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布薩(誦戒日)
::: 布薩(誦戒日)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儀式 > 布薩(誦戒日)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布薩(梵文upasad)是佛教最早的懺悔儀式,釋迦牟尼佛親自規定弟子犯戒之後必須向眾人說出自己犯的錯(發露),然後公開懺悔,才能淨化身心。布薩都是在佛教僧團的自治或者重要儀式(譬如受戒)之前進行,才能清淨過錯,堅定新的修行與實踐,所以一般布薩是僧團才實施的儀式。
 
佛教僧團的布薩制度源於印度的影響。布薩一詞源自於吠陀梵語,意譯為近住,是在宗教儀式前的戒準備,以清淨的身口意來加神聖的宗教儀式。印度習俗認為,新月及滿月是吉祥日舉行布薩,與信徒說法、,天神會在此吉祥日來到人們的家中,因此人們都會在這個日子中進行戒,準備迎接神明的到來。印度社會習慣於每月的八日、十四日、十五日舉行布薩,主要經由祭祀、沾汙和沐浴等方式,象徵業障免除,然後接受信徒供養
 
但是注重實證精神的釋迦牟尼,認為只又正確合理的生活方式,才能獲得身心清淨,所以佛教布薩內容,是真正懺悔自己過往的行為疏失,改過向前。佛教為懺悔設下的改過目標,即是十善業(不殺生、不偷盜、不邪婬、不妄 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貪、不瞋、不癡。)中國早在後漢時即有《受十善戒經》。
 
佛教認為持戒清淨是修行的基礎,不但能夠使心清淨,也是施行一切善法,最終入涅槃的起點。而波羅提木叉就是所有戒法的根本,因此布薩制度便規定誦波羅提木叉。佛教戒律《四分律》中計載了僧團必須每半個月布薩一次,日是十四或十五日,僧人逐條誦戒,也逐條反省是曾經違反戒律的規定。這裡戒律特別指羅提木叉(出家戒),除了涵蓋僧人個人的行為之外,也包含整個僧團團體生活的約定,所以共同誦戒檢討,被視為維繫僧團和諧的重要儀式。
 
布薩的種類隨著佛教不同部派而有差異,分別記載在他們的律典中,有四種、五種、九種之說。《四分律》卷58:「有四種布薩:三語布薩、清淨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布薩、自恣布薩。」《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18:「有五種布薩:一、心念口言;二、向他說淨;三、廣略說戒;四、自恣布薩;五、和合布薩。」《十誦律》卷49:「有五種布薩:說戒經布薩、心念布薩、獨在住處布薩、清淨布薩、自恣布薩,是名五種布薩。」《薩婆多部毘尼摩得勒伽》卷6:「布薩有五種:說、不說、與、清淨、自恣布薩事,廣說如布薩。」《善見律毘婆沙》卷16〈舍利弗品〉:「知十四日布薩、十五日布薩、和合布薩、僧布薩、眾布薩、一人布薩、說波羅提木叉布薩、淨布薩、勅布薩,是名九布薩。」上述布薩的不同細節與階段,其實都是建立在用口語表白、懺悔、誦、宣說戒條的原則。
 
因為印度的僧團只有在雨季的時候,集合安居過團體生活。在此間難免產生摩擦,剛開始大家以相聚時間短暫,就不互相來往交談;但是佛陀認為這樣無法真正解決團體的紛爭,所以規定布薩時候必須行「自恣」。也就是請求其他人指出自己的過錯,而且只要有懷疑就可以當眾指出。這種情況很容易使狀況很緊張,所以舉出別人過錯者以及被質疑者,都必須非常節制。譬如要舉出別人過錯的話,必須先徵求對方的同意;受到質疑的人,也要虛心受教。
 
布薩與說戒一併舉行,結果也等於重新講戒,成為僧團修戒律的重要制度。中國僧團在唐代就有道宣(596~667)律師的《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卷上〈說戒正儀篇〉,以及玄惲律師纂輯的說戒儀式《毗尼討要》,紀載唐時的布薩說戒,將布薩的儀式簡化為偈頌,改成以說戒為主。元省悟心源律師於泰定乙丑年(1325)之《律苑事規》卷三將布薩儀編入禪宗叢林的生活公約中。元正至七年(1374)自慶編述於《增修教苑清規》,更將布薩儀規分為十個階段來進行:一、集眾,二、入堂,三、取淨盂及籌,四、行水湯盂盥掌,五、行籌,六、請戒師,七、散花作梵,八、請說戒,九、再唱梵師下座,十、皈依三寶。可見到布薩的過程更為儀式化,更注重法器擺設和過場儀式,以強調講戒戒師的權威,但是省略了互相舉過懺悔的部分。
 
現今在台有做布薩法的道場,大都是學律的道場還保持著古代的類似模式,為了適應時代的變遷,環境的改變,快速的步調,好簡的國人,總總的因緣,隨緣的方便,簡化了布薩的方式,也使得布薩有多種的名稱和象相,八關戒、說戒、懺摩等都可說是由布薩演變出來的。其實探究現今法會讚和三皈依,都是保留布薩儀的頭尾的另一種方式的演變。
 
【撰寫者】
李玉珍(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副教授)
釋見吾(法佛學院碩士生)
 
考資料】
1.  羅因,〈佛教布薩制度的研究〉,華梵大學第六次儒佛會通學術研討會論文集——下冊(2002.07)頁407-426。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