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清真寺建築形式
::: 清真寺建築形式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藝術 > 清真寺建築形式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106-1-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藍色<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23'>清真寺</a>-徐峰堯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藍色清真寺(徐峰堯攝)

清真寺(masjid,英譯mosque),阿拉伯詞根為「跪拜」的意思,引申為拜的場所。因穆斯林拜時需跪坐並五體投地以完成拜動作,清真寺一詞便指進行此種拜活動的場所。先知穆罕默德在麥加傳教時(公元610年—公元622年),還未有專門拜的地方,世界上第一個穆斯林拜場所是麥地納的先知故居,其住宅的院子由四面磚牆所圍繞。由於真主啟示做拜必須面向麥加,而麥加在麥地納的南邊,故在院子的南邊樹立著一排棗椰樹的樹榦做的柱子,在柱子和牆之間,覆蓋著用棗椰樹葉做的涼棚,穆斯林們可以在涼棚蔭影下做拜,往後清真寺的建築形式便以麥地納寺為本,加以擴大與衍申。
 
伊斯蘭教法對清真寺沒有統一規定的形式,但其空間與設施必須符合穆斯林拜的需要。首先,拜前必須要洗淨,所以就會有水池或淋浴設備;拜時要面向麥加的方向,所以便有壁龕指向麥加的方位;然後,全體教眾必須跟隨著領拜者,重複站立、躬身、跪坐、扣頭等動作,所以通常拜大殿不會擺放任何桌椅。從拜大殿門口出去,通常就是有水池的庭院,而主體建築也會有超過一個、兩個或甚至四個以上的高,為召喚社區信眾拜時間已開始的喚拜樓。由於每週五穆斯林必須進行集體拜,所以該社區穆斯林教眾的人數多寡,決定了清真寺拜殿的內部空間大小。
 
一般清真寺最常見的四個部份為:圓頂、四方形大廳、壁龕和喚拜樓,但嚴格說來只有壁龕才是全球各地清真寺的唯一共同要件,因向聖地麥加拜為伊斯蘭教法的規定,其他要素都只是一種自古傳承下來的建築形式,可隨當地條件而有所改變。所以,清真寺屋頂不一定是圓的,拜殿也不一定是四方形,喚拜樓亦非必備要件。此外,因伊斯蘭教強調應專注拜真主,不應向任何偶像祈禱,故清真寺內不得供奉任何雕像、畫像和供品,只有圍繞的柱廊,以及利用大量的幾何圖形,像是繁複的花草圖案,或是重複的、輻射狀的、有節律或是韻律的花紋樣式(閱「阿拉伯式化花紋」詞條),或者是各種阿拉伯書法字體的經文(閱「伊斯蘭書法」詞條)作為牆面與屋頂的裝飾。
 
清真寺的建築在各地會發展出不同的在地風格,因為穆斯林在不同的地域環境生活時,必須就地取材來興建清真寺,建築形式無須完全一致,大致上會以上述四大部分為基礎,變化出不同的區域性與時代性風格。當伊斯蘭教向阿拉伯半島以外的地區發展後,清真寺的建築先後受到了羅馬、埃及、拜占庭及波斯等建築風格的影響逐漸成形,先後發展出北非與南歐的摩爾式、埃及的法蒂瑪式與馬木魯克式、中亞的帖木兒式、土耳其的奧圖曼式等多樣化的建築風格。以下就這幾個樣式作簡略的介紹。
 
摩爾式(Moorish),並非阿拉伯文原有的名詞,「摩爾」一詞原為西方人對北非民族的通稱,當北非全面伊斯蘭化以後,西方人甚至以「摩爾人」來通稱北非、西班牙南部,乃至中東的穆斯林,而摩爾式風格,顧名思義就是由摩爾人所建造出來或是仿摩爾人的一種建築風格或甚至其他的藝術形式。十八世紀中葉,歐洲建築師首次引進摩爾式建築於英國的大宅院與庭園的設計,包含清真寺的圓頂與高聳的喚拜樓。由於當時正值西方浪漫主義風潮,此種充滿異國情調的建築樣式便在西方世界形成一股模仿的熱潮,在西方建築史上形成十九世紀蔚為時尚的仿摩爾式風格,許多劇院、餐廳等休閒娛樂場所的建築設計都群起效尤,甚至連猶太人的拜堂也都仿效摩爾式風格。此風潮直到二十世紀初才逐漸沒落,僅成為伊斯蘭文明影響西方建築藝術的一個歷史篇章而已。
 
嚴格說來,摩爾式風格並非按照穆斯林自身建築理念定義的一種風格,而是西方藝術家依自身對東方世界的觀察與想像,並抽釐出其異國情調的元素而創造出來的在地風格,所以不應歸類為伊斯蘭建築史的一種風格。若歸納其特色,大致包括穹蒼形圓頂、馬蹄形、反弧形或鋸齒狀拱門、柳葉刀形拱頂、四面環抱的內庭院、裝飾華麗的拼貼瓷磚等要素。現今最著名的摩爾式建築為西班牙南部格瑞納達(Granada)的「阿爾罕布拉」(Alhambra)王宮,為當時統治西班牙南部的穆斯林格瑞納達王(公元1230年—公元1492年)的歷代君王所興建。若以清真寺建築而論,則以哥多華(Cordoba)的「梅茲奇」(La Mezquita)清真寺(公元785年—公元988年陸續興建完工),最能彰顯上述摩爾式建築風格的基本要素。
 
法蒂瑪式(Fatimid),源於統治北非地區的什葉派法蒂瑪(公元909年—公元1171年),其勢力極大時甚至延伸至巴勒斯坦與敘利亞地區。法蒂瑪於其統治地區開始大量修築由四面城牆圍繞的堡壘型都市,並以石塊而非泥磚為主要建材。法蒂瑪式的建築風格首見於突尼西亞的「凱魯」(Kairouan)清真寺(興建年代為公元916年),歷經以伊斯蘭經院教育最高學府而聞名的埃及開羅「愛茲哈爾」(Al-Azhar)清真寺(完工於公元972年),成型於開羅的「哈金」(Al-Hakim)清真寺(完工於公元1013年)。其建築特點為突出牆面的兩層式大門入口、正面門牆兩端設立兩座城樓、由龍骨形拱頂的列柱長廊所環繞的內庭院、通往拜殿的寬敞中央走道,穹狀圓頂則置於拜殿後半部中央與壁龕之間的正上方。因法蒂瑪統治者反對喚拜樓高過拜殿的屋頂,故取消了先前清真寺常見的高聳喚拜樓。法蒂瑪式建築特有的城門式突出入口,並在拱門兩側裝飾兩層的壁龕式圓拱,大概源自古羅馬時代常見的凱旋門式的拱門。
 
馬木魯克式(Mamluk),源於十三世紀由突厥傭兵與將領所建立的馬木魯克(公元1250年—公元1517年),其最盛時曾統治埃及、敘利亞與阿拉伯半島西部。雖然馬木魯克歷代統治者均為出身低賤的傭兵,因戰功顯赫才得以篡奪大權,但因其強大的戰鬥力逐退了十字軍東征與蒙古西征兩大異教徒的威脅,竟成為中興伊斯蘭文明的支柱,使該首都開羅成為中世紀後伊斯蘭世界的文化首都及國際經貿交流的中樞,歷任君王以大力興建清真寺、經學院等龐大的宗教建築複合體來彰顯其宗教的正統性。但嚴格說來,純就建築藝術而言,馬木魯克時大多繼承前代的形制,並未發展出獨有的創新風格。就伊斯蘭建築史而論,此時最主要特色便是因尊崇蘇非聖徒及紀念歷任統治者的豐功偉業的雙重需求下,大量興建陵墓建築複合體,故此時清真寺,大多結合經學院、寄宿旅館、蘇非聖徒或君王陵墓而形成複合式的宗教建築。基於上述多功能的需求,建築樣式大致上仍承襲自發源於伊朗的四「伊」通向中庭的格局(閱「伊」詞條),以及法蒂瑪式的城牆式大門,並強調光線明暗的對照,以及利用斑駁的光效來增加建築物的感官視覺效果。整體而言,馬木魯克式風格在鍍金玻璃、鑲飾的金屬製品、木製品等有較顯著的創新發展,建築風格則較為保守,較具代表性的清真寺有埃及開羅的「胡珊尼亞」(Al-Husayniyya)清真寺(公元1269年完工),以及「哈山蘇丹」(Sultan Hasan)清真寺複合體(公元1347年—公元1361年陸續興建完成)。
 
帖木兒式(Timurid),為統治中亞地區的蒙古穆斯林所建立的帖木兒(公元1370年—公元1506年)建築風格,始於哈薩克(Kazakhstan)的蘇非聖徒「和卓‧艾哈邁德‧亞薩維」(Khwajah Ahmad Yasavi)陵墓(興建年代為公元1399年),成型於撒馬爾罕(Samarkand)安葬帖木兒大帝(公元1370年—公元1405年)的「古爾•艾米爾」(Gur-i Mir)陵墓(興建年代為公元1404-5年)。這種建築樣式源自古波斯建築,沿襲四個「伊」面對庭院的伊朗式風格,但規模更為宏大、裝飾更為華麗,以便彰顯帖木兒大帝君臨天下的氣勢,且非常強調以軸心做對稱式設計,最具代表性的清真寺有烏茲別克撒馬爾罕的「沙王永生」(Shah-i Zinda)清真寺複合體(其主要部分陸續於公元十四至十五世紀完成)和阿富汗希拉特(Herat)的「高哈夏德」(Gawharshad)清真寺複合體(公元1417年完工)。這兩座清真寺的「伊」又有雙圓頂,並在外面布滿明亮的彩色磁磚,相當雄偉而氣勢磅礡。
 
奧圖曼式(Ottoman),源於十五世紀的奧圖曼帝國(公元1281年—公元1924年)的建築風格,可說是拜占庭、波斯、阿拉伯等的設計風格之集大成。奧圖曼式建築最大的特色就是中央的巨大半球形圓頂、由四側的筆直高聳的喚拜樓所圍繞、厚重的外牆與正面由高大列柱支撐的門廊,同時也注重空間與光線明暗的設計。公元1453年,奧圖曼帝國征服了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並定都於此,更名為伊斯坦堡(Istanbul);1512年,擊敗馬木魯克軍隊而兼併埃及,遂建立了橫跨歐、亞、非三洲的大帝國,成為伊斯蘭世界的霸主,隨後奧圖曼宮廷便成立帝國的建築師團隊,以中央控管的方式統一設計、建造各地方的清真寺及其他公共建築,從而開展出影響整個伊斯蘭世界的奧圖曼式建築風格。最早的奧圖曼式清真寺為艾登(Edirne)的「烏赤‧色列菲利」(Üç Şerefeli)清真寺(興建於公元1437年—公元1447年年間),然後是伊斯坦堡的「費魯茲‧阿格」(Firuz Ağa)清真寺(興建於公元1490年),最後成型於「蘇萊曼」(Süleymaniye)清真寺(興建於公元1552年—公元1559年年間),為奧圖曼帝國的建築大師希南(Sinan,公元1489年—公元1578年)的經典之作。
 
其實,伊斯坦堡的諸多著名清真寺的設計,深受拜占庭建築的經典「聖索菲亞」(Hagia Sophia)教堂的影響,顯示奧圖曼歷代君王企圖同時擁抱拜占庭與伊斯蘭文明的雄心壯志。稍後,希南又在艾登建造了空間格局更為龐大的「塞里姆」(Selimiye)清真寺(興建於公元1569年—公元1575年年間),其直徑31.28公尺的圓頂座落於八角形的頂蓋,每邊均有一個半圓頂所支撐,四個角落則有高聳的喚拜樓屹立。另一奧圖曼清真寺的經典則為「蘇丹阿赫瑪一世」(Sultan Ahmed I)清真寺,由希南的得意弟子梅赫美‧阿格(Mehmed Ağa,公元1540年—公元1617年)於公元1609—16年間所設計興建,又叫「藍色清真寺」。該名稱得自該清真寺的牆壁都使用了一種刻著豐富的花紋和圖案、以白色為底的藍彩釉瓷磚所拼貼,共有21,043片,這些瓷片的藍色使得整個清真寺內似乎都綻放著亮麗的藍光。
 
十九世紀以後,由於西化運動的影響,歐洲文藝復興與巴洛克建築風格開始影響奧圖曼帝國,使帝國境內擁有更多融合西方與伊斯蘭風格的新式建築,奧圖曼式風格的潮流便告一段落。此種奧圖曼式清真寺不斷被其他穆斯林國家的清真寺所模仿,可說是近現代伊斯蘭清真寺建築的主流風格,甚至遠在東南亞與中國大陸都有此種風格的清真寺
 
臺灣目前有七座清真寺。在臺北最著名的就是面對大安森林公園的臺北清真大寺。這座已經列為市定古蹟的宗教建築呈現了伊斯蘭建築的諸多特色,於1960年落成啟用,由建築師楊卓成伊斯蘭建築工法設計而成,建物含圓頂拜大殿、洗淨水房、堂辦公室、圓柱拱環長廊、喚拜尖與庭院圍籬等,以及阿拉伯式幾何圖形的壁貼彩繪瓷磚。在建物內部方面,仿照奧圖曼式建築工法,指示拜方向的壁龕則相當簡樸無任何裝飾,其入口處的穿堂亦有伊朗式「伊」的味道,正面的門廊與覆蓋拜殿的圓頂均有奧圖曼式風格。臺灣其餘各地的清真寺相對較為簡約,但仍可見中東式的圓頂與喚拜樓,此為臺灣伊斯蘭文化回歸中東主流趨勢的具體例證。反之,中國大陸常見的中國式寺格局與樣式的清真寺建築,並未在臺灣的清真寺中出現。
 
【撰寫者】
蔡源林(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教授)
陳彥龍(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生)

106-4-西班牙哥多華梅茲奇<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28'>塔</a><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23'>清真寺</a>的圓頂-徐峰堯提供
西班牙哥多華梅茲奇清真寺的圓頂(徐峰堯攝)

106-5-烏茲別克撒馬爾罕沙王永生<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23'>清真寺</a>複合體的大門-王慶中提供
烏茲別克撒馬爾罕沙王永生清真寺複合體的大門(王慶中攝)

106-6-烏茲別克撒馬爾罕沙王永生<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23'>清真寺</a>複合體的雙圓頂-王慶中提供
烏茲別克撒馬爾罕沙王永生清真寺複合體的雙圓頂(王慶中攝)

106-7-馬來西亞奧圖曼風格的莎亞蘭<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23'>清真寺</a>-葉先秦提供
馬來西亞奧圖曼風格的莎亞蘭清真寺(葉先秦攝)
考文獻】
1. Bloom, Jonathan M. 2002. Early Islamic Art and Architecture. Ashgate: Burlington.
2. -- & Sheila S. Blair, eds. 2009. The Grove Encyclopedia of Islamic Art and Architecture, 3 vols. Oxfor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3. Burckhardt, Titus. 2009. Art of Islam: Language and Meaning. Bloomington, Ind.: World Wisdom Petersen, Andrew. 1996. Dictionary of Islamic Architecture. Routledge: London.
4. 中國回教協會網站:http://www.cmainroc.org.tw/12/04/2014。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