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五經
::: 五經
*
5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中國的「五經」通常與「四書」合稱「四書五經」,但事實上四書五經定名的時間差距很大。四書分別為《論語》、《孟子》、《中庸》與《大學》,五經則為《詩經》、《尚書》(又稱《書經》)、《儀》、《易經》與《春秋》。四書是南宋時的大儒朱熹從《記》中的《中庸》與《大學》兩篇,單獨取出而成書,配合《論語》與《孟子》,集結並註解,合成《四書集註》,才有「四書」的名稱。
 
五經是戰國時由「六經」演變而來,六經是五經加上《樂經》的總稱,由於《樂經》很早就亡佚不存,內容與亡佚的年代也皆不可考,所以現在只存有這樣的名稱,內容有些什麼已全然不知。到了漢代,漢武帝設立「五經博士」,正式訂定「五經」之名。隨著時代的傳承以及內容的考察,五經一般被視為中國最重要且具有代表性的五部經典。就思想的系統而言,四書是探討儒家思想的主要著作,多為義理、哲思、道德的記載;五經則包含文學、歷史、典章制度、義理等範疇,雖然並非直接記載儒家思想,但在精神上,卻是儒家思想的延伸。以下分別說明五經的內容。
 
一、《詩經》
 
《詩經》是中國最早的一本詩歌總集,也可說是第一部文學作品的集結。既是詩歌,原本應可入樂,但樂譜已失傳,只能從文字內容了解其風格、文采與思想。總共收錄了西周初年到春秋中葉五百多年之間的作品,共計有305首詩,加上6首有篇名而無內容的詩作。
 
依照風格分類,則是〈風〉(為十五國風格的曲調)、〈雅〉(分〈大雅〉、〈小雅〉,指廷的音樂)、〈頌〉(分〈周頌〉、〈魯頌〉、〈商頌〉,為宗祭祀的音樂)。《詩經》中的每一首詩歌皆各有特色,或者反映風土民情、或者紀錄各種情事,然而在《論語》中,孔子提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詩無邪。』」這段話為整本《詩經》的思想傾向定下標準,就是皆符合於正道、真摯的情意,而無淫亂、雜念,也因此被視為可以代表儒家思想的著作之一。
 
二、《尚書》
 
《尚書》是中國最早的史書,相較於《詩經》是詩歌著作而言,《尚書》則是最早集結而成的散文著作。相傳是孔子所編,原本有100篇,分為〈典〉、〈謨〉、〈訓〉、〈誥〉、〈誓〉與〈命〉六類文體。秦始皇焚書之後,僅存29篇,其中〈秦誓〉僅存篇名而無內容,實際留存的只有28篇。
 
由於焚書的關係,到漢代時,曾任秦博士官,且為漢經學家的伏生,憑藉記憶與口耳相傳的方式,傳授給歐陽生與張生等學生,之後紀錄下來,成為所謂的「今文尚書」。
 
到漢武帝末年時,魯恭王毀壞了當時孔子遺留下來的住宅,從房屋的牆壁中找到一本《尚書》,內容以秦的蝌蚪文撰寫而成。之後經由孔安國對照伏生所傳的《今文尚書》發現,這個版本多了16篇,整理之後定名為「古文尚書」。《古文尚書》今已亡佚,如今市面上可見的版本為《今文尚書》。內容主要是夏、商、周時的文獻彙編,包含君臣之間的對話紀錄、文誥、誓語,以及史事的記載。
 
三、《儀
 
記》與《周》、《儀》合稱為「三」,是了解中國先秦法、制度、儀節、生活規範、習俗等的重要著作。《儀》最早稱為《》,至少在西漢仍以此名,何時改為《儀》則已不可知。「五經」中的《》應為《儀》而非《記》。原本《儀》共有56篇,但如今流傳的《儀》僅剩17篇,依序為〈士冠第一〉、〈士昏第二、〈士相見第三〉、〈鄉飲酒第四〉、〈鄉射第五〉、〈燕第六〉、〈大射儀第七〉、〈聘第八〉、〈公食大夫第九〉、〈覲第十〉、〈喪服第十一〉、〈士喪第十二〉、〈既夕第十三〉、〈士虞第十四〉、〈特牲饋食第十五〉、〈少牢饋食第十六〉與〈有司第十七〉。
 
由篇名已可略知其內容,主要在於記載堂之上,各種官階、活動的儀、規範,以較為廣為人知的〈喪服〉為例,為表喪失親人的哀痛,依據親疏遠近之別,而定下各種應服喪的時間與規定,例如:「斬衰」,服為三年,當最為親近的人過世時應服的節,如國君、父親過世,是喪之中最重的一種;「緦麻」,服為三個月,是服喪最短的一種,如族祖父母(祖父的堂兄弟,古時通常以男性為主)、族父母(伯叔父)等過世時所服。
 
四、《易經》
 
《易經》是中國最早的占卜之書,起源大致只能以傳說為主,通常說是遠古伏羲氏創立八卦,中間幾經編纂,到周文王時整理完成,所以又稱為「周易」。內容是藉由對於自然現象的觀察,整理出一套符號系統來描述世間的狀態與變化,以乾、坤、震、兌、艮、離、坎、巽八個卦名收攝,分別對應天、地、雷、澤、山、火、水、風等自然現象,再以各種搭配的結果,去推衍出世事的變化與吉凶禍福。
 
 
《易經》的結構由卦名、卦象、卦辭與爻辭,卦象是以符號表示卦名,一個卦名用三條實線與虛線排列而成,如下圖所示:
 
 
卦辭相傳由周文王撰寫而成,是用來解釋卦象的文字;爻辭則是用來解釋卦辭的文字,據說由周公撰成。到孔子的時代,為《易經》的內容再次闡釋,編寫了十篇註解,稱為「十翼」。後來十翼被稱為「易傳」,通常被視為與《易經》密不可分,現今所說的《易經》,往往是兩者的合稱。
 
《易經》原本是依據自然現象來對應世事的變化,在思想上較為直接的連結,似乎與道家、陰陽家,乃至於後起的道教之類較為近似,此書確實也常被用以解釋、推算一些神祕而不可知的現象。然而,由於卦、爻辭與《易傳》的加入,在解釋卦象的過程中,常常出現道德勸說之類的文字,加上後人整理其中的思想意涵,於是也有人認為《易經》的核心思想仍是以儒家為主,類似於道家、陰陽家的說法,只是用於符合儒家勸導人們成聖賢的方法。
 
五、《春秋》
 
《春秋》是中國最早的編年體史書,記載東周前魯隱公元年(周平王49年,公元前722年)至魯哀公14年(周敬王39年,公元前481年),主要圍繞魯國與其它各國之間的關係,分年記事。相傳由孔子所做,但當時魯國已有記錄歷史的傳統,所以較為可信的推論,應該是魯國史官編纂之後,再由孔子修訂。
 
《春秋》原文如今已不可考,要了解《春秋》原文與大意,除了可從《春秋三傳》——《左傳》、《公羊傳》與《穀梁傳》——考究之外,還可從一些先秦的著作獲知其貢獻與價值。如《孟子》膾炙人口的兩段話:「世衰道微,邪說暴行有作,臣弒其君者有之,子弒其父者有之。孔子懼,作《春秋》。」「孔子成《春秋》而亂臣賊子懼。」可知孔子就是因為擔心世道不彰,善心善行不存,所以在《春秋》之中,批判諸侯昏亂無道、攻伐兼併之類的事情,藉此提醒世人,提振奉行道德的風氣。
 
 
 
 
《新譯詩經讀本》滕志賢注譯,2013年臺北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出版。(三民書局提供)


《新譯尚書讀本》吳璵注譯,2007年臺北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出版。(三民書局提供)


《周易二種》魏‧王弼、晉‧韓康伯、宋‧朱熹著,2016年臺北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出版。(魚籃文化)

《新譯記讀本》姜義華注譯,2007年臺北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出版。(三民書局提供)

《春秋》古籍之一種(魚籃文化)

 
       
 
 
 
【撰寫者】
李明書(國立臺灣大學哲學系博士)
 
 
考文獻】
王忠林等。2002。《中國文學史初稿(增訂版)》。臺北:卷樓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宋‧朱熹。2000。《四書章句集註》。臺北:鵝湖出版社。
 
袁行霈編。2010。《中國文學史》。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梁啟超。1989。《要籍解題及其讀法》。臺北:華正書局有限公司。
 
羅聯添等編著。1990。《國學導讀》。臺北:巨流圖書公司。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