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放生
::: 放生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民初畫家豐子愷的護生畫〈放魚〉
民初畫家豐子愷的護生畫〈放魚〉(劉怡君攝)

放生佛教積福德的善舉,拯救被捕獲的禽、鳥、魚、獸,是積極的不殺生活動。放生意指「放棄殺生、解救物命」,並不是單純地把捕獲的生物放掉,給予活命而已。放生者訓練自己慈悲心念,對被放生者而言,不只此世被拯救,也開始將來累世被救度的契機。這是放生符合佛教教義的理由。許多宗教團體受到佛教影響,加上儒家「上天有好生之德、人有惻隱之心」的價值觀,放生成為中國一般積累功德的習俗。日常生活中,隨處解救即將被殺的動物,或者為了生病遇難的親人祈福,購買市場上的禽鳥魚蝦,將他們放回大自然,都是放生。不過最被推崇的放生方式,是隨緣放生,不要張揚放生的消息,隨時看到有需要被解救的生命就伸出援手。
 
目前可知中國歷史上最早進行放生的,是唐代慧文法師在寺院中修建放生池,收容棄養的魚類與龜鱉。佛教故事中還有寺院養有長生鼠、禽鳥、猿猴等動物,在寺院中念佛往生的紀錄;他們都被歸於往生西方淨土,進而促成放生於宋代普遍流行。明末清初甚至出現放生商業化的現象,商人為了放生活動大量捕抓魚鳥,待價而沽,結果還沒放生就先夭折無數生命。也有放生方法不正確,造成放生過程中驚恐受傷,使得未放生就傷害生命的現象。
 
一般而言,放生可分為兩大類別:隨緣放生和集體放生。隨緣放生的本意是指在非預的情境下,遇到待宰或瀕死的動物而做的救護,這種個別性和隨機性的放生,可說是佛教的慈悲與護生的體現,即便不做集體放生的團體,也都支持隨緣放生的正當性和必要性。集體放生則是信徒共同籌資,購買魚鳥等野生動物,舉辦放生法會將之送回大自然。之所以購買魚鳥的原因,是顧及解救漁獵受害的生命中,雀鳥、魚類的數量容易計算與獲得,基於眾生平等的教義,相對以救度一命功德平等,魚鳥的效益最大。
 
放生活動一直以來存在於台灣社會中,八O年代保育意識興起時,佛教界紛紛投入保育運動,各自舉辦大規模的保育活動。九O年代保育意識逐漸普及之後,社會與論與佛教團體開始爭議放生之議題。原來放生是一種積福德的修行,將被關在籠裡的動物釋放到野外求生的行為, 已被視為環保活動中的一種善行。但是動物放生是近十年來相當蓬勃的台灣宗教現象,一年舉辦的放生活動可高達750次、產值保守估計超過兩億的「產業」活動。這種特殊的市場與需求,成為大眾關注的社會議題。
 
許多信眾以為自己做的是隨緣放生,例如到菜市場購買放生動物或去釣具行買魚餌(如蚯蚓)或養殖飼料(如蟋蟀、蟑螂)進行放生等,但依教理來說,這些放生模式並不符合隨緣放生的本意,而是屬於個人立意放生。做個人立意放生的信眾比只做隨緣放生的信眾,有更高的比例與集體放生活動。隨緣放生是隨機性的,通常規模小,較少引發爭議,社會各界對放生的批評主要是針對大規模或集體的放生活動。
 
台灣佛教團體的放生,至少牽涉到三個爭議:(一)放生淪為商業活動,已非宗教隨緣放生的本意。尤其在獲得與運送生物到達放生地點過程,加上冗長的放生儀式,造成生命損傷,違反佛教護生的本意。(二)放生涉及的生物學與環保知識不足,可能將生物放到不適合生存的地方而喪命,或者破壞生態物種的平衡。(三)放生的形式多樣化,放生的對象由單純的數量計算,變成以類比的功能而添加許多物種,譬如提倡不同病痛部位應放生牛、羊、甚至保育類動物,或者以眾生平等精神,而放生毒蛇等。
 
面對社會爭論,台灣佛教團體產生不同的放生態度和做法。最直接的方法是不再放生,而以護生、水懺、吃素、念佛、放天馬、甚至環保等活動代替。有的只做隨緣放生,不做集體放生;有的自己不舉辦放生活動,而去加釋海濤法師或其他道場舉辦的放生活動。放生狀況方面,定舉辦放生活動的團體之中,有的只限內部信眾與,不對外開放;有的是應信眾要求、為法王或上師祈福、佛祖或上師開示等,才不定舉辦放生活動.
 
【撰寫者】
李玉珍(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副教授)
 
考文獻】
1. 〈漢典〉
2. 佛教辭典〉
3. 網路:維基百科
4. 台灣大學社會學系研究論文
5. 許智偉,《放生與宗教團體的發展:以中華護生協會為例》,南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7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