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結夏安居
::: 結夏安居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儀式 > 結夏安居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結夏是釋迦牟尼制定的僧團生活規律,僧團必須在夏天三個月的時間內,聚集四處遊行的僧眾於一處,共同研修戒律。此一制度反映印度的生活條件以及佛教不殺生的原則,但是佛教傳播到整個亞洲之後,不同佛教傳統仍然繼續結夏,並且增廣其意義。
 
不同於中國的春夏秋冬四季,印度只有雨季與非雨季之分,夏季通常因為豐沛的雨量而減低熱帶的奧熱,但是也往往不便旅行交通。早佛教僧人都在森林中遊行苦修,並不固定聚居在某地。而當時的婆羅門和其他修行團體卻都都有夏安居的規定,後來釋迦摩尼佛也規定僧團必須在雨季時,聚居一起。在大約為九十天的夏天中,僧團集合遊行各方的弟子於一處,安居修道,共同研習戒律。所以結夏又稱作安居、夏安居、雨安居、坐夏、夏坐、結夏、坐臘、一夏九旬、九旬禁足、結制安居、結制等。此詞在梵語中對應的詞有:varṣōṣita、varṣā-vusta、varṣa、varṣā、varṣā-vāsana、varṣōpanāyikā,而在巴利語則為vassa,兩種語言皆指六月至十月之間的雨季。
 
許多漢譯經典和律都有記載結夏安居的由來和各種規定事項。由於雨季時雨水濕潤大地,各種爬蟲從土地冒出頭游竄。此時修行者應該找個僻靜之處修行,也要避免在夏天行腳時傷害到此時活動的小生物。所以僧團成員──比丘、比丘尼、式叉摩尼、沙彌和沙彌尼都必須結夏安居;不同於僧眾平時出外托來取得食物,結夏時不能出外乞食,所以這段時間會有居士長者來負責僧團需要的物資與食物。
 
中國僧團的安居制度是始於姚秦時,由於社會環境之不同,中國雖然承襲此制度,但是也做了相當的調整。從唐宋開始,結夏安居漸漸地納入叢林道場所奉行的清規。部分的叢林在冬季時分更照夏安居的制度,衍生出「冬安居」(或稱結冬、坐臘)的制度。在安居開始和結束時,都會進行一定的法會儀式,並以結界儀式表示僧眾們的活動範圍。不過,在安居間若遇到起火燃燒、毒蛇騷擾、水淹、國土不准處、盜賊、眷屬騷擾處、有女難處等情況,可以遷移到別處。
 
安居結夏基本上是給僧團一段安定修行、共同交換修行經驗的時間,這段間整個僧團更可以與一般事務隔絕,專心修行。中國僧人常駐寺院,不像印度僧人經常獨自遊行於森林中苦修,更需要這種定進修的機會。根據進修的內容,進而發展出冬禪夏講的形式,冬天在大雪封山的嚴寒中禪坐,或者從四月中到七月中,禁足坐夏。等到安居結束,施主會為寺院舉辦豐盛的宴席,犒賞僧人坐夏的辛苦,此即年中的僧活動。
 
除了俗人借僧來分享僧人修行所得的功德之外,據說這些僧的功德能夠轉化為食物,餵飽那些自己做惡業、淪入餓鬼道或地獄道,而無法進食的眾生。輪迴進入此道的餓鬼腹大如,但是嘴巴小的像蚊子,永遠吃不飽;而地獄中也有被處罰食物到達嘴邊永遠變成火焰的。他們過去所造的惡業大半是吝嗇,尤其不願意或不曾供養過僧人。所以結夏後的僧,聚集的僧人最多,也是消除他們過錯的最好機會。中國僧的盂蘭盆節原本是農曆七月十五日,結夏結束的慶典;在這個餵食眾生的功德迴向脈絡下,正好與中國祭祀超度祖先的觀念結合。
 
據聖嚴法師在《空花水月》的描述,近代中國和中國除了少數講究戒律的道場還是遵行這樣的制度,一般都沒有繼續維持結夏的習慣。臺灣佛教在戰後,才開始由中國佛教會的白聖長老舉辦夏安居活動,目的在訓練傳戒的引師、引贊師(戒場的僧尼助教)嫻熟戒律。但是隨著臺灣佛教界的佛學水準提升,越來越多的佛教寺院進行結夏安居。譬如法山在一九九七年的暑假開始主辦結夏安居,為三個星。在此次結夏安居中,讓分派到各個分支道場的出家人可以回到總本山一起凝聚道心、培養共識和分享個人的成長經驗。在法山體系此次的結夏安居中,共有八十幾位常住眾共同與。
 
中臺禪寺在創辦之後,固定會在每年的農曆四月十五日至七月十五日舉辦為三個月的結夏安居間會為僧眾們安排創辦人開示和各類修行項目。在程方面與法山體系的相似處是關於戒律程,而他們在戒律程上會有比丘、比丘尼和沙彌律儀的教授。在農曆七月十五日結夏自恣日的時候會同時舉行盂蘭盆法會
 
除了這兩個僧團以外,光尼僧團從民國七十年起就開始施行結夏安居。悟因法師依:「比丘尼不前安居,不後安居者,波逸提」,堅持光尼眾僧團一定要維持結夏的制度。比丘尼們在安居之前,會各自提出自己在戒、定、慧的用功計劃,然後在三個月中按此計劃進行。由於彼時光尼眾僧團已開辦佛學院,所以程會有所調整。安居間,佛學院下午的程會排得較少,讓僧眾們有各自用功的時間。悟因法師提及,對於光尼眾僧團而言,結夏會是讓僧眾們學習共住的好機會。
 
目前臺灣許多的佛教道場都有暑接引青少年、弘法活動等,而結夏安居的時間一般會與學校的暑假重疊,所以相關的團體在結夏的時間和外出規定上,會有所調整。另外,臺灣佛教的狀況與佛制定結夏的環境非常不同。為了管理道場之需要,臺灣的佛教團體要進行為三個月的結夏時間有相當的難度,所以其調整是可預見的。不過,臺灣佛教徒非常熱衷於農曆七月的僧活動,其重視的功能應當與普渡眾生的有關。
 
【撰寫人】
李玉珍(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副教授)
郭捷立(政治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生)
 
考資料】
1. 釋悟因,〈結夏好用功〉,《光莊嚴》,58(1999)。
2. 釋聖嚴,〈空花水月〉,《法全集》,6:10(1999),臺北:法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3. 佛光教科書「結夏安居」之詞條解釋,https://www.fgs.org.tw/fgs_book/fgs_schbook.aspx,2014/11/14下載。
4. 中臺世界「結夏安居」,http://www.ctworld.org.tw/activities/info/03_03.htm,2014/11/14下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