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好人好神運動
行政體制
關於好人好神運動
里仁為美
宗教常識
社會關懷
放生
::: 放生
* 首頁 > 好人好神運動 > 里仁為美 > 生態保育 > 放生
放生,顧名思義是「釋放生命」,也就是「釋放已捕獲的動物」,原意是釋放被人類捕獲,因而失去自由、甚至會失去生命的動物,挽救牠們一命。對放生的人是累積功德、救贖生命;對被放生的動物是生命得以延續,重獲自由。

因此,基於行善的動機和宗教信仰,為追求健康、祈福,長期以來臺灣一直有規模大小不等的放生活動。這些活動或由隨機組成的團體發起,或有專以放生為宗旨的團體組織,或是作為法會儀式中的一部分,放生逐漸成為常見的宗教行為。然而隨著環保意識提升,動物生命權的關注,及隨意放生造成的生態失衡現象,放生活動也因此引起環保團體、動保團體與社會大眾的質疑與爭議。放生遂由原初具有善良動機的活動,成為社會的關注議題。
圖1 眼鏡蛇遭不當放生,既傷害動物本身,又危及放生地附近居民(林哲安提供)

◎鳥類(麻雀、斑鳩、黑筆嘴):山林、偏僻空曠處
◎水族類(泥鰍、鱔魚、魚苗):河川、溪流、湖泊、水庫
◎爬蟲類(青蛙、烏龜、蛇):山林、溪流、池塘
◎哺乳類(兔子、牛):山林
◎家禽類(雞、鴨、鵝):湖泊、公園

以上各項數據提示我們,放生的出發點固然是心存慈悲,希望能拯救動物一命。然而,根據交易金額、放生的頻率和次數推估。現今的放生活動己發展成一種產業,因為有放生動物的需求,也就產生提供放生動物的商人,還有在放生活動地,等著再次捕獲放生動物的人。這種商業化運作模式已經違背原本良善的目的,不當放生的負面影響列舉如下:

(一)傷害動物與自然環境

1.動物商品化

因為放生帶來的商業利益,引起更多商人捕捉、養殖動物,以供應給購買動物放生的信眾。利益的誘惑反成為捕捉、傷害動物的源頭,造成動物更多苦難,有更多的動物受到傷害。以鳥店為例,據抽樣調查研究,臺灣北、中、南三地的1百多家鳥店,就有約6成在販售各種「放生動物」。

2.放生過程傷害動物

由於宗教放生多注重於儀式本身,在整個放生過程中,而忽略好好照顧放生動物。從蓄養、運送到野放的過程中,牠們被密集的關在一處,未得到充分的空間,甚至也沒有足夠的水和食物。有時候為了配合儀式進行,讓動物長時間處在極不適當的環境,如日曬、通風不良、水氧不足、溫度不宜等等。這讓動物在放生前已虛弱不堪,甚至無法存活。

3.放生後遭反覆捉補

放生運載過程中若有上述未充分照顧放生動物之情形,則亦導致放生動物存活率降低;且放生後,立刻又被有心人士捉走再賣掉或飼養或烹煮,反而失去了放生的本意。例如:民國104年曾有宗教團體在嘉義布袋漁港放生黑鯛,結果吸引大批釣客前往垂釣。

4.放生動物與環境不相合

所有的動物都有地域性,對環境變化的承受能力遠不及於人類。但放生動物卻因為人們隨意的選擇,經常放生在不適當的地方,而遭原棲地動物攻擊或攻擊原棲地動物,甚至因不適應放生環境而無法存活。

(二)危及人類生命安全

放生可能危及人類的生命及破壞公眾生活環境。例如近年偶有所聞的放生眼鏡蛇,這些放生動物直接危及當地民眾的生命安全,已讓放生成為直接危及公共安全的行為,更完全扭曲放生為善的原意。此外,不當的放生破壞環境的平衡,甚至因為動物的密度提高,導致各種傳染病的潛在風險。

(三)影響自然生態正常運作

不當放生行為容易導致環境生態失衡的情形,而產生野生動物的捕捉和外來種入侵的問題,破壞了臺灣自然生態的食物鏈、生物多樣性和生態平衡。

以常見的魚類放生活動為例,大部分的放生魚類以經濟魚類為主。例如:烏溪曾經出現了被放生的外來種泥鰍、大鱗副泥鰍及白鰻等經濟魚類,擠壓河川原生魚種的生存空間,另外放生前後造成受傷魚體的大量死亡,而引發局部水質的敗壞,對河川生態造成威脅。此外,像是經常被大量放生到野外的人工繁殖、基因庫狹窄的經濟魚種,也已經造成臺灣本土野生魚類的生存危機,外來種侵入水庫、湖泊和河川的問題日趨嚴重。

綜而言之,放生活動需要搭配專業人員,遵守相關法規,與政府或專業單位結合,才能有效達成保護動物,延續人與動物的生存權益。
放生行為依放生地點、物種、放生物來源等,各有不同法令規範,隨意購買動物放生可能觸犯法令受罰,其相關法令規範羅列如下。

法令名稱 條(點)次 法令內容 說明
中華民國刑法 第276條 過失致人於死者,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2千元以下罰金。
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犯前項之罪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得併科3千元以下罰金。
若因放生行為,違法可依第276條處於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2千元以下罰金,業務過失則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得併科3千元以下罰金。
若因過失傷害者,違反第284條可處6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百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百元以下罰金。
中華民國刑法 第284條 因過失傷害人者,處6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百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百元以下罰金。
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傷害人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千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2千元以下罰金。
野生動物保育法 第14條 逸失或生存於野外之非臺灣地區原產動物,如有影響國內動植物棲息環境之虞者,得由主管機關逕為必要之處置。
前項非臺灣地區原產動物,由中央主管機關認定之。
根據「野生動物保育法」規定,若發現外來物種有影響國內動植物棲息環境時,應令所有人或佔有人限期提預防或補救方案,監督其實施處理。
野生動物保育法 第32條 野生動物經飼養者,非經主管機關之同意,不得釋放。
前項野生動物之物種,由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
保育類野生動物不得買賣、不得購買保育類野生動物放生。因此放生行為可能觸法。根據「野生動物保育法」第46條規定,若觸犯第32條第1項規定,處新臺幣5萬元至25萬元罰鍰;而有破壞生態系之虞者,更可處新臺幣50萬元至250萬元罰鍰。
野生動物保育法 第35條 保育類野生動物及其產製品,非經主管機關之同意,不得買賣或在公共場所陳列、展示。
前項保育類野生動物及其產製品之種類,由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
依「野生動物保育法」第40條規定,若違反第35條第1項規定,未經主管機關同意,買賣或意圖販賣而陳列、展示保育類野生動物或其產製品者。依本法規可處以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30萬元以上150萬元以下罰金。
野生動物保育法 第40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30萬元以上150萬元以下罰金:
一、違反第24條第1項規定,未經中央主管機關同意,輸入或輸出保育類野生動物之活體或其產製品者。
二、違反第35條第1項規定,未經主管機關同意,買賣或意圖販賣而陳列、展示保育類野生動物或其產製品者。
野生動物保育法 第46條 違反第32條第1項規定者,處新臺幣5萬元以上25萬元以下罰鍰;其致有破壞生態系之虞者,處新臺幣50萬元以上250萬元以下罰鍰。 依「野生動物保育法」第46條規定,違反第32條第1項:野生動物經飼養者,非經主管機關之同意,不得釋放之規定,得處以新臺幣5萬元以上25萬元以下罰鍰。
除了禁止任意放生外,若放生行為造成人員傷亡,可依「中華民國刑法」第284條及276條規定,即有過失傷害或過失致死之刑責,過失傷害可處3年以下徒刑,過失致死則可處5年下徒刑。
動物保護法 第5條第3項 飼主飼養之動物,除得交送動物收容處所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指定之場所收容處理外,不得棄養。 若放生物非屬野生動物,則受「動物保護法」規範,不得任意棄養動物。運送放生物的過程中亦須注意「動物保護法」第9條第1項規定,運送動物應注意其食物、飲水、排泄、環境及安全,並避免動物遭受驚嚇、痛苦或傷害。
依「動物保護法」第29條第1項第1款規定棄養動物者處新臺幣3萬元至15萬元鍰;第31條規定違反第9條者處新臺幣3千元至15萬元罰鍰。
動物保護法 第6條 任何人不得騷擾、虐待或傷害動物。 放生過程前後,不可使動物遭受傷害或死亡,如致動物死亡,依「動物保護法」第25條第1項第1款規定,故意傷害或使動物遭受傷害,致動物肢體嚴重殘缺、重要器官功能喪失或死亡者,最重可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併科新臺幣1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罰金。
動物保護法 第9條 運送動物應注意其食物、飲水、排泄、環境及安全,並避免動物遭受驚嚇、痛苦或傷害。
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動物種類,其運送人員應經運送職前講習結業,取得證書,始得執行運送業務。
前項運送人員經運送職前講習結業並執行業務後,每2年應接受1次在職講習;其運送人員講習、動物運送工具、方式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運送動物過程中,運送人如違反本法有關運送工具或方式之規定,違者可處新臺幣3千元以上1萬5千元以下罰鍰,並得限期令其改善;經限期令其改善,屆期未改善者,得按次處罰之。
依「動物保護法」第31條第2項規定,若違反第31條第1項第4款規定,經裁罰處分送達之日起,2年內故意再次違反同法條第1項第4款至第7款規定之一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
動物保護法 第29條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新臺幣3萬元以上15萬元以下罰鍰:
一、違反第5條第3項規定,棄養動物。
二、違反第6條之1規定,未向主管機關申領執照經營展演動物業。
三、違反第15條第1項、第17條或第18條規定,未依第24條規定限期改善或為必要之處置。
四、違反第16條第1項規定,未成立實驗動物照護及使用委員會或小組。
五、違反第20條第2項規定,無成年人伴同或未採取適當防護措施,使具攻擊性寵物出入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
六、違反第23條第3項規定,規避、妨礙或拒絕動物保護檢查員依法執行職務。
七、製造、加工、分裝、批發、販賣、輸入、輸出、贈與或意圖販賣而公開陳列有第22條之4第1項第3款或第4款情形之一之寵物食品。
八、違反第22條之5第1項有關標示之規定,經限期令其改善,屆期未改善。
九、違反第22條之5第2項有關標示、宣傳或廣告不得有不實、誇張或使人產生誤解之規定。
十、違反第22條之5第3項規定,製造、販賣、輸入、輸出或使用有第22條之5第3項各款情形之一之寵物食品容器或包裝。
十一、違反第23條之1第4項規定,規避、妨礙或拒絕檢查人員之檢查或抽樣檢驗。
動物保護法 第31條第1項第4款至第7款、第31條第2項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新臺幣3千元以上1萬5千元以下罰鍰,並得限期令其改善;經限期令其改善,屆期未改善者,得按次處罰之:
...
四、運送人違反中央主管機關依第9條第3項所定辦法中有關運送工具或方式之規定。
五、違反第11條第2項規定,未基於動物健康或管理上之需要施行動物醫療及手術。
六、違反第13條第1項第2款規定,未具獸醫師資格非因緊急情況宰殺寵物。
七、違反第13條第1項第3款規定,未由獸醫師或未在獸醫師監督下宰殺動物。
….
違反前項第4款至第7款規定之一,經裁罰處分送達之日起,2年內故意再次違反前項第4款至第7款規定之一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
水利法 第54-1條 為維護水庫安全,水庫蓄水範圍內禁止下列行為:
一、毀壞或變更蓄水建造物或設備。
二、啟閉、移動或毀壞水閘門或其附屬設施。
三、棄置廢土或廢棄物。
四、採取土石。但主管機關辦理之濬渫,不在此限。
五、飼養牲畜、養殖水產物或種植植物。
六、排放不符水污染防制主管機關放流水標準之污水。
七、違反水庫主管或管理機關公告許可之遊憩範圍、活動項目或行為。
於水庫蓄水範圍內施設建造物,應申請主管機關許可。
前項許可,主管機關得委託水庫管理機關(構)辦理。
放生地點若在水庫、灌溉系統、保育地等處,不得隨意放生。水利署在2015年6月時曾依「水利法」對在曾文水庫內放生魚苗的宗教團體進行裁處。
依「水利法」第93-3條第1項第1款規定,可處1萬元以上、5萬元以下罰鍰。
第93-2條第1項第4款規定,任意種植或採伐植物、飼養牲畜、養殖水產物、圍築魚塭、插、吊蚵或其他養殖行為者。可處1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罰鍰。
水利法 第93-2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新臺幣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
一、違反第54條之1第1項第4款規定,採取土石者。
二、違反第54條之1第1項第6款規定,排放不符水污染防治主管機關放流水標準之污水者。
三、違反第63條之3第2項規定,未經核准排注廢污水或引取圳路用水,於埤池或圳路設施上或其界限內施設建造物者。
四、違反第54條之1第1項第5款、第63條之5第1項第5款、第78條之1第6款、第78條之3第1項第5款規定,種植或採伐植物、飼養牲畜、養殖水產物、圍築魚塭、插、吊蚵或其他養殖行為者。
五、違反第78條第7款規定,有其他妨礙河川防護之行為者。
六、違反第78條之1第4款、第78條之3第2項第4款規定,未經許可種植植物者。
七、違反第78條之1第5款、第78條之3第2項第5款規定,挖掘、埋填或變更河川區域或排水設施範圍內原有形態之使用行為者。
八、違反第78條之3第1項第6款規定,有其他妨礙排水之行為者。
水利法 第93-3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新臺幣1萬元以上5萬元以下之罰鍰:
一、第54條之1第1項第7款所規定違反水庫主管或管理機關公告許可之遊憩範圍、活動項目或行為者。
二、違反第63條之3第1項第6款規定,種植、採伐植物、飼養牲畜或養殖水產物。
三、違反第63條之3第1項第7款規定,有其他妨礙灌溉設施安全之行為者。
四、違反第63條之5第1項第6款規定,有其他妨礙堤防排水或安全之行為者。
五、違反第78條第6款規定,在指定通路外行駛車輛。
六、違反第78條之1第7款規定,未經許可有其他經主管機關公告與河川管理有關之使用行為者。
濕地保育法 第25條第1項第6款 非經主管機關許可,重要濕地範圍內禁止從事下列行為。但其他法律另有規定者,從其規定:

六、未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許可之砍伐、採集、放生、引入、捕撈、獵捕、撿拾生物資源。
未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許可於重要濕地放生者,處新臺幣6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罰鍰;因而致野生動物死亡者,處新臺幣1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罰鍰。
另依「濕地保育法」第39條第1項第4款規定,除接受處罰外,也應接受4至8小時環境教育課程。
濕地保育法 第38條 違反第25條第5款或第6款規定者,處新臺幣6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罰鍰;因而致野生動物死亡者,處新臺幣1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罰鍰
濕地保育法 第39條第1項 有下列情形之一者,除依本法規定處罰外,並應接受4至8小時環境教育課程:
一、違反第12條第4項公告限制事項或禁止之行為。
二、違反第15條第1項第8款重要濕地保育利用計畫所定允許明智利用項目或管理規定。
三、違反第16條第2項規定。
四、違反第25條各款規定之一。
水庫蓄水範圍使用管理辦法 第11條 申請放生應提送申請書及其他相關證明文件,其申請書應載明放生種類、大小及數量。
漁業法 第44條 主管機關為資源管理及漁業結構調整,得以公告規定左列事項:
一、水產動植物之採捕或處理之限制或禁止。
二、水產動植物或其製品之販賣或持有之限制或禁止。
三、漁具、漁法之限制或禁止。
四、漁區、漁期之限制或禁止。
五、妨害水產動物回游路徑障礙物之限制或除去。
六、投放或遺棄有害於水產動植物之物之限制或禁止。
七、投放或除去水產動植物繁殖上所需之保護物之限制或禁止。
八、水產動植物移植之限制或禁止。
九、其他必要事項。
違反前項第4款至第9款規定之一者,應由該公告機關處分。
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依第1項規定公告前,應報由中央主管機關核定之。
放流於海洋、潮間帶之水產動物應為本地種,活體須確保健康無病毒害。禁止使用外來種、雜交種、基因轉殖種或其他不符合生態保育動物流放。提供建議增殖放流之種類及地點。違法規定者,依「漁業法」第65條第1項第6款規定,可處新臺幣3萬元以上15萬元以下罰鍰。
漁業法 第65條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新臺幣3萬元以上15萬元以下罰鍰︰
一、違反依第9條規定所加之限制或所附之條件。
二、違反依第14條規定公告之事項。
三、違反依第36條或依第37條規定所指定或限制之事項。
四、違反第41條第2項規定未申請執照。
五、違反第41條第4項規定未經核准換照而繼續經營娛樂漁業。
六、違反第44條第1項第4款至第9款規定公告事項之一。
七、拒絕、規避或妨礙依第49條第1項之檢查,或對檢查人員之詢問,無正當理由拒不答覆或為虛偽之陳述。
八、違反依第54條第5款訂定之應行遵守及注意事項。
九、違反主管機關依本法發布之命令。
國家公園法 第13條 國家公園區域內禁止左列行為:
一、焚燬草木或引火整地。
二、狩獵動物或捕捉魚類。
三、污染水質或空氣。
四、採折花木。
五、於樹木、岩石及標示牌加刻文字或圖形。
六、任意拋棄果皮、紙屑或其他污物。
七、將車輛開進規定以外之地區。
八、其他經國家公園主管機關禁止之行為。
於國家公園內任意放生之行為,可被歸納於第13條第8款規範中,違反規定者可依「國家公園法」第26條規定,處1千元以下罰鍰。
另「太魯閣國家公園區域內公告禁止事項」(法源依據為國家公園法第13條)中,有明定禁止棄養、放生動物或餵食野生動物,可處以3千元罰緩。
國家公園法 第14條 一般管制區或遊憩區內,經國家公園管理處之許可,得為左列行為:
...
五、垂釣魚類或放牧牲畜。
...
十、其他須經主管機關許可事項。
前項各款之許可,其屬範圍廣大或性質特別重要者,國家公園管理處應報請內政部核准,並經內政部會同各該事業主管機關審議辦理之。
於國家公園內不得任意垂釣魚類或放牧牲畜,否則可依「國家公園法」第26條規定,處1千元以下罰鍰。
國家公園法 第17條 特別景觀區或生態保護區內,為應特殊需要,經國家公園管理處之許可,得為左列行為:
一、引進外來動、植物。
二、採集標本。
三、使用農藥。
 
於國家公園內引進外來動、植物需經過管理處許可,違反則可依「國家公園法」第25條規定,處1千元以下罰鍰;其情節重大,致引起嚴重損害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千元以下罰金。
國家公園法 第25條 違反第13條第2款、第3款、第14條第1項第1款至第4款、第6款、第9款、第16條、第17條或第18條規定之一者,處1千元以下罰鍰;其情節重大,致引起嚴重損害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千元以下罰金。
國家公園法 第26條 違反第13條第4款至第8款、第14條第1項第5款、第7款、第8款、第10款或第19條規定之一者,處1千元以下罰鍰。
水產動物增殖放流限制及應遵行事項 - 一、本公告所稱水產動物增殖放流,指以流放、移植或放置等方式,於海洋、潮間帶及潟湖,投放經人工繁殖或飼養之水產動物親體、種苗活體。
二、用於增殖放流之水產動物物種,應經評估調查為放流地點之原有分布種類,並為本地種;禁止使用外來種、雜交種、基因轉殖種或其他不符合生態保育之物種。屬野生動物保育法第32條第2項公告之物種,應先經野生動物保育主管機關同意。
三、用於增殖放流之親體、種苗活體,應確保健康無病毒害,其來源限由領有陸上養殖登記證或區劃漁業權執照之養殖場、政府機關設立之養殖、試驗或學術機構、或專科以上學校提供,並應經檢驗無硝基呋喃類(Nitrofurans)、孔雀綠(Malachite Green)及氯黴素(Chloramphenicol)等藥物殘留。
四、增殖放流之時間與地點,需依據放流物種之棲息環境及習性等生態特性擇訂,建議增殖放流之種類及地點;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依第2點及本點規定,另行公告所轄區域內之建議放流種類及地點,並報中央主管機關備查。
五、增殖放流應以容積物裝盛後,置於水面下俟其適應水溫後,由其自然流(游)出,或使用滑道等適當方式為之,禁止以潑灑方式進行。
六、政府機關、公民營機構、學校、團體或個人辦理增殖放流工作,應於放流日15日前,填具放流申請表,並檢附相關文件送請放流所在地之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備查,並副知中央主管機關。放流非屬第4點主管機關所定建議增殖放流之種類或地點者,應於放流日30日前填具放流申請表並檢附相關文件,報請中央主管機關同意後,始得為之。
七、主管機關於放流日前發現放流申請表件違反公告限制規定者,應於放流日前通知停止放流;主管機關並得派員抽查放流工作,經查驗與所送申請表件不符者,主管機關應即採取適當措施制止之。
八、辦理增殖放流工作,有下列情事之一者,由放流地之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依漁業法第65條第5款規定核處:
(一)未依第6點規定,於期限內提出申請表並送主管機關備查,即實施放流;或放流非屬第四點主管機關所定建議增殖放流之種類或地點,未於放流日30日前經中央主管機關同意,即實施放流。
(二)未依所提放流申請表或中央主管機關同意之放流地點或種類辦理。
法源依據來自「漁業法」第44條第8款及第9款,禁止使用外來種、雜交種、基因轉殖種或其他不符合生態保育動物流放。
放生行為須事先申請核可,且禁止使用外來種、雜交種、基因轉殖種或其他不符合生態保育之物。
臺中市放生保育自治 第4條 本市相關生態棲息環境得由農業局會同相關機關勘查之,並彙集人文、宗教、地方需求及本市生態環境公告不得辦理放生之地區及動物種類。變更或廢止時,亦同。 規定放生行為應擬具放生計畫,由專業保育團體或生態學者、專家,就放生地區生態環境及其相關生物相,進行研究調查報告或評估,事先向政府申請並取得許可後才能進行;故在此臺中市及南投市之放生行為,需受各縣市保育自治條例規範之。
依「臺中市放生保育自治條例」第9條規定,可處2萬至10萬元罰鍰;依本法第10條規定,若民眾檢舉違法放生行為屬實者,可發給獎金鼓勵。
臺中市放生保育自治 第5條 本市相關生態棲息環境得由農業局會同相關機關勘查之,並彙集人文、宗教、地方需求及本市生態環境公告不得辦理放生之 地區及動物種類。變更或廢止時,亦同。
臺中市放生保育自治 第6條 放生行為及棲息環境維護之巡查輔導事項得由農業局、臺中市政府(以下簡稱本府)民政局、本市海岸資源漁業發展所、本市動物保護防疫處、本府建設局、本府水利局、本府環境保護局、本府警察局、本府觀光旅遊局、臺中市各區公所、相關保育機關 依實際需要辦理。
前項各機關為辦理放生行為及棲息環境維護之巡查輔導之事項,得由民間團體協助。
臺中市放生保育自治 第7條 申請放生應擬具放生計畫並於預定辦理之日15日前向農業局申請許可後始得為之。
前項放生計畫應載明下列事項:
一、申請人姓名或法人團體負責人姓名、地址、電話。
二、放生物種學名或中文名、俗名、來源、數量、雌雄別、食性、自然棲息環境。但放生物種其他法令另有特別規定者,並應載明依其規定辦理之情形及各該法令主管機關同意釋放之日期、文號。
三、放生之目的、實施方法、時間、地點。
四、參與放生之對象及人數。
五、經專業保育團體或生態學者、專家,就放生地區生態環 境及其相關生物相,所做研究調查報告或評估。
六、預防造成放生動物緊迫或死亡與危害生態及風險管理措施。
臺中市放生保育自治 第8條 任何人不得未經申請許可而放生或未依前條第1項許可之放生計畫放生。
臺中市放生保育自治 第9條 違反第8條規定者,處新臺幣2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罰鍰,其尚未放生之物種應依相關規定處理。
前項情形違反動物保護法、野生動物保育法或漁業法相關規定者,依各該法律處罰。
違反前條規定致生危害生態環境之虞者,應負清理責任;未清理時,由農業局依行政執行法規定辦理。
南投縣放生保育自治條例 第4條 本府得依施政需要或鄉(鎮、市)公所申請,會同相關機關就相關生態棲息環境勘查後,公告不得辦理放生活動地區及動物種類。
前項之地區及動物種類由本府參酌中央主管機關相關公告或規定,並彙集人文、宗教、地方需求及本縣生態特色訂定公告實施。
依「南投縣放生保育自治條例」第9條規定,違反第6條規定者,可處10萬元以下罰鍰。
南投縣放生保育自治條例 第5條 為加強自然環境維護,落實本縣放生保育自治條例,各主管機關應積極籌措經費,辦理轄管自然資源調查、保育、教育宣導、管理作業、獎勵及取締、處理違法案件等事項。
南投縣放生保育自治條例 第6條 本自治條例管理範圍內禁止下列行為:
一、於公告範圍擅自放生。
二、放生未經核准之外來種動物、野生動物及經人工飼養繁殖動物、寵物或經濟動物。
三、於自然環境採捕野生動物,作為放生物種。
四、擅自破壞或改變棲息地環境。
五、未依核准物種及數量放生者。
<南投縣放生保育自治條例 第7條 放生應於實施前15日擬具放生計畫向當地鄉(鎮、市)公所提出申請核轉本府核准後始得為之。
前項放生計畫應載明下列事項:
一、申請人姓名或法人團體負責人姓名、地址、電話。
二、放生實施時間、地點。
三、放生物種學名、中文名、俗名、來源、數量、雌雄別。
四、放生之目的。
五、參與放生之對象及人數。
六、放生實施方法。
簡易之放生申請由鄉(鎮、市)公所核准,其放生種類及數量由本府另行公之。
南投縣放生保育自治條例 第8條 放生行為及棲息環境維護之巡查輔導事項得由本府農業局、水利局、環境保護局、警察局、觀光局、鄉(鎮、市)公所、相關保育機關、團體,依實際需要辦理。
南投縣放生保育自治條例 第9條 違反本自治條例第6條規定禁止之行為,處新臺幣10萬元以下罰鍰,其尚未放生之物種沒入。
臺北市公園管理自治條例 第13條
第2款
公園內不得有下列行為:
...
二、在水池或湖泊內游泳、沐浴、洗滌、網魚、釣魚、銼魚、放生、划船或其他污染毒害水質及傷害動植物之行為。但經主管機關公告在指定地點得划船、釣魚者,不在此限。
...
依「臺北市公園管理自治條例」第17條規定,公園內水池或湖泊內不得放生,違者依中央法律裁處之;中央法律未規定者,得處行為人新臺幣1千2百元以上6千元以下罰鍰。
臺北市公園管理自治條例 第17條 違反第13條第1款至第7款、第10款至第16款及第20款規定者,依中央法律裁處之;中央法律未規定者,得處行為人新臺幣1千2百元以上6千元以下罰鍰。

 
從利牠到自利

早在佛教之前,放生已是一種祈福,求好兆頭的風俗,人們會在特定日子放生。根據《列子·說符》記載,中國山東一帶可能在戰國時期(約公元前476-253年)已經有正月初一放生的風俗,隨著佛教因果業報、輪迴思想傳入,放生的思想和儀式也更加完整並宗教化,例如《梵網菩薩戒經》提到一切動物的前世都是人們的父母,要儘量放生以解救他們。《大智度論》指出殺生是最為罪惡的行為,而放生是最善良的,鼓勵人們放生,以減輕罪業。放生後來也延伸為改變人與動物命運的方法,如《金光明經‧流水長者子品》,藉由放生,放生者為放生動物講說經典後,動物會因而脫離畜生之身,往生天上。《雜寶藏經》裡,有人因為救了一窩螞蟻而延長原本短促的壽命;隋代智顗法師更設立放生池,建立種種放生的儀式,為後人仿效。道教儀式雖然有所不同,也以放生為祈福的一種方式。

放生的宗教基礎建立後,規模和影響範圍也越來越大,許多寺院都建有放生池。唐朝肅宗皇帝更下令,在各地方設置放生池;北宋甚至為了替君主求福,宰相王欽若建議將西湖設為放生池,每年4月8日有數萬人聚集西湖,放生鳥類、魚類。因此,放生的目的很早就從原本為動物著想的單純利他,轉變成為人類自己增壽延年,改變命運的自利行為。

不當放生的盲點與弊端

根據《列子·說符》,約公元前484年左右的齊簡公,他在正月初一得到民眾進獻的班鳩時,即想賞賜民眾,並放生班鳩,以此彰顯君王的好生之德。他的屬下馬上建言:民眾會因為君王的愛好,競相捕捉班鳩,導致班鳩死傷更加嚴重,與其放生,不如禁止民眾捕捉。

古善書《感應類鈔》也指出不當的放生反而變成一種產業,只會引起更多人競相捕獲動物,傷害生命,並且指出放生行為的盲點,因為有許多人一邊在放生,一邊卻自己買了動物回家宰殺,甚至以此為業,或是任意放生而破壞自然環境,進而間接傷害其他生物生命。再者,因為定時、制度化的放生,讓許多人等在放生地圍捕這些放生動物,上述皆為以放生為由卻造成殺生的行為。

綜上可知,放生變成一種產業的模式,和放生活動的歷史一樣久遠。人們為了顯示好生之德,或為自己祈福,反因不當放生而讓更多的動物受苦受害。

護生即放生

依據《感應類鈔》,放生應在不違背護生的前提下進行,若遇有需要放生、救助的動物才施以援手;有受傷、待救援的動物,則要加以醫治,復原後才放生。在消極層面,至少要能不亂捕、不濫殺。這些概念都已具備現代的生態環境、動物保護的雛型。

面對生態保育意識的抬頭,目前有許多宗教團體已積極參與符合生態保育又兼顧宗教護生理念的放生活動,例如與事業單位配合的智慧放生、結合動物傷病救治野放護生等。這些強調以「護生」取代放生的改革,方能讓放生成為真正的護生行為。
圖2 以護生代替放生,照顧受傷動物,進行原棲息地點野放,並於掛上腳環標記,追蹤其活動範圍(社團法人高雄市野鳥學會提供)
代表慈悲心的放生行為,更應注重實施的各個環節,以免形成「放生產業」,正本清源之道,是借助專業知識,建立正確的放生觀念和做法。現在已有許多宗教團體積極實踐,讓護生的善念與專業知識結合。在此提出以下替代及預防方案。

(一)  妥善規劃放生流程與步驟

放生行為應有通盤規劃,其考量因素包括放生物種、特性、健康程度、運送密度及放生數量、地點等,可參考下圖的流程及步驟。

圖3 妥善規劃放生流程圖及步驟說明(藍星球資訊製圖)

(二)  積極護生:

1.鼓勵結合動物傷病救治野放護生方案,提供專業救助

將購買放生物的資金挹注在負責保育野生動物的政府機關及學術研究單位,這些單位收容、救助有急難需求的野生動物,待動物傷癒,研究人員確認該個體已經恢復野外求生能力之後,會再選擇最接近原本或適合棲地野放,甚至還會持續監測個體後續的生存狀況,此種作法才是真正的「放生」。

2.以領養取代購買,保護瀕臨死亡的生命

依目前政府規定,凡是民眾通報有流浪貓狗,捕犬隊就會前往捕捉,在犬貓入安養所後十二天就會被安樂死。民眾若願意前往安養所認養,以領養取代購買方式,或捐款協助流浪動物團體,便可保住該動物的生命,以護生取代放生。

(三)  智慧放生:

1.透過多方溝通,經由專業協助進行智慧放生活動

國內有許多從事及研究野生動物保育、環境生態的專業學者,要進行放生時,建議可以尋求專業意見、或是與相關機構合作,共同確認對動物以及環境都友善的放生方式,減少對環境與生命的負擔。放生的目的在幫助遭遇困難的生物,除了須遵守相關法規,也須後續觀察生命是否有持續成長茁壯,才算是功德圓滿的放生行為。環境監控的部分往往需要專業人員協助操作,因此放生時最好還是尋求專業建議。

2.建立並加強管制高風險外來入侵種名單,降低外來種造成的危害

依據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統計資料,民國104年彙整了共503種禁止輸入的外來生物種,其常因缺乏天敵,影響國內動植物棲息環境,破壞當地原生物種生態平衡。目前政府機關正持續彙集建立外來入侵種生物名單,透過管制高風險外來入侵種生物,期能有效移除外來種或防堵入侵物種所造成的損害。其相關外來物種管理資訊可參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考林務局自然保育網:http://conservation.forest.gov.tw/0000411;外來種防治教育專刊-動物篇:http://conservation.forest.gov.tw/File.aspx?fno=61829
圖4 高雄鳥會林理事長,教導學童為何要把魚放回原來的河流(財團法人高雄野鳥學會提供)

(四)  放生應慎選適合物種及放生地點

放流物種如為魚苗,除須遵守「動物保護法」、「漁業法」及「水產動物增殖放流限制及應遵行事項」外,可參考漁業署所公布的資訊,選擇適合的物種及放生地點進行放流,據統計資料顯示,累計自民國100年至104年政府機關共放流83,970,000尾魚苗,民間共放流46,903,000尾魚苗。
表/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公告:建議增殖放流之種類及地點
放流種類 俗名 放流地點
黑鯛、黃錫鯛、黃鰭鯛、嘉鱲、川紋笛鯛、赤鰭笛鯛、銀紋笛鯛等鯛科及笛鯛科魚類 黑格、枋頭、赤翅仔、加臘、嗑頭、紅雞魚、紅槽等 臺灣本島及澎湖、金門、馬祖地區
四絲馬鮁等馬鮁科魚類 午仔等 臺灣本島
鯔科魚類 烏魚、烏仔等 臺灣本島
尖吻鱸、星雞魚等鱸科魚類 金目鱸、石鱸等 臺灣本島及澎湖地區
鮸、黃金鮸、叫姑魚等石首魚科魚類 鮸仔、加網、黑口、白口、帕頭等 臺灣本島
布氏鯧鰺等鰺科魚類 金鯧、紅衫等 臺灣本島
青嘴龍占等龍占科魚類 青嘴、龍尖等 臺灣本島及澎湖地區
點帶石斑等鮨科魚類 石斑、過魚等 臺灣本島及澎湖、金門、馬祖等地區
銹斑蟳、遠洋梭子蟹等梭子蟹科 火燒公、花市仔等 臺灣本島及澎湖地區
九孔、鐘螺、鳳螺、珠螺及車渠貝等貝類 - 臺灣本島及澎湖地區
文蛤等貝類 粉蟯、蛤仔等 臺灣本島及澎湖、金門、馬祖地區

(五)  重視生物保育工作及自然生態發展,保護天然棲地

依現行法規,有很多保育地或國家公園是禁止放生的,甚至公園池塘亦然,在這些地點隨意施放外來物種,很容易讓原本此地的生態平衡遭受破壞,影響原本棲息於此地的物種。

同時,深山與海邊有人類住民依靠自然維生,任意放生可能會破壞當地經濟活動,前就有放生毒蛇案例,導致山區農民遭咬傷且差點需要截肢。若真要放生,建議先與地方管理單位連絡,了解該處管理規定並尊重當地住民,取得同意再進行放生活動。
圖5 中央研究院蓮花池中曾撈捕福壽螺、錦鯉、螯蝦等,破壞原有生態,現豎立有禁止放生公告牌示。(陳政嚴提供)
案例一:遵照政府規範,支持合法放生

福智佛教基金會配合政府機關及放生規定進行魚苗放流,隨著不同季節在不同海域放流不同種類、數量魚苗,放流魚苗則來自漁業署及漁會。依民國104年福智佛教基金會公布的網站資料,該基金會依《水產動物增殖放流限制及應遵行事項》規定,自民國101年已向基隆市政府申請通過放流數超過6,500,000尾,魚苗也通過海洋大學檢驗無疾病及藥物殘留,確保放流不會影響其他海中生物,符合生態保育的考量。福智佛教基金會在推動強調尊重生命,合法的放生行為,獲得相關單位的肯定。
(資料來源:財團法人臺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2015珍愛海洋,基隆嶼魚苗放流。瀏覽日期:2016年6月30日。取自:http://www.blisswisdom.org/events/b/224-4-116。)
圖6 魚苗流放活動,對於復育魚類資源的貢獻相當大(財團法人臺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提供)

案例二:護生即放生,結合傷病野生動物保育觀念

臺中佛教蓮社及福智佛教基金會於民國100年首次捐助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以下簡稱特生中心),支持經費不足的野生動物保育單位。特生中心救助受傷落難的野生動物,提供醫療與復健,經評估康復後,便會邀請宗教團體共同舉辦野放活動,活動內容為講解救助傷病野生動物過程以及生態保育觀念,並且執行放生儀軌,為野生動物祈福後,再至原棲地或原發現地野放:累積至民國105年已成功野放海龜57隻,與特生中心野放原生種保育龜類160隻。此案例不僅實際救助野生動物,更積極傳遞野放的正確觀念,是兼顧宗教文化與動物及生態保育的良好示範。

此外,福智佛教基金會陸續與不同機關團體合作,例如和海洋大學海龜救傷團隊合作,協力救護受傷的海龜並予以野放,還舉辦研習營傳播正確保育知識。福智佛教基金會諮詢生態專家的建議,尋求與公部門合作,有系統組織的配合漁業署制訂的辦法,以合法的方式,提高野放及保育工作的成功率,達到護生及保育間的平衡,為宗教護生樹立了一個良好典範,更於民國103年獲得漁業署第一屆海洋奧斯卡金像獎的海域增殖放流及海洋動物暨生態保育獎。
(資料來源:1.財團法人臺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海洋奧斯卡獎項,肯定生態保育努力。瀏覽日期:2016年6月30日。取自:http://www.blisswisdom.org/events/b/210-4-102。2.財團法人臺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海洋大學。綠蠵龜「蟹蟹」野放,重回大海懷抱。瀏覽日期:2016年5月30日。取自:http://www.blisswisdom.org/events/b/213-4-105。)
圖7 綠蠵龜救治康復後放生回大海(財團法人臺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提供)

參考文獻

  1. 《列子》。
  2. 《大正藏,第廿四冊》,《梵網經》。
  3. 《大正藏,第廿五冊》,《大智度論》。
  4. 《大正藏,第十六冊》,《金光明經》。
  5. 《大正新脩大藏經,第四十九冊》,《佛祖統紀》。
  6. 《宋元方志叢刊》,〈咸淳臨安志〉。
  7. 《感應類鈔》。
  8. 陳家倫(2010)。臺灣佛教的放生與不放生:宗教信念、動物風險與生態風險的考量。臺灣社會學,20,101-143。
  9. 陳義雄、陳砎廷、邵廣昭(2007)。放生對魚和魚類生態的影響。宗教、動物與環境:臺灣放生現象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臺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
  10.  臺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2004)。放下殘酷的慈悲,拒絕商業化的放生:臺灣宗教團體放生現象調查報告。臺北:臺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11.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官網。上網日期:2016年7月15日。取自:http://www.coa.gov.tw/show_index.php
  12. 社團法人臺灣動物社會研究會。臺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官網,上網日期:2016年7月20日。取自:http://www.east.org.tw/
  13.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自然保育網。上網日期:2016年9月15日。取自:http://conservation.forest.gov.tw/0000404
  14. 顏仁德。外來種與放生問題。上網日期:2016年6月30日。取自:http://e-info.org.tw/issue/biotech/issue-biotech00111501.htm
  15. 林哲安(2014)。愛護動物,反宗教放生。水田船歌,琵鴨的生態敘事曲。上網日期:2016年5月30日。取自:http://e-info.org.tw/node/96994
  16. 財團法人臺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2015)。2015珍愛海洋,基隆嶼魚苗放流。福智全球資訊網。上網日期:2016年6月30日。取自:http://www.blisswisdom.org/events/b/224-4-116
  17. 財團法人臺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2014)。海洋奧斯卡獎項,肯定生態保育努力。福智全球資訊網。上網日期:2016年6月30日。取自:http://www.blisswisdom.org/events/b/210-4-102
  18. 財團法人臺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海洋大學(2014)。綠蠵龜「蟹蟹」野放,重回大海懷抱。福智全球資訊網。上網日期:2016年5月30日。取自:http://www.blisswisdom.org/events/b/213-4-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