藏》,冊1,第26號。
 
《出三藏記集》卷2、卷9。《大正藏》冊55,第2145號。
 
《長阿含經》。《大正藏》,冊1,第1號。
 
《瑜伽師地論》卷85。《大正藏》冊30,第1579號。
 
《增一阿含經》。《大正藏》,冊2,第125號。
 
《雜阿含經》。《大正藏》,冊2,第99號。
 
小野玄妙等編輯校勘。1924-1935。《大正新脩大藏經》(大正藏)。東京:大藏經刊行會。
 
呂澂。1991。〈雜阿含經刊定記〉。呂澂:《呂澂佛學論著選集》,卷1。濟南:齊魯書社。
 
赤沼智善。1929。《漢巴四部四阿含互照錄》。名古屋:破塵閣書房。
 
佛光山宗務委員會。1993。《佛光大藏經‧阿含藏附錄》。臺北:佛光出版社。
 
楊郁文。1997。《阿含要略》。臺北:法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藍吉富主編。1994。《中華佛教百科全書》。臺南: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
 
釋印順。2002[1969]。《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新竹:正聞出版社。
 
釋印順。1994[1983]。《雜阿含經論會編》。新竹:正聞出版社。
 
釋慈怡主編。1988。《佛光大辭典》。臺北:佛光出版社。
 
 
附錄——
 
南傳與北傳對照:
南傳上座部的巴利文尼柯經典,屬於分別說系赤銅鍱部的《經藏》(Suttapiṭaka),分為五部:一、《長部》(Dīgha-nikāya);二、《中部》(Majjhima-nikāya);三、《相應部》(Saṃyutta-nikāya);四、《增支部》(Aṇguttara-nikāya);五、《小部》(Khuddaka-nikāya)。其中《小部》的內容,錫蘭、緬甸所傳的部類,略有出入。
 
漢譯的《長阿含經》,與巴利文五部尼柯中的《長部》相當。漢譯的《中阿含經》,與《中部》相當。漢譯的《雜阿含經》,與《相應部》相當;漢譯的《別譯雜阿含經》,與《相應部》的「有偈品」等相當。漢譯的《增壹阿含經》,與《增支部》相當。
 
漢傳的四阿含中,相當於《小部》的雜藏並沒有被獨立譯出,而是分散譯出。以下對照表(見《維基百科》「尼柯」):
 
 
巴利文五部尼柯 漢譯四阿含
《長部》共34經 《長阿含經》共22卷30經(法藏部所傳)
《中部》共152經 《中阿含經》共60卷222經(說一切有部某派所傳)
《相應部》共56相應2875經 《雜阿含經》存48卷1359經(根本說一切有部所傳)
《別譯雜阿含經》存16卷364經(可能為法藏部所傳)
《增支部》共1法乃至11法 《增一阿含經》共51卷481經(可能為大眾部末派所傳)
《小部》共15部 雜藏:《法句經》、《義足經》、《本事經》、《本生經》等
 
 
 


[1] 【初佛教
一名原始佛教,即自佛陀創立教團弘揚教理開始,至佛陀入滅後一百年(或兩百年)之間,教法一味、教團統一,尚未分裂為部派以前之時代。此一時代之經典,含有佛陀教說之最原始型態,為後來之大小乘佛教根本教理之基礎。然「原始佛教」一詞及有關原始佛教之研究,係於近百年以前,西方學者自錫蘭語,再由巴利語開始研究以南方佛教為主的巴利聖典,逐漸盛行於英、德、法等國,而於十九世紀末傳入日本,並漸及於我國。近數十年來,中、日學者多根據巴利、漢譯、梵文、藏文等藏經從事此類研究,其中尤以日本學者成果殊多。
 
近時於我國新疆地方發現之梵文殘卷中,有相當於漢譯雜阿含經之斷片。日本學者渡邊海旭、岡教邃等皆曾就此梵文殘簡加以研究,而發表諸多論文。另於西藏大藏經中,亦收有相當於漢譯雜阿含經之單經。
 
自原始佛教之研究風潮傳入日本與我國後,有關其名稱與時代之界說,於學界中產生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之論爭。最早,英國佛教學者大衛斯(Thomas William Rhys Davids 1843-1922)著 Early Buddhism 一書,日本學者木村泰賢遂於其在大正13年(1924)所出版有關初佛教之論著「原始佛教思想論」中,正式將 Early Buddhism一詞譯為「原始佛教」。然原始佛教之英文應為 Primitive Buddhism,僅因 primitive 一語,除初、早等意之外,亦含有原始、初未開化等意,易被視為含有貶低價值意味之語意,故西方學者多避免之,而採用 Early Buddhism。總之,現代學者多認為阿含經是「根本佛法」,而以「小乘」是大乘學者對「原始佛教」的貶稱。
 
自隋代智顗大師於「五時八教」之判教中,將阿含經典判釋為教義最基本之小乘三藏教以來,阿含經之價值乃被歷來之學者、宗教家等所忽視。故現代學者不乏有為阿含經翻案之意。但實考阿含經的研究為歷來所忽視則可,謂阿含經即是佛陀根本教義亦可,但若逕謂以阿含替代大乘為佛陀的究竟了義教,則不可。茲不從「天台四教」之藏、通、別、圓,「華嚴宗五教」之小、始、終、頓、圓來論,而逕考查有關原典:
 
如《增壹阿含經》:
(世尊告舍利弗):「如來有四不可思議事,非小乘所能知。……佛土境界不可思議。」其中,以如來(佛)有四事,非小乘所能知。足見如來(佛)非阿羅漢,「小乘」之名,乃世尊(佛)所稱。《增壹阿含》有:「聲聞乘、辟支佛乘、佛乘。」即指除聲聞乘外,尚有佛乘(大乘)。《央掘魔羅經》謂:「是則聲聞乘,斯非摩訶衍(大乘)。」《小品般若波羅蜜經》:「為『小乘』人說,……證阿羅漢。……若以六波羅蜜,為菩薩說,汝為弟子。」指明有大(菩薩)、小乘(聲聞)之異。
 
大乘(菩薩乘)經典中,如《大寶積經》甚至說:「攝受正法者則名大乘,何以故?大乘者出生一切聲聞獨覺,世出世間所有善法。」《大乘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又一切聲聞、獨覺悉從大乘出故。」此二經中,明白說出小乘出於大乘。至如《華嚴經》:「是諸眾生其心狹劣,樂於小法,遠離無上一切智慧,貪著小乘不能志求大乘出法。」《妙法蓮華經》:「諸佛出於世,唯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終不以小乘,濟度於眾生。」《妙法蓮華經》:「(舍利弗)云何如來以小乘法而見濟度?若我等待說所因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必以大乘而得度脫。」《妙法蓮華經》卷5〈安樂行品14〉:「增上慢人,貪著小乘。」
 
總言之,都不以聲聞乘(小乘)為究竟了義,必以菩薩乘(大乘)為佛陀本懷,為究竟了義教。即便是藏密經論亦然,即就《菩提道次第廣論》,所謂下士道、中士道與上士道,中士道即屬聲聞與緣覺,而上士道則屬菩薩乘。
 
[2] 【第一次結集(一名合誦)】
一、時間:佛滅後不久,一說七日,一說數月後。
二、主持人:摩訶迦葉尊者(Mahā-kāśyapa)得阿闍世王護持。
三、與者:由上座部長老五百阿羅漢。
四、地點:摩揭陀國首都王舍城外,耆闍崛山(毘婆羅山)七葉窟(畢波羅窟)內。史稱「五百結集」、「窟內結集」或「第一結集」,後來之上座部由此而出。
五、結集原因:(一)恐日後佛法散失不傳,故倡導結集以昭大信。(二)聞比丘唱言:「世尊已滅,爾後將可不受約束。」因恐佛制墮壞,故有結集之舉。
六、結集情形:由摩訶迦葉尊者位列上座主持合誦,優婆離尊者(Upali)誦出律,阿難尊者(Ānanda)誦「經」(修多羅),分為五大部阿含,形成了各部派所傳《阿含經》的共同基礎。除雜藏外四部《阿含經》的次序為長、中、雜、增一。另據晚出的《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雜事》,其次序為雜、長、中、增一,而《瑜伽師地論》為雜、中、長、增一。還有《增一阿含經·序品》和《大智度論》中的次序為增一、中、長、雜。歷時七月,一說三月。(因所依據之來源不同,故有關經、律、論的結集,諸說紛紜,莫衷一是。)
 
[3]佛教史上,是指釋迦牟尼佛涅槃後,從上座部與大眾部的「根本分裂」到大乘佛教興起前的時與發展階段,這個時佛教僧團形成各個部派。如上座部與大眾部的分裂,被稱為根本分裂;前此,通常被稱為原始佛教、根本佛教或初佛教;此後,形成了許多不同的佛教學派。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