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伊斯蘭音樂
::: 伊斯蘭音樂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藝術 > 伊斯蘭音樂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國立臺灣博物館--<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65'>伊斯蘭</a>--文化與生活特展--中東手<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44'>鼓</a>-陳克毅提供
國立臺灣博物館--伊斯蘭--文化與生活特展--中東手(陳克毅攝)

伊斯蘭教法嚴格禁止任何聲樂演唱或器樂演奏結合於宗教儀式,正如禁止任何圖像擺設於宗教場所一樣。雖然穆斯林拜時朗誦《古蘭經》充滿韻律性,但不會將之視為一種「音樂」;反之,《古蘭經》與《聖訓》記載諸多將唱歌與演奏樂器視為有害身心的視聽娛樂而被譴責的訓示。但直到十二世紀,蘇非靈修運動興盛之後,才開始挑戰此種正統教法的反音樂論,遂在「薩瑪」(sama)此一概念的基礎上,逐漸發展伊斯蘭靈修音樂的非主流傳統,此為伊斯蘭教在宗教實踐情境中唯一可被有條件接受的宗教音樂。伊斯蘭地區流傳的其他音樂形式皆為在一般世俗場合演出,不能與嚴格意義的宗教音樂混為一談。
 
「薩瑪」的阿拉伯文原意為「聆聽」,此字沒有出現在《古蘭經》,在一般日常用語指欣賞歌曲與音樂演奏。但自從蘇非主義盛行以後,特指進行靈修時可為領唱者或是信眾在儀式過程中使用的音樂。蘇非修行者相信音樂可以培養人的靈性,開啟人的心靈與神溝通的途徑。蘇非修行者除了禁食、少睡、守貧和懺悔等苦行方式,為開啟人和神之間隔斷的通道,也加入音樂做為修行的法門。早蘇非道團對於薩瑪有以下四點要求:(1)歌誦者不能是孩童和婦女,一定要是成年男子;(2)儀式中的聽眾被要求安靜地持續冥想,將心思轉向真主阿拉;(3)不潔和淫穢的詞句是不可以吟唱的;(4)不可使用其他樂器伴奏。可見受到蘇非主義的影響,薩瑪已經離開原本欣賞音樂的意思,而是一種修行的方法,吟唱歌曲是為了提升自我的靈性,而不是為了個人感官的享受。波斯的蘇非導師胡傑威瑞(Hujwiri,公元990年—公元1077年)對薩瑪又追加許多儀式要點。他要求凡不是蘇非信徒就不能與薩瑪的儀式,婦女也同樣不可以與或甚至旁觀。歌唱者扮演著引導其他信徒進入真主阿拉正道的角色,所以演唱者一定是具足真主啟示的靈性智慧之人,聽者也當潔淨自己的心靈和態度,以便進入神聖的境界。
 
蘇非道團的薩瑪聆聽一般分為三個層次:最高層次就是那些直接看到異象,獲得直接啟示的人,這些人就是薩瑪音樂的作曲家;次高層次就是嫻熟儀式的聽眾,是指在儀式中已潔淨心靈,聆聽這種靈性的音樂,便能提高自身靈性而受益者;一般層次便是剛入門的聽眾,這些人仍有心靈上的問題,影響到其無法跨越到更高層次的靈性階段,便需要透過懺悔或苦行等修行方式提升自己的靈性,才得領略薩瑪的堂奧。
 
薩瑪因蘇非派別眾多,樣式和要求也不同,許多道團可看到接受導師引導的教眾在儀式中間有宗教激情之表現,如站起來跳舞、哭泣及流淚。許多蘇非詩人都形容自己忘形和狂喜,因愛成病的狀態,他們歡迎並接受這種苦痛和生病的宗教經驗,最終可達到到一種稱為「法那」(fana,意為「自我消融」)的出神境界。薩瑪原創者在創作時,便是進入這種出神的狀態,透過聲音將此一心理過程和所經歷到的靈肉交戰之情緒自然流露出來。
 
蘇非主義隨著伊斯蘭文明的擴張傳到歐、亞、非三大洲,分化出許多的門派和支系。早的蘇非道團曾禁止樂器演奏,但是近代的蘇非道團則盛行樂器演奏,展現各地的民俗特色,所使用樂器的種類相當多,如手、管樂、弦樂等;也有些蘇非道團可以接受現代流行的樂器在儀式中演奏,如現代吉他。薩瑪隨著各地民俗風情的變化,音樂表現方式也有各地不同的特徵。採取比較狂熱拜方式的蘇非道團為十二世紀起源於伊拉克、敘利亞與埃及一帶的「利法意亞道團」(Rifaiyya),使用類似的物品敲打出聲響、持續朗誦真主名號並舞蹈,儀式進行時會有一些狂亂和狂喜的宗教行為,如在儀式中有些人會吞蛇或是走入燃火的木頭等,此派後來傳入伊朗、安納托利亞和印度等地。許多從中東傳到印度和巴基斯坦的蘇非道團,音樂和樂器就受到當地傳統音樂的影響,除去了外來的中東色彩,也將蘇非的要義融入本地音樂和文化之中。
 
蘇非道團在國外是很普遍的,如非洲地區的埃及和蘇丹、土耳其,或是東南亞的馬來西亞和印尼,這些地方在星五主麻拜時間一到,許多蘇非修行者到街頭上進行宗教儀式,有些道團會有領唱者和旋轉舞領舞者帶領會眾進行拜,也有些道團為兩旁的教眾重覆唱誦「真主至大」的名號,將頭甩上拋下的方式,同一個方向整齊的律動,中間則是他們的導師來回走動,給予信徒引導,各道團方式都不大相同。
 
伊斯蘭世界常見的傳統樂器有以下三大類:(1)弦樂器:流行於西亞、北非、阿拉伯國家、土耳其等區域的卡農琴(Qanun)、伊朗的揚琴(Santur)、中亞地區的都爾(Dutar)、坦布爾(Tanbur)和冬不拉(Dombra)等樂器,以及被稱為「伊斯蘭樂器之王」的烏德琴(Ud),其流傳範圍極廣,包括中東、北非和中亞地區,此樂器可能是西方的魯特琴和中國琵琶的源頭。為了表現中東音樂特有的滑音、顫音技巧,便利演奏者演出細緻的高音,烏德琴琴頸上沒有琴格,傳統上是以「撥子」彈撥十一根琴弦。(2)打擊樂器:源自伊朗的框(Daf),只有蒙上獸皮,透過全掌拍打皮或敲邊發出聲音;鈴(Riqq),就是框再加上金屬片,敲皮會牽動鈴片,產生變化的聲音;中東手(埃及稱為Tablah,伊拉克稱為Darbukah),身是以陶土或是金屬製成,面是用羊皮、小牛皮或是大張魚皮,現代則改為塑膠等替代材質,演奏時雙手併用,用手掌、手指變化不同的韻律。(3)管樂器:包含嗩納,為伊斯蘭民俗節慶,如婚、喪、喜、慶等活動常使用的樂器。一般在薩瑪儀式常使用的樂器為蘆笛(Nay),是以蘆葦莖製成斜吹的樂器,演奏時部份氣流吹到管外,產生幽怨又帶有氣音的獨特聲響。然而,其所產生清純的音色被蘇非視為天堂之音,也是蘇非儀式中主要的樂器。另一種吹管樂器為木笛(Kaval),盛行於土耳其、亞塞拜然、巴爾幹半島等地。
 
臺灣穆斯林大多為遜尼派,遵守嚴格的教法學派拜方式,因此不能接受蘇非這種讚真主名號的唱誦方式,或是追求某位著名導師的行為,認為這是不合教規和教義的行為。因此若到臺灣的清真寺,頂多可以聽到背誦和朗讀《古蘭經》的聲音,這聲音具有特別的韻律,有特別的朗讀方法,引導拜者進入《古蘭經》的真理,但與蘇非的薩瑪仍應嚴格區分,不能混為一談。
 
【撰寫者】
蔡源林(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教授)
陳迪華(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博士生)
 
國立臺灣博物館--<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65'>伊斯蘭</a>--文化與生活特展--烏德琴-陳克毅提供
國立臺灣博物館--伊斯蘭--文化與生活特展--烏德琴(陳克毅攝)

國立臺灣博物館--<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65'>伊斯蘭</a>--文化與生活特展--鈴<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44'>鼓</a>-陳克毅提供
國立臺灣博物館--伊斯蘭--文化與生活特展--鈴(陳克毅攝)
 
考文獻】
1. Avery, Kenneth S., 2004, A Psychology of Early Sufi SAMA: Listening and altered states,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Curzon.
2. Jones, Lindsay .2005, “Sama” Encyclopedia of Religion, 2nd ed. Detroit, Mich.:Macmillan Reference USA
3. Spencer ,Trimingham, J., 1971., The Sufi Order in Islam. Oxford: UOP.
4. 隗振瑜主編,2014,《伊斯蘭文化與生活》,臺北:國立臺灣博物館。
5. 蔡宗德,2014,《傳統與現代性:印尼伊斯蘭宗教音樂文化》,臺北:魚籃文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