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好人好神運動
行政體制
關於好人好神運動
里仁為美
宗教常識
社會關懷
廟會野台秀
::: 廟會野台秀
* 首頁 > 好人好神運動 > 里仁為美 > 公序良俗 > 廟會野台秀
廟會是臺灣傳統社會用來表達感謝神祇庇佑的方式之一,能充分反映民眾的心理和習慣,並與宗教活動有著頗為密切的關係。廟會伴隨著民間社會大眾的信仰活動而發展,透過長時間的持續演變,而逐漸完善。在古代的社會中,為獲得祖先或神靈的保佑,先民會在祭壇或特定的場域中,通過供奉犧牲、展演歌舞的祭祀方式,由神職人員向神靈或祖先展開溝通,表達祈願的訴求。其後,逐漸由「崇德報功」的出發點,演變為民眾的「同歡」活動。最晚在先秦時代,就已經出現《禮記.雜記下》所說的「一國之人皆若狂」,也就是指祭典中的各種表演、娛樂活動,使眾人為之著迷與瘋狂的現象。此後,這種酬神活動,陸續與本土的道教、印度傳入的佛教相結合,每逢祭祀日期,為了渲染氣氛,民眾還會搭配當地的特色樂曲、舞蹈,成為後世戲劇的雛型之一。

然而,隨著時間的更迭,這些慶典的歌舞活動逐漸出現改變,無論是神明聖誕、出巡遶境、中元普度、廟宇落成等場合,開始出現穿著清涼的歌舞女郎大跳鋼管熱舞,甚至是「清涼」的脫衣艷舞,並搭配主持人的挑逗、性暗示用語。這些舉措不僅違反社會上的公序良俗,也容易對情竇初開的青少年或稚齡孩童造成不良影響。更需思考的是:這種類型的表演,究竟是神明、鬼魂所喜好?抑或僅是民眾宣洩欲望的藉口呢?

至於所謂的「野台秀」,原來的指涉對象,是在廣場、空地等野外空曠處,臨時搭設舞臺或在一特定範圍內進行的戶外表演。國人在各種常民節俗或婚喪嫁娶等場合,由於喜愛熱鬧氣氛,或試圖減低喪家的悲傷心理,也經常由非職業的人員參加這類演出。就學術研究、田野調查所歸納的資料而言,傳統社會早期演出的野台秀,多以非職業性質、即興演出的「落地掃」歌仔戲,或搭棚在戶外展演的布袋戲等傳統人戲、偶戲為之。然而,由於時代變革,慶典的主導者益發要求熱鬧,各種善於帶動現場氛圍的綜藝團、歌舞團,也就應運而生、與日俱增,在相互競逐下,鋼管花車、脫衣舞孃等,幾乎已變成各種廟會慶典的主流表演團體,壓縮歌仔戲、布袋戲、甚至是南、北管等民間傳統樂曲的展演空間。
 
圖1 廟會野台秀表演遍及各種場合,壓縮了傳統藝團的表演空間。(陳政嚴提供)
 
在臺灣社會當中,常民大眾為了展現對神祇的誠心,通常會以舉辦外顯的廟會活動居多。然而,在晚近的報章雜誌或新聞媒體的報導中,與廟會活動相關的新聞,卻大多出現「披薄紗跳野台秀」、「鋼管女郎脫序艷舞」或「鋼管女跨騎搖臀」等種種負面資訊,這些現象遂使一般人逐漸將廟會活動與不良印象、偏差行為,作了刻板印象的連結,反而忽略了在傳統廟會當中的固有文化。
廟會野台秀以艷舞、性暗示甚至裸體等脫序方式呈現的行為,在刑法、社會秩序維護法及噪音管制法,都有相關的處罰規定。

法令名稱 條(點)次 法令內容 說明
中華民國刑法 第234條 意圖供人觀覽,公然為猥褻之行為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3千元以下罰金。意圖營利犯前項之罪者,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1萬元以下罰金。 若有關於此類妨害風化的刑責,可依「中華民國刑法」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3萬元以下罰金。
中華民國刑法 第235條 散布、播送或販賣猥褻之文字、圖畫、聲音、影像或其他物品,或公然陳列,或以他法供人觀覽、聽聞者,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3萬元以下罰金。意圖散布、播送、販賣而製造、持有前項文字、圖畫、聲音、影像及其附著物或其他物品者,亦同。前2項之文字、圖畫、聲音或影像之附著物及物品,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
社會秩序維護法 第18-1條 公司、有限合夥或商業之負責人、代表人、受雇人或其他從業人員,因執行業務而犯刑法妨害風化罪、妨害自由罪、妨害秘密罪,或犯人口販運防制法、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之罪,經判決有期徒刑以上之刑者,得處該公司、有限合夥或商業勒令歇業。 違反社會善良風俗的罪責可以「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2條規定,可處3日以下拘留或1萬2千元以下罰鍰,並勒令該公司歇業。
社會秩序維護法 第82條 有左列各款行為之一者,處3日以下拘留或新臺幣1萬2千元以下罰鍰:
一、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乞討叫化不聽勸阻者。
二、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唱演或播放淫詞、穢劇或其他妨害善良風俗之技藝者。
前項第2款唱演或播放之處所,為戲院、書場、夜總會、舞廳或同類場所,其情節重大或再次違反者,得處或併處停止營業或勒令歇業。
社會秩序維護法 第83條 有左列各款行為之一者,處新臺幣6千元以下罰鍰:
一、故意窺視他人臥室、浴室、廁所、更衣室,足以妨害其隱私者。
二、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任意裸體或為放蕩之姿勢,而有妨害善良風俗,不聽勸阻者。
三、以猥褻之言語、舉動或其他方法,調戲異性者。
於廟會從事艷舞、性暗示詞語、裸體等野台秀行為的業者、主持人、舞者,皆已觸犯這些法條。
噪音管制法 第8條 噪音管制區內,於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公告之時間、地區或場所不得從事下列行為致妨害他人生活環境安寧:
一、燃放爆竹。
二、神壇、廟會、婚喪等民俗活動。
三、餐飲、洗染、印刷或其他使用動力機械操作之商業行為。
四、其他經主管機關公告之行為。
目前直轄市及縣(市)環保局依噪音管制法第7條規定,得視轄境內噪音狀況劃定公告各類噪音管制區,並定期檢討。
違反「噪音管制法」
規定者,可處新臺幣3千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鍰。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噪音管制資訊網http://ncs.epa.gov.tw/noise/
噪音管制法 第23條 違反第8條規定者,處新臺幣3千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鍰,並令其立即改善;未遵行者,按次處罰。

舞蹈慶典娛神獻祭,感念神明保佑

在傳統農業社會中,先民面對充滿挑戰的生活環境,以及醫療、衛生條件的相對不發達,即便依憑家庭、宗族、閭里等團體打拚、辛勤合作,卻也可能遭遇難以預期的水患、乾旱、蝗災、流行病等天災,以及械鬥、戰亂等人禍。因此,面對不可知的未來,只能向神祇、祖先祈願,希冀得到庇佑。等到作物順利收成後,便出現各種感謝神祇、祖先的慶典。在這些慶典裡,先民除了將豐美的農作、家畜用以獻祭外,也會搭配各種用以娛神的舞蹈。這種舞蹈是「詩、樂、舞」三者合一的形式,即頌神的讚詩、樂曲、舞蹈合而為一的類型。在佛教傳入之前,中國並無為神祇造像的傳統,因此,這些酬神慶典與娛神樂舞,多在戶外空曠處設置臨時的祭壇進行,也就成為現今「野台秀」的發軔。即便到了日治晚期、戰後初期,雖然展演空間、地域都與遠古有著極大的差別,但廟會慶典中的表演人員,除少部分團體之外,亦多保持非職業性質的表演,亦即由當地民眾出於自願的演出,這群人又被稱作「子弟」,屬於義務為所屬廟宇在各種慶典中參與演出。此一現象,在各縣市的曲館、武館調查研究成果中,都可以得到充分的印證。

然而,隨著近代臺灣經濟起飛、社會結構轉型以及歐美流行次文化的傳入,導致新興娛樂節目的大量出現,傳統的子弟團體也隨之日漸沒落,常民有時遂轉而延請各種穿著清涼或動作、言詞充斥性暗示的歌舞團、綜藝團,擔任廟會慶典的演出要角。於是,時有傳統戲劇與歌舞團「拼館」失敗的場景出現。
從上可知,當代廟會慶典中的野台清涼秀,由於成本相對低廉,又可達到哄抬氣氛的聚眾效果,已逐漸取代傳統的表演節目。但是,卻也因為部分表演內容流於煽情、火辣,迄今已經出現不少負面的新聞報導,且也有違反社會公序良俗、法令規定之虞。那麼,在宗教、文化等柔性層面而言,對於野台清涼秀的這類行為,是否有什麼觀點?茲以道、佛兩教傳統宗教為例。

道教沒有艷舞娛神傳統

眾所周知,道教是一個大的概念,在千百年來的發展過程中,正一、全真、武當等宗派,各自傳播教理教義,對外則建構了道教的大群體,因而被學界視為一種「教中有教」的民族宗教。而在《雲笈七籤》卷四十〈說戒部〉所收的〈受持八戒齋文〉,其中的第二戒與第八戒,分別為「不得婬慾以為悅」、「不得躭著歌舞,以作倡伎。」要求道教的神職人員、信徒,不可以沉浸在情欲之中,也不可受到倡伎歌舞誘惑而沉迷。
 
2 北港朝天宮迎媽祖,真人藝閣花車(盧裕源提供)

佛教認為耽溺情欲會障礙修行

佛教雖然是由印度傳入華人文化圈的宗教,但在釋迦牟尼在世時,就曾發生其弟子阿難陀遭女色引誘險而犯戒的情形。因此,在當時僧團的戒律中,「淫」戒即為其一。根據佛教針對在家信徒所制定的《優婆塞戒經》記載:「若於非時、非處、非女、處女、他婦,若屬自身,是名邪淫。」這段經文認為,倘若在不適當的時間、地點或對非自身配偶起了妄心、邪念,甚或與之發生性行為,即觸犯了「淫戒」。此外,佛教為遏止男女情欲的萌發,在修持方面,也有所謂的「不淨觀」、「白骨觀」,透過將人體觀想成為白骨的過程,使人心生厭惡,以對治世間的貪愛執著。因此,以火熱肢體動作、挑逗言詞演出的野台清涼秀,容易引發人的情欲,進而障礙修行,是佛教要破除的。
在前述各節裡面,我們理解到,現今的廟會野台秀,由於穿著清涼、動作火辣,或是言詞具有性暗示、挑逗等舉措,經常引發負面觀感,且與社會公序良俗、法令規章、宗教文化心理因素等相扞格。除了延請這些歌舞團體之外,在廟會慶典中,還有哪些方式可以達到感謝神明且又吸引民眾的活動?或可參考下列做法。

(一)延請傳統藝術團體

臺灣各地皆有傳統藝術表演團體仍在傳習,就南、北管樂曲而言,如北部的靈安社、潮和社,中部的梨春園、雅正齋,南部的正和軒,東部的總蘭社、福蘭社等,皆為極富盛名的表演團體;桃竹苗的客家八音、新竹傳統什音,也都具備地方文化特色。比起言詞挑逗、動作煽情的清涼野台秀,對於身心發展、性教育尚在懵懂階段的青少年而言,更具有教育價值。就戲劇而言,如各地的歌仔戲團、布袋戲團,也都可以向各直轄市、縣(市)政府文化局洽詢相關資訊。而就藝陣而言,如宋江陣、白鶴陣、獅陣、龍陣,乃至於當地較富在地特色的陣頭,都是可替代清涼艷舞這類廟會野台秀的優良方案。
圖3  以傳統藝術表演取代辣舞野台秀(楊晴帆提供)

(二)結合廟宇慶典活動,舉辦學術講座或靜態展覽

在臺灣的中文、歷史、哲學、藝術、建築、宗教、戲劇等學科中,皆有涉及廟宇、神祇的範疇。近年也不乏有廟宇在廟會慶典中,舉辦與該廟宇或該神祇有關的學術會議與專題講座,如桃園市大園區仁壽宮、花蓮縣吉安鄉勝安宮、新北市土城區善息寺、高雄市苓雅區意誠堂等,皆在廟宇慶典的同時,邀請國內各學門學有專精的學者,就該範疇發表專題演講、研究成果,並與當地民眾進行座談,使廟宇信徒能夠更加認識平日崇敬的神祇,發揮廟宇的社會教育功能,也使學界與在地文化相互對話、溝通。而部分廟宇有時也會配合慶典,舉辦靜態性質的展覽,如北港朝天宮、彰化南瑤宮、新港奉天宮等廟宇,都曾經舉辦媽祖相關的文物展或老照片展,可以讓年輕一輩的居民,藉此瞭解在地發展與家中長輩曾經走過的歲月痕跡。

(三)提前公告禁止事項

近年臺灣部分廟宇的主事者,有鑒於鋼管辣舞等野台秀,經常引發負面觀感,因此,已有在廟會慶典前預先公告,謝絕鋼管舞、電音花車、清涼秀等團體參加的現象。包括臺南市西港區慶安宮「西港香科」、屏東縣東港鎮東隆宮「迎王平安祭典」、臺東縣臺東市天后宮「元宵遶境祈福」等,皆有這方面的舉措。
圖4 廟會慶典前預先公告,謝絕鋼管舞、電音花車、清涼秀等團體參加,以傳統民俗表演活動為主(盧裕源提供)

透過上述建議,我們可以發現,野台秀並非廟會慶典的必要選擇,仍有許多替代方案與預防措施,且也已經有不少成效顯著的宮廟可資取法,在在值得肯定。
以下茲舉獲文化部指定為國家重要民俗活動的東港東隆宮「迎王平安祭典」與西港慶安宮「西港刈香」兩大案例加以說明。

案例一:屏東縣東港東隆宮「迎王平安祭典」謝絕清涼團體報名表演

東港東隆宮主祀溫府千歲,每逢地支丑、辰、未、戌年舉辦「迎王平安祭典」,主事者會事先向溫府千歲擲筊,秘密請示該次蒞臨的千歲爺姓氏,並搭配轎班前往海濱迎請千歲神靈「自報姓氏」的相互印證,由36位千歲爺中迎請5位,擔任代天巡狩,從請王、繞境、宴王、添載、和瘟押煞等儀式環節,為境內居民消災降福。在遶境的過程中,自民國104年起,基於對公序良俗的正面影響與社會責任,廟方在發給各宮廟的〈平安祭典參加繞境登記表切結書〉中載明,一律謝絕「音響辣妹團、花車、小法鼓隊、蜈蚣鼓、轎前鼓、冰鋸隊報名參加。」其中的音響辣妹團、花車,即是廟會野台秀常見的清涼辣舞團體。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東港迎王祭10.4登場 謝絕辣妹團。瀏覽日期:2016年10月1日。取自: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914596。)

圖5 東隆宮「迎王平安祭典」,繞境隊伍盛大繞行東港鎮,不見一般廟會的清涼秀,展現宗教儀式的神聖(趙守彥提供)

案例二:臺南市西港慶安宮「西港刈香」邀請傳統藝術團體演出

西港慶安宮主祀天上聖母,從清道光3年(1823年)開始承接原先由西港八份姑媽宮舉辦每三年一度、長達十三屆(計39年)的禳災醮典(又稱作「王醮」,每次迎請12瘟王中的3位千歲,擔任代天巡狩,透過道士舉行科儀,為境內民眾消災解厄)。這種醮典每逢地支的丑、辰、未、戌年舉辦,並配合赴臺南市區迎請城隍、赴鹿耳門迎請媽祖等神返回慶安宮,以三日的時間共同出巡所轄境內96里的「刈香繞境」,故又被稱作「香科」,且又有「臺灣第一香」、「南瀛五大香」的稱號。在西港的刈香活動中,截至近年甫落幕不久的民國104年「乙未科醮」為止,已近200年,成為西港、佳里、七股、安定、安南等週遭各區的重要民俗活動。西港刈香繞境的參加者,來自上述各區,其展演團體則有天子門生、牛犁歌陣、高蹺陣、鬥牛陣、大鼓陣、南管等文陣,宋江陣、白鶴陣、金獅陣等武陣,以及百足真人(蜈蚣陣)、紡車輪、八美圖等藝閣陣頭,皆屬於傳統藝陣。而自民國74年丁丑科起,有鑒於對社會風氣的影響,西港香科通過境內96村鄉董監事會的決議,在〈香科籲請遵守公約〉內清楚載明「一律嚴禁謝絕法仔陣、花車、電子琴、鼓陣、神童隊參加遶境,違者若發生事故,本宮不但不予負責並送法辦,且徹底嚴格執行。」其中的花車、電子琴,皆屬於本文所指涉的廟會清涼秀之範疇。
(資料來源:今日新聞。西港刈香文化季 吉安宮天子門生為千歲爺祝壽。瀏覽日期:2016年10月1日。取自:http://m.nownews.com/news/2106908)
 
圖6 蜈蚣陣為早期臺灣宗教慶典中的連結型藝閣,是繞境隊伍中最矚目、最受歡迎的陣頭,雖無鋼管辣妹表演,卻更受歡迎(盧裕源提供)

透過這些案例,可以瞭解臺灣的廟會慶典,只要主事者具有通達事理的睿智,且能對地方信眾說明切實的道理,當可遂漸減少清涼熱舞等容易引發負面觀感的表演,進而將廟會慶典所蘊含的傳統文化價值加以體現。

參考文獻

  1. 〔漢〕鄭玄注,〔唐〕孔穎達等疏:《禮記正義》,收入〔清〕阮元校刻:《十三經注疏》(北京:中華書局,1980年),下冊,頁1567中。
  2. 《雲笈七籤》,《正統道藏》(上海:上海書店;北京:文物出版社;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年)部仕字號,第二十二冊,頁281中-281下。
  3. 《虛皇天尊說初真十戒文》,《正統道藏》洞真部戒律類雨字號,第三冊,頁404中。
  4. 〔北涼〕曇無讖譯:《優婆塞戒經》,收入《大正新修大藏經》第24冊,頁1068。參考自CBETA漢文大藏經網站(網址:http://tripitaka.cbeta.org/T24n1488_006)。
  5.  新北市土城區善息寺、桃園市大園區仁壽宮、彰化縣彰化市南瑤宮、雲林縣北港鎮朝天宮、嘉義縣新港鄉奉天宮、臺南市西港區慶安宮、高雄市苓雅區意誠堂、屏東縣東港鎮東隆宮、花蓮縣吉安鄉勝安宮、臺東縣臺東市天后宮現地調查所得(臺中:青玄道教研究工作室,2009年7月至2016年10月,李建德、柯奕銓、李名媛共同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