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清靜經
::: 清靜經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清靜經》善書之一種(魚籃文化)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妙經》,簡稱《清靜經》或《常清靜經》。此經作者不詳,推測成書於唐。清代《欽定秘殿珠林》第16卷著錄唐僧懷素(725-785)書有《老子清靜經》1卷,第17卷也著錄柳公權(778-865)書有《常清靜經》1卷。元代王元暉所註《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註》提及唐初高道司馬承楨(647-735)曾有一部《清靜經》註本;元代趙道一所編《歷世真仙體道通鑒》也曾提及唐玄宗時人李思慕注有《清靜經》,且流行於世。但這兩部唐代註本均已不存。現存最早註本為唐末五代杜光庭(850-933)的《太上老君說常清静經註》,收錄於明代《正統道藏》。
 
清靜經》全文篇幅不長,僅僅391個字,由兩個以「老君曰」起始的段落組成。第一段首先闡明大道的無限、根源與生成性質:大道沒有形質(無形),卻能生育具有形質的天地;大道沒有主觀好惡(無情),卻能讓日月運行;大道無法指稱也一無所求(無名),物卻受其滋養而生長。如此看似矛盾的性質來自大道的另一項特質——同時具備「清、濁」、「動、靜」的相對性面向。正是這樣的相對性,使其同時保有作為宇宙本源的狀態以及創造天地物的動力,其所創造的天地物也都因此形成一清一濁、一動一靜的成對組合。只是在這兩組相對面向之中,更以「清」與「靜」作為根基或源頭,因此主張通過澄靜心思、排遣欲望的方式,達到「清靜」的狀態。唯有經常處於如此清靜狀態,才能逐漸契入真道之中。
 
第二段經文則從反面論述無法領悟如此清靜之道的「眾生」,如何因為自己的「妄心」而沉溺於人生苦海,終究無法超脫生死輪迴。人們容易產生的虛妄躁動心思,驚擾了原本應該安處身中的神明,使其執著於身外之物而有所貪求,如此僅僅徒增煩惱、勞苦身心。唯有領悟前段所論「清靜」之道並且加以落實,才有可能經常處於「清靜」狀態。處於如此清靜狀態,得以觀照並不恒常存在的物實相(觀空),只是如此「觀空」的認知狀態最終也應該被超越,不能執著、停滯於此。這類「惟見於空,觀空亦空」的論述,即受隋唐時重玄思想的影響。
 
無論是白文本或註本,經末都附錄「仙人葛仙翁(葛玄)」、「左玄真人」與「正一真人張道陵)」所說三段要訣,用以說明此經的神聖來源、施用方法與神秘功效。其中葛仙翁自言此經是由祂所書錄、流傳行世,不同資質的學習者雖然能夠獲得的效益不同,但至少能夠長生住世。相較於此,左玄真人則以持誦此經作為所有修行的基礎,其中效益在於獲得十天善神的護衛;正一真人則更強調擁有此經的家庭能夠得到眾神護祐,而領悟經文道理且能持續誦經之人最終也能升天成仙。
 
清靜經》在宋代以後仍然傳緒不絕。北宋太平興國5年(公元980年)的「常清靜等經碑」便刻有《太上老君常清靜經》。一如《通志‧藝文略》的著錄,南宋時亦見多種《清靜經》註本。這部作品甚至可能作為當時道士度亡時所轉誦的經本之一。推測宋代成書的《靈寶五經提綱》,即將《清靜經》與《九天生神章經》、《高上玉皇心印妙經》、《太上洞玄救苦拔罪妙經》與《太上生天得道真經》並列為「五經」,作為超薦亡靈時所轉誦的一套經群。除此之外,宋元時清靜經》更受當時內丹傳統的重視。目前所見諸種註本,多有基於內丹或金丹大道的立場所作的詮釋。這樣情形恐怕與內丹修行首重澄心靜慮不無關係。基於相同理由,《清靜經》也受到金元時興起於華北地區的全真道所重視。「清靜」一詞不僅在全真祖師——王重陽(1113-1170)的教法之中佔有重要地位,《清靜經》同時也是王氏推薦其門徒誦讀的少數幾部作品(《般若心經》、《道德經》、《清靜經》、《孝經》)之一。其後道教全真派即此經作為教門日常持誦的功之一,領受初真戒律之時,全真弟子即須誦習此經。
  
 
【撰寫者】
張超然(輔仁大學宗教學系所副教授)
 
 
考文獻】
任繼愈主編。2005。《道藏提要》修訂版,頁270-271。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前田繁樹。2001。〈清靜經〉。增尾伸一郎、丸山宏編:《道教の經典を読む》,頁137-148。東京:株式会社大修館書店。
 
賴萱萱、鄭長青。2014。〈《太上老君說常清靜妙經》成書略考〉。《宗教學研究》, 4:69-72。
 
Schmidt, Hans-Hermann. 2004. Taishang laojun shuo chang qingjing miaojing. p. 562 in Kristofer Schipper and Franciscus Verellen, eds., The Taoist Canon: A Historical Companion to the Daozang. Chicage & London: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