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文昌帝君陰騭文
::: 文昌帝君陰騭文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經典 > 文昌帝君陰騭文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文昌帝君陰騭文白話解》淨空法師著(魚籃文化)
 
文昌帝君陰騭文》,又稱《文昌帝君丹桂籍》,簡稱《陰騭文》或《丹桂籍》,為一系列託名「文昌帝君」所作的勸善書。當代學者根據該文首句的來源,判斷《陰騭文》的成書年代不會早於元代,甚至是明末的作品。
 
現今人們多視文昌帝君為主司文運之神,但其神格卻曾經歷長時間的發展與變化。「文昌」原為星座之名。《史記‧天官書》即以位於北斗七星斗魁上方的六星為「文昌宮」。宋代由於科舉盛行,多位主司文運的神靈受到讀書人的崇拜,包括:魁星、朱衣神與梓潼神等。到了南宋,原本流行於四川的地方神靈——梓潼神,逐漸與文昌信仰結合。元代延祐3年(公元1316年),仁宗(1311-1320)敕封梓潼神為「輔元開化文昌司錄宏仁帝君」,自此確立梓潼與文昌兩種神格的結合,文昌帝君成為主司文運的主要神祇之一。
 
《陰騭文》全文共計745個字,篇幅不長。其中作為標題的「陰騭」二字,原有暗中助益之意。《尚書‧洪範》即有「惟天陰騭下民」,乃指上天在冥冥之中保祐百姓。其後凡是暗中行善而不欲人知,便稱「陰騭」,或叫「陰功」、「陰德」;而廣行陰騭或累積陰德之人,則能招致福祥報應,如同《淮南子‧人間》所謂:「有陰德者必有陽報,有隱行者必有昭名。」但從文昌帝君的神格與《陰騭文》的內容來看,這部作品寫作之時,似乎預設了讀書人或士大夫作為主要的讀者對象,向其強調累積陰德對於招致福祥的積極作用。一如該文開篇,文昌帝君便自降言第17次轉世即為士大夫身,因為經常「救人之難,濟人之急,憫人之孤,容人之過,廣行陰騭」,故而能夠「上格穹蒼」,因此以此勉勵世人如祂這樣存心,累積陰德,必能獲得上天賜福。
 
除了以文昌帝君自身為例,文中還列舉了于公、竇禹鈞(又稱竇燕山)、宋郊、孫叔敖等四個士人善行得報的故事,作為例證,同時羅列了諸種有益於福報的善行,包括:個人的品德修持(正直、慈祥、忠孝、友悌)、以佛道儀式回報眾恩(奉真斗、拜佛念經)、賑濟親友孤苦(施捐衣食、茶水、藥材、棺槨)、護命放生、修橋造路、點燈濟舟等,同時戒止一切惡行、揚善隱惡。「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如此即能常得吉神的護祐。
 
《陰騭文》所宣揚的「陰德」觀念在後世有很大的影響力。明清士人特別流行「一命,二運,三風水,四陰德」的觀念。人們行善的目的即在累積陰德,冀求改變命運或者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對於士人而言,所追求的人生目標多在登科及第,而文昌帝君又被視為主掌天曹桂籍文運之事,因而多以讀誦或奉行文昌帝君所訓示的教誨,以求功成名就,因此後世《陰騭文》又稱《文昌帝君丹桂籍》。
 
,已經流行多種《陰騭文》的注釋、圖解版本,諸如:《陰騭文注證》、《陰騭文廣義》、《陰騭文圖說》等。而《陰騭文》也多與其他善書合刊,如乾隆年間(公元1736-1799年)成書的《匯編功過格》、《同善錄》、《敬信錄》都收有《陰騭文》。清代中葉以後,《陰騭文》則與《太上感應篇》、《關聖帝君覺世真經》並列為「三聖經」,或稱「三省篇」,成為最通俗化的三大勸善書。
 
 
【撰寫者】
張超然(輔仁大學宗教學系所副教授)
 
 
考文獻】
王見川、皮慶生。2010。《中國近世民間信仰:宋元明清》,頁232-260。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酒井忠夫著。2010。《中國善書研究》增補版‧上卷(劉岳兵、何英鶯譯),頁415-444。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
 
陳霞。1999。《道教勸善書研究》,頁56-64。成都:四川巴蜀書社有限公司。
 
蘇哲儀、邱一峰。2008。〈道教勸善書的道德教化思想析探——以《文昌帝君陰騭文》為例〉。《嶺東通識教育研究學刊》,2(4):99-119。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