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辟榖
::: 辟榖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2'><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64'><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81'>道教</a></a></a>認為三尸在人身中會毒害人體、產生欲望,因其靠穀氣維生,所以辟穀即可滅除三尸
道教認為三尸在人身中會毒害人體、產生欲望,因其靠穀氣維生,所以辟穀即可滅除三尸

辟穀原為古代道家、道教的養生修煉法,由於山中食物的取得不易,或因為修行的特別需要,乃採用不食五穀的修煉法;又稱卻穀、去穀、絕穀、絕粒、卻粒、休糧、斷穀等。早的記載都與仙人有關,即《莊子‧逍遙遊》所説:「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不食五穀,吸風飲露,乘雲氣,御飛龍,而游乎四海之外。」這種不食五榖而只吸收自然之氣的方法,被視為仙家修煉延年益壽的養生法,見載於古代典籍的有名例證,就是張良在輔佐功成後,「乃學辟穀」。後來道教發展為辟穀成仙法。傳統的辟穀法凡有服氣辟穀、自然辟穀、服藥辟穀三種類型:服氣辟穀就是通過絕食,並配合調整氣息;自然辟穀則通過靜心訓練後,使內氣充足而不思飲食、或只喝一點水而已;服藥辟穀即在不吃五穀的同時,攝入其他的輔食,如堅果、中草藥、辟穀丸、辟谷湯等,對身體機能進行調節。在專家的指導下進行辟穀,被認為有利身體健康,這種功效應有某種經驗法則。
 
道教認為人食五穀雜糧後,在腸中積結為糞,所產生的穢氣有礙成仙,故將導引、辟穀作為治療疾病、養生延年的方法。東漢末道教創教後,就綜合吸收各種養生術,其中即有修習辟穀的方法,晚近最有名的圖籍證據,就是1973年馬王堆3號漢墓出土的「導引圖」與《卻穀食氣篇》,其中記載食氣的具體方法:「去(卻)谷者食石韋,首重、足輕、體軫,則昫(呴)炊(吹)之,視利止。」就是在初行辟穀後產生饑餓的現象,須用「吹呴」的食氣法,即將辟穀與行氣聯結。在古書中記載的實踐者就有方士,如《後漢書‧方術傳》記載:「(郝)孟節能含棗核、不食,可至五年、十年。」這種風氣曾經盛行於魏晉,曹植在《辯道論》中記載郗儉善辟穀事,曾自己與之同寢處,證明他能「絕穀百日,行步起居自若也」。當時曹操所招攬的方士群:甘始、左慈、封君達、魯女生等,都能實行辟穀術。
 
道教的修煉法中也保存這種方法,但葛洪認為單行辟穀的成仙法,只是行氣家的一家之說,也不否認辟穀術確有延年的效果;在《抱朴子‧雜應》中舉出所見的斷穀人諸例:如吳國道士石春在行氣為人治病,常一月或百日不食,吳景帝加以試驗,但求三、二升水,如此一年餘顏色更鮮悅,氣力如故。又有馮生但單吞氣,斷穀已三年,仍能登山擔重,終日不倦。六史傳所記載的道士、隱士都有辟穀的事蹟,其中不乏高道:如北魏寇謙之曾托言太上老君授以導引辟穀口訣,弟子十餘人皆得其術(《魏書‧釋老志》);又如梁高道陶弘景也「善辟穀導引之法」,故年逾八十而有年壯的容貌。有些道士在辟穀時,會選擇服用一些東西:如徐則「絕粒養性,所資唯松葉而已」;直到唐宋時的隱逸之士還是這樣,如宋初陳摶居武當山九室岩,「服氣辟穀歷二十餘年,但日飲酒數杯。」都是道門中人延續古來的修煉傳統。
 
辟穀法與服氣相關聯,道教認為龜息法或陳摶蟄龍法,都是內氣在人體內循環,故在辟穀之前先要練習服氣法,才能抵禦斷食的饑餓感,使人維持精力旺盛。根據歷來所記載的食氣法頗為繁富,都冠以神仙高道的名稱:如尹真人服元氣法、太威儀先生用氣法、太無先生服氣法、茅山先生服內氣法、太清王老口傳服氣法、幻真先生服內元氣法,以及靈寶功等,都是兩者相互配合。其次就是服藥與辟穀的關係,在食氣同時還需進食雜食、藥餌,所服的藥物也有多種:雜食如芝麻、黑大豆、紅棗、栗子、胡桃肉、蜂蜜及酒類;藥物則有地黃、黃精、何首烏、枸杞子、天門冬、麥門冬、菊花、茯苓、白朮、松子、柏子、苡仁、山藥、杏仁、白芍、菖蒲、澤瀉、石韋等。或者提倡少食,在辟穀過程中只吃少量的主食,就與現在節食法相近。辟穀法的原理在限制熱量的攝取,所服藥物則以脂肪或糖類為主,熱量均遠低於正常三餐。在醫學記載中,如宋官修《太平聖惠方》就錄有「神仙辟谷駐顏秘妙方」,即由茯苓、栗子、芝麻、大棗組成,熬成膏服用,每日2次,每次50克,可見辟穀法也可食用藥物。科學研究發現限制能量的攝入,能延長生物的壽命,即以低熱量食物達到減輕機體氧化應激的後果。
 
從疾病預防角度觀察:從古代辟穀法到現代節食法,凡有益於延年益壽的就被視為正確養生法,既能對過度攝取而妨礙身體的機能有益,也對祛病強身有一定的作用。從現代醫學理解傳統的食氣、辟穀說法,認為這種養生法能源遠流長,既符合道教所主張的生命觀,也認為現代人可以酌量控制過剩的食物攝取,的確有益於身心的均衡。面對西式醫療、養生體系的衝擊,有的就重新認識古老的辟穀法,認為配合靜坐、煉氣等養生法,迄今仍然有其存在的價值及意義。
 
【撰寫者】
李豐楙(政治大學宗教所講座教授)
 
考文獻】
1. 吉元昭治,《道教與不老長生的醫學》,東京都:平河出版社,1989。
2. 楊玉輝,《道教養生學》,北京:宗教文化,2006。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