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朝(Hajj)
::: 朝(Hajj)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儀式 > 朝(Hajj)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077-2-麥加禁寺<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24'>天房</a>-于嘉明提供
麥加禁寺天房(于嘉明攝)
 
功(Hajj),又稱「覲」,是伊斯蘭教五功的第五功。《古蘭經》云:「凡能行此路程的人們, 都應當因為阿拉去巡天房。」(3: 97)。赴麥加巡「克爾白」(Ka`bah,中譯「天房」,即存放真主所賜黑石的所在地)聖殿並舉行敬拜儀式,在伊斯蘭以前便已盛行於阿拉伯社會,但可能雜諸多地方性的宗教民俗活動。自伊斯蘭天啟降示以後,先知穆罕默德方才改革覲習俗而為敬拜真主阿拉的年度性教眾聚會並制訂基本流程,成為伊斯蘭教五功之中最能彰顯伊斯蘭教與猶太教基督宗教共同源流的宗教儀式,因其包含紀念三教共尊的先知亞伯拉罕(穆斯林稱「易卜拉欣」)及其家族的事蹟。
 
伊斯蘭曆第六年(公元627年),穆罕默德阿拉伯部落自古盛行的覲宗教聖地的民俗,親自製定了穆斯林覲麥加的全部宗教儀。覲季開始於伊斯蘭曆的十月一日,為70天,而教曆12月為正式覲月,日訂為8日至12日,稱為「大」或「正」,其他時間覲稱為「小」或「副」。覲儀式大略如下:第一天,穆斯林先在規定地方受戒,逆時針方向繞轉天房七周,夜宿「米那」(Mina,效法先知易卜拉欣在此休息)營地;第二天,進駐「阿拉法特」(Arafat)平原上做拜並聆聽教長講道,以便體會當年穆罕默德辭世前最後一次講道的真諦,此為覲活動的高潮;第三天,回到米納,進行投擲石頭於象徵魔鬼的石柱之儀式,以效法當年易卜拉欣長子伊斯瑪儀(《聖經》稱「以實瑪利」)以石頭驅趕魔鬼,然後進行宰牲儀式,以紀念當年真主以羊來取代伊斯瑪儀為獻祭(猶太教徒、基督徒則認為是以撒受獻祭,詳見「宰牲節」詞條);第四天,再度巡天房並進行第二次投石儀式;第五天,第三次投石儀式,最後再度前往天房做道別巡,同樣是繞行七周,並儘量碰觸或親吻黑石,覲儀式便大功告成。接下來,許多穆斯林會前往麥地納瞻仰穆罕默德的陵墓。由於伊斯蘭正統教義反對將先知當神崇拜,故麥地納謁陵並非功的必要部分,只視為紀念先知的活動。
 
功相關的基本原則與具體作法都根據《古蘭經》與《聖訓》的記載,前者為唯一真神阿拉啟示予穆罕默德的經文,後者則為穆罕默德對其追隨者的訓示,兩者為伊斯蘭教最重要的兩部聖典,後代穆斯林對所載內容不再有任何異議,也使伊斯蘭教五功的內容並未因流傳於阿拉伯半島以外的地區而有太大的變異。《古蘭經》和《聖訓》中多處提到五功對伊斯蘭教的重要性猶如樑柱支撐大廈,故為穆斯林終生奉行的信仰天職。基於五功為真主阿拉的啟示,中國穆斯林又稱為天命五功或主命五功。
 
自古以來,麥加覲便是促成全球穆斯林社群具有四海一家情懷最重要的信仰活動,也是伊斯蘭文明可以形成擁抱黃、黑、白各色人種,跨越族群、地域與文化藩籬而相互交流的最主要宗教制度。時至今日,全球數以百計的穆斯林都會聚集在麥加加一年一度的覲盛會,一起祈禱、生活、學習,並相互分享各自的文化與旅途經驗。
 
根據伊斯蘭教法規定,凡具備相當條件的穆斯林男、女畢生當去麥加覲至少一次才算履行天命,該條件包括:必須是成年人(但各派教法對成年規定不一,一說男滿12歲,女滿9歲;或皆年滿14歲)、必須身體健康、有能力履行覲的各項功、必須確定路途中人身和財物安全,而且不能欠債,要清理所有經濟糾紛並為家人留下足夠生活費用者,方能去覲。所有穆斯林,無論是男或女,都會盡最大努力爭取一生至少要前往麥加覲一次,但假若一個穆斯林已達到上述條件,卻未覲而歸真了,他的家人或他們所選派的人,都可以替死者代行覲;而殘疾者,除健康因素外,若已達到上述其他條件時,也可請別人代。踏上先知出生之地,是穆斯林一生的夢想,完成功的穆斯林可以獲得「哈吉」(hajji)的榮譽稱號。
 
伊斯蘭教傳入中國以後,五功的基本規範雖然無根本改變,但中國穆斯林卻嘗試運用儒、道、佛三教的觀點加以詮釋,遂發展出獨特的天命五功論,以清初年的劉智(公元1660年-公元1730年)在其《天方典擇要解》的說法最具代表性。劉智從身、心、性、命、財等五個方面來解釋天命五功是要「盡其以達乎天」,故「身有功,心有念功,性有功,命有功,財有功」,功便指向著人類命運的最後歸宿。劉智進一步解釋覲即是「復命而歸真」,人對於鄉土的情感更勝於對道理的追求之心,覲的目的就在於讓覲者離開自己所處地域,以去除對其家鄉的依戀,始能接近本原即真主。覲之路需歷經跋涉,就如修道之人克己苦修,藉此有形覲闡釋無形覲的意義。
 
臺灣在地的穆斯林大多為1949年隨國民政府來臺的中國回族穆斯林及其後代,其所傳承的伊斯蘭教結合了中華文化的元素,所以上述以儒、佛、道三教來詮釋伊斯蘭教五功的論點,亦普遍為臺灣穆斯林教眾所孰知,特別是老一輩接受傳統經學教育者。
 
覲活動的歷史演變,可以窺見伊斯蘭文明的發展軌跡。古代只有陸上與海上交通工具可做遠程旅行,穆斯林覲客所走的路線也正是伊斯蘭文明向外傳播並與其他東、西方文明交流的途徑,例如中國穆斯林便是經由陸上與海上絲路兩條主要路線前往麥加,在古絲路的沿途可以發現中國與伊斯蘭文明交流的歷史蹤跡。今日則拜航空科技之賜,全球穆斯林可以最快速、最安全的方式去覲,也因此功的宗教修鍊意義或許有所改變,可能更像是一次充滿異國情調的自助旅行。基於有能力覲者快速增加,然於麥加同時間所能容納的信眾人數仍有限度,所以統一由沙烏地阿拉伯政府按照各國穆斯林人口數分配人數,以該國穆斯林總人口的千分之一為上限並發給簽證。
 
臺灣穆斯林覲活動由中國回教協會統籌安排,一起組團前往麥加履行功。在臺灣尚與全球穆斯林國家維持正式外交關係時,回協在內政部、外交部的督導與協助之下,負責組織覲團,並以此年度性的重大宗教集會來與全球穆斯林國家進行國民外交。除了在覲活動之餘,例行性地拜訪各穆斯林友邦的政府部門及宗教團體之外,也會順便宣慰當地的華僑,促進臺灣派駐各友邦的農技、醫療與工程團隊與在地穆斯林社會的聯結。其中,聖地所在的沙烏地阿拉伯更是中華民國與伊斯蘭世界外交的重點所在,中東各國大使館人員也會結合當地華僑與留學生一起協助安排臺灣覲團的接待與拜會行程,許多穆斯林政府要員成為覲團的主要成員,一邊覲,一邊進行外交活動。但1990年代以後,大部分的穆斯林國家紛紛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並在大陸當局施壓之下與中華民國斷交,政府長以來的覲外交只能宣告轉型。雖然仍由回協主導覲事宜,但政府部門與各駐外單位只能低調進行,與各穆斯林國家的交流改採純粹民間交流的方式進行,並儘量避免國旗、國號的問題,因此,臺灣穆斯林對中華民國國民外交的貢獻也不再像過去那麼具有可見度, 伊斯蘭宗教外交也逐漸退居歷史舞台的幕後。
 
【撰寫者】
蔡源林(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教授)
王博賢 (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葉先秦 (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077-3-中華民國<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77'>朝</a>覲團全體男性團員於米納營地正<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77'>朝</a>開戒後剃髮合影-于嘉明提供中華民國覲團全體男性團員於米納營地正開戒後剃髮合影(于嘉明攝)

077-4-鳥瞰米納營地-于嘉明提供
鳥瞰米納營地(于嘉明攝)

077-5-<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07'>穆斯林</a><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77'>朝</a>覲客於紀念伊斯瑪儀打石場進行打魔鬼儀式-于嘉明提供
穆斯林覲客於紀念伊斯瑪儀打石場進行打魔鬼儀式(于嘉明攝)

077-6-中華民國<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77'>朝</a>覲團於夜間<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74'>禮</a>拜-于嘉明提供
中華民國覲團於夜間拜(于嘉明攝)
 
考文獻】
1. Ahmed, Akbar S.著,《今日的伊斯蘭穆斯林世界導論》,蔡百銓譯,臺北:商周出版社,,2003。
2. Nasr, Seyyed Hossein著,王建平譯,《伊斯蘭》,臺北:麥田出版社,2002。
3. 中國回教協會網站:http://www.cmainroc.org.tw/12/04/2014下載。
4. 伊斯蘭之光網站:http://www.islam.org.hk/12/04/2014下載。
5. 劉智:《天方典擇要解》,影印清康熙四十九年【1710】楊斐菉刻本,收入中國宗教歷史文獻集成:《清真大典》,第15冊,合肥:黃山書社,2005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