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好人好神運動
行政體制
關於好人好神運動
里仁為美
宗教常識
社會關懷
活體祭祀
::: 活體祭祀
* 首頁 > 好人好神運動 > 里仁為美 > 動物保護 > 活體祭祀
祭祀是人們對神祇表達尊敬與虔誠的具體表現,祭祀的過程隨著時間的演進發展成為一套祭祀禮儀,加上供奉的豐盛祭品,共同構成了內涵豐厚的祭祀文化。活體祭祀也是祭拜儀式中的一種,例如賽神豬儀式中,吊掛在神豬屠體下頦的活魚;燒王船祭典時,添載在船上的雞、鴨、豬;喪禮祭拜雙腳綁住的活鴨等皆是活體祭祀。

在神豬競賽中,神豬屠體上吊掛著的活魚是使用活鯉魚,民間取其「鯉魚躍龍門」吉祥象徵之意,而魚隻是在儀式過程中,因為離水後,呼吸困難,逐漸窒息而死。臺灣地區西南沿海所盛行的王船送瘟祭典,在王醮科儀接近尾聲時,爲勸請各路行瘟的神將鬼王、疫疾使者們順利搭上王船,儀式人員們會依禮法備齊瘟神們行船時所需的生活物資,儀式最後活雞與活豬即隨著船上其他供品,於焚燒王船儀式一起被燃燒殆盡。民間喪禮習俗使用活鴨,是若遇有一年內2人相繼往生的喪家,必須使用活鴨以進行「祭三喪」或「壓煞」儀式。因為民眾相信這類祭拜過的活鴨是引導亡者的「帶路鴨」,帶有煞氣,在儀式進行完後會被丟棄在現場,由禮儀業者協助放生。
圖1 趙守彥 以吊掛活魚祭祀的傳統,引發不少爭議(趙守彥提供)

使用活體祭祀的宗教儀式,可能造成社會大眾對這些儀式有反感及疑慮,經考察大多沒有明確的經典或教義來源,只是源於約定俗成。然而,部分活體祭祀行為既違反動物保護法,也是負面的生命教育。其負面影響說明如下:

(一)觸犯動物保護法或造成環境污染

自古以來,透過動物獻祭,除傳達犧牲與虔敬之意外,主要目的為滿足供奉者祈求神明保佑的心願,然而以動物活體用於祭祀,已涉及虐待動物或遺棄動物。例如讓鯉魚吊掛窒息而死、讓雞豬等在大火中活活燒死。而用來壓煞的活鴨,放任其流落街頭,可能造成動物保護、環境污染或傳染病問題。

(二)引發社會不良觀感

由於交通旅遊及民俗觀光普及,許多大型祭典已然成為重要的觀光活動,可經由各種管道流傳。儀式中運用活體動物祭拜神明,祭祀過程對動物的虐待傷害及不人道的行為,都與宗教慈悲為懷、與人為善本質相左,進而製造傳統祭典儀式的負面形象,引發社會不良觀感。
有關活體祭祀行為,包含祭祀儀式上供拜有生命的動物、宰殺過程不符合人道屠宰的基本要求等,皆可能觸犯法律而受罰,相關的法令規範如下。

法令名稱 條(點)次 法令內容 說明
中華民國憲法 第13條 人民有信仰宗教之自由。 人民受憲法保障其宗教信仰自由,但若宗教祭祀活動違反國家所訂如動物保護法等法令規定時,仍受其規範,並得依法裁罰。
例如,若祭祀過程中,有動物宰殺方式涉及危害社會秩序或公共利益者,仍須受相關法令規章限制之。
中華民國憲法 第23條 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大法官會議 釋字第490號 宗教信仰之自由與其他之基本權利,雖同受憲法之保障,亦同受憲法之規範,除內在信仰之自由應受絕對保障,不得加以侵犯或剝奪外,宗教行為之自由與宗教結社之自由,在必要之最小限度內,仍應受國家相關法律之約束,非可以宗教信仰為由而否定國家及法律之存在。
動物保護法 第5條 動物之飼主,以年滿20歲者為限。未滿20歲者飼養動物,以其法定代理人或法定監護人為飼主。
飼主對於其管領之動物,應依下列規定辦理:
一、提供適當、乾淨且無害之食物及24小時充足、乾淨之飲水。
二、提供安全、乾淨、通風、排水、適當及適量之遮蔽、照明與溫度之生活環境。
三、提供法定動物傳染病之必要防治。
四、避免其遭受騷擾、虐待或傷害。
五、以籠子飼養寵物者,其籠內空間應足供寵物充分伸展,並應提供充分之籠外活動時間。
六、以繩或鍊圈束寵物者,其繩或鍊應長於寵物身形且足供寵物充分伸展、活動,使用安全、舒適、透氣且保持適當鬆緊度之項圈,並應適時提供充分之戶外活動時間。
七、有發生危害之虞時,應將寵物移置安全處,並給予逃生之機會。
八、不得長時間將寵物留置密閉空間內,並應開啟對流孔洞供其呼吸。
九、提供其他妥善之照顧。
十、除絕育外,不得對寵物施以非必要或不具醫療目的之手術。
飼主飼養之動物,除得交送動物收容處所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指定之場所收容處理外,不得棄養。
活體祭祀、吊掛活魚、現宰活雞活鴨等行為,如違反「動物保護法」第5條規定,分別可依同法第25條第1項第1款規定,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併科新臺幣10萬元以上1百萬元以下罰金。
依同法第30條規定處於新臺幣1萬5千元以上7萬5千元以下罰鍰。
依同法第30-1條規定,處新臺幣3千元以上1萬5千元以下罰鍰,並得按次處罰。
動物保護法 第6條 任何人不得騷擾、虐待或傷害動物。
動物保護法 第10條 對動物不得有下列之行為:
一、以直接、間接賭博、娛樂、營業、宣傳或其他不當目的,進行動物之間或人與動物間之搏鬥。
二、以直接、間接賭博為目的,利用動物進行競技行為。
三、以直接、間接賭博或其他不當目的,而有虐待動物之情事,進行動物交換或贈與。
四、於運輸、拍賣、繫留等過程中,使用暴力、不當電擊等方式驅趕動物,或以刀具等具傷害性方式標記。
五、於屠宰場內,經濟動物未經人道昏厥,予以灌水、灌食、綑綁、拋投、丟擲、切割及放血。
六、其他有害社會善良風俗之行為。
動物保護法 第13條 依前條第1項所定事由宰殺動物時,應以使動物產生最少痛苦之人道方式為之,並遵行下列規定:
一、除主管機關公告之情況外,不得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宰殺動物。
二、為解除寵物傷病之痛苦而宰殺寵物,除緊急情況外,應由獸醫師執行之。
三、宰殺收容於動物收容處所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指定場所之動物,應由獸醫師或在獸醫師監督下執行之。
四、宰殺數量過賸之動物,應依主管機關許可之方式為之。
中央主管機關得依實際需要,訂定以人道方式宰殺動物之準則。經濟動物之屠宰從業人員,每年應接受主管機關辦理或委託辦理之人道屠宰作業講習。
動物保護法 第25條
第1項
第1款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併科新臺幣1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罰金:
一、違反第5條第2項或第6條規定,故意使動物遭受傷害,致動物肢體嚴重殘缺、重要器官功能喪失或死亡。
...
動物保護法 第27條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新臺幣5萬元以上25萬元以下罰鍰,並得公布其姓名、照片及違法事實,或限期令其改善;經限期令其改善,屆期未改
善者,得按次處罰之:
一、違反第10條第1款規定,驅使動物之間或人與動物搏鬥。
二、違反第10條第1款規定,與動物搏鬥。
三、違反第10條第2款規定,以直接、間接賭博為目的,利用動物進行競技。
四、違反第10條第3款規定,以直接、間接賭博或其他不當目的,進行動物交換與贈與。
五、違反第10條第6款規定,其他有害社會善良風俗之利用動物行為。
六、違反第12條第1項規定,宰殺動物。
七、違反第12條第3項第1款或第2款規定,販賣犬、貓之屠體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禁止宰殺動物之屠體。
八、寵物繁殖業者違反中央主管機關依第22條第2項所定辦法中有關寵物繁殖作業之規定。
九、違反第22條第3項規定,經勸導仍未改善。
十、製造、加工、分裝、批發、販賣、輸入、輸出、贈與或意圖販賣而公開陳列有第22條之4第1項第1款或第2款情形之一之寵物食品。
十一、違反第23條之2規定,未於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所定期限內回收、銷毀或為其他適當處置。
動物保護法 第30條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新臺幣1萬5000元以上7萬5000元以下罰鍰:
一、違反第5條第2項第1款至第9款各款之1或第6條規定,故意傷害或使動物遭受傷害,而未達動物肢體嚴重殘缺、重要器官功能喪失或死亡,或過失傷害或使動物遭受傷害,致動物肢體嚴重殘缺、重要器官功能喪失或死亡。
二、違反第5條第2項第10款規定,寵物除絕育目的外,給予非必要或不具醫療目的之手術行為。
三、違反第11條第1項規定,對於受傷或罹病動物,飼主未給與必要之醫療,經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通知限期改善,屆期未改善。
四、違反第13條第1項第1款規定,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宰殺動物。
五、違反第13條第1項第4款規定,未依主管機關許可方法宰殺數量過賸之動物
六、違反第13條第2項規定,未依中央主管機關所定宰殺動物相關準則宰殺動物。
七、違反第14條之1第1項規定,未經主管機關許可,使用禁止之方法捕捉動物。
八、違反第14條之2規定,未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製造、販賣、陳列或輸出入獸鋏。
九、違反第22條之2第2項規定,寵物繁殖或買賣業者於寵物買賣交易時,拒未提供購買者有關寵物資訊之文件。
十、違反第22條之2第3項規定,寵物繁殖、買賣或寄養業者於電子、平面、電信網路及其他媒體進行廣告行銷宣傳時,未標示其許可證字號。

違反前項第1款至第2款致動物重傷或死亡,或5年內違反前項第1款至第8款情事2次以上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
動物保護法 第30-1條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新臺幣3,000元以上1萬5,000元以下罰鍰,並得按次處罰之:
一、違反第5條第2項第1款至第9款規定,未達動物受傷狀況,經限期令其改善,屆期仍未改善。
二、違反第5條第2項第1款至第9及第6條規定,過失傷害或使動物遭受傷害,而未達動物肢體嚴重殘缺、重要器官功能喪失或死亡。
三、違反第22條第4項,不提供其特定寵物飼養現況及受轉讓飼主資料,經限期令其改善,屆期仍未改善。
動物保護法 第32條
第1項
第1款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得逕行沒入飼主之動物:
一、飼主違反第5條第2項規定,使其飼養之動物遭受惡意或無故之騷擾、虐待或傷害,情節重大且有致死之虞。
...
違反「動物保護法」相關罰則規定。
動物保護法 第33條
第1項
第1款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除依本法處罰外,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應令飼主限期改善;屆期未改善者,得逕行沒入其動物:
一、違反第5條第2項規定,使動物遭受惡意或無故之騷擾、虐待或傷害。
...

民間祭祀在傳統農業社會存在已久,使用牲禮祭拜是中國古代祭祀時的主要活動之一。祭祀最早起源於古人對自然的敬畏和先賢的追思,自上古時代以來,經過長期的文明發展,祭祀活動逐步形成了一套敬天祀祖的儀式化形式,並且成為一種風俗習慣,相沿傳承下來。其中,祭品是人類祭祀活動中普遍需要的物品,主要可分為一般性祭品和生祭(活祭)。上古中國已經確證存在大量獻祭活動,祭物種類極為廣泛,且因祭祀的對象而有差異。

食物是遠古人民最重要的需求之一,而冒著生命危險獵獲的肉食更是珍貴,因此成為古代人們敬獻祖先神靈的主要祭品。《周禮》中記述:「凡祭祀,共其犧牲」,參考《說文解字》中的解釋,「犧」是毛色純淨身無雜色、用於祭祀的動物;「牲」是指身體完整無缺的、用於祭祀的動物。

根據各種大量的考古文獻,活體祭祀在華人歷史中相當久遠。根據上古中國的出土文物和文獻,最早也幾乎是少數活體祭祀記載,是以活人獻祭。根據《殷墟文字甲編》二九九二片,卜辭記載商王曾屠殺30名羌人祭河神;知名的「河神娶親」故事,戰國時期的西門豹在鄴縣(今河北河南交界)治水時,地方巫師也以河神娶親為由,要求地方居民以女兒獻祭河神。

活人獻祭經歷朝的逐漸改善,大多以牛、羊等牲畜當作犧牲代替。以活體祭祀,源於古人相信神明的世界,或是人類死後世界,如同我們所處的塵世。活體獻祭是為帝王或諸候在來世之用。然而,相對於以活人獻祭,以動物活體獻祭的內容並無具體文獻記載。故推論若活人獻祭儀式之意涵成立,則以動物活體獻祭原因亦同。

目前以動物進行活體祭祀的理由,與祭祀並無直接關係,例如活鯉魚是為了象徵躍龍門,但這象徵極其常見,民間也會以剪紙、畫像等象徵鯉魚躍龍門,並無必要採用活鯉魚;而鴨能壓煞,主要原因是諧音,其實也與活鴨與否無關,而鴨作為引導鴨之說,也與其獻祭無關,因為鴨是被抛棄,並未隨著亡者而死。

至於與王船一同燒死的活豬、活雞,雖然和送王爺有關,但沒有被活活燒死理由,探究最初的原因,只是有其實務上執行的方便。在沒有車輛等幫忙時,靠著人力將豬隻、雞隻屠體搬上王船,會比將牠們趕上船費力許多,而且也無需請人宰殺。對照一神教如古猶太教、基督宗教、伊斯蘭教、或印度教的獻祭記錄,其動物獻祭的進行方式亦是如此,都是將活動物帶至獻祭地點附近再宰殺。豬隻、雞隻必須活活燒死,其實並沒有宗教上的具體原因。

因此,綜觀中華文化祭祀的歷史,臺灣民間信仰流傳的儀式,諸如吊掛活魚、活燒三牲等等,既然無文獻紀錄可考,而且只是取其動物的象徵意義,卻顯然與動物是否為活物無關。使用活體獻祭的習俗,民眾應可朝向兼顧信仰及動物保護面向改變,在傳統文化保存及對尊重生命間取得平衡。
圖2 牛、羊、豬為傳統演變至今、受禮制規範認可的三牲(趙守彥提供)
社會大眾可思考如何在符合宗教傳統內涵之前提下,調整儀式內容。以下羅列幾點,作為替代和預防方案。

(一)倡導替代牲禮,善表祭祀心意

獻祭神明的祭品屬於儀式禮數的一部分,得因時代變遷而演進,發展出更符合現今需求的做法。古代使用人牲的習俗,隨著社會制度的改變逐漸改為使用動物牲禮。由於媒體普及、動物保護團體相繼成立,現代臺灣社會對於動物權益及人道屠宰有更多認知,因此在祭祀牲禮的選擇上,宜有改變求新的替代方案。

1.提倡人道屠宰

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傳遞正面且符合時代趨勢的祭品文化,例如:以煮熟肉類取代活體動物,以專業人道屠宰取代公開宰殺等,期許在傳統文化保存及對尊重生命間取得平衡。

2.使用素三牲或鮮花素果當祭祀品

民眾可使用素雞、素鴨(素三牲)等素食加工品當作供品,或甚至以鮮花素果祭祀,同樣符合經典中關於牲禮的禮數,更能宣揚神明愛物愛民的胸襟。
圖3 以素三牲作為供品,同樣符合牲禮的禮數(藍星球資訊提供)

3.結合傳統產業,製作果凍魚、麵豬、麵羊等祭品

民眾可主動結合傳統產業,發揮創意,以麵線、糕餅等材料製作果凍魚、麵豬、麵羊等祭祀品,來取代活體祭拜,且祭拜時亦可以多使用蔬菜水果等天然食材,不僅可呈現出供品豐富視覺感,也能減少動物宰殺或動物痛苦的情形。例如:神豬祭祀中常見的吊掛活魚,即可以果凍魚取代之。
圖4 以素麵堆成豬、米粿捏成羊做為祭祀,取代全羊、全豬(吳志學提供)

4.融合社區營造概念,改變祭祀習慣

除結合傳統產業外,亦可融合社區營造概念,從社區經營出發,透過社區深耕在地文化,凝聚社區共識,改變民眾或宗教團體祭祀的習慣,例如:臺中某社區發展協會則以傳統米食為基材,佐以健康材料,製作出健康營養的城隍糕,積極運用推廣城隍糕成為祭品。

(二)舉辦推廣教育活動,強調虔誠祭祀

臺灣民俗信仰中的祭祀文化,隨著族群遷移及道派分立,衍生許多不同的祭典儀式,對於祭拜的供品亦各有堅持;民眾則多遵循寺廟及傳統之規範,從眾準備祭品,並深信供品所象徵的意義。民眾或宗教團體可透過舉辦活動等推廣方式,強調虔誠祭祀的重要性。

1.可於祭祀前透過宣導影片、文宣品及海報製作等管道,強調以虔誠心傳達祭祀文化的精神、義理,宣導環保祭拜及多元供品的重要性,外在的祭祀禮儀和供品形式上的變遷,並不會影響祭拜的心意。

2.不定期舉行具環保題材之創意儀式活動或競賽,表揚符合現代生活及環保意識的祭祀活動。
案例一:雲林麥寮鎮安宮王船祭以熟雞鴨取代活禽

雲林麥寮鎮安宮每5年舉辦一次盛大的王船祭,吸引眾多信眾共襄盛舉。民國95年舉辦王船祭典時,王船上添載的供品連同62隻活雞活鴨,一同燒毀祭祀,引發一番討論及爭議。廟方表示此舉是依王爺降駕指示辦理,目的在「和瘟押煞、祭水手」,並非刻意殺生,仍然遭受許多非議。因此,廟方在民國99年再度舉辦王船祭典時,已改為使用屠宰且煮熟的雞鴨,替代5年前使用的活體生禽,既符合宗教傳統內涵,又不致引發爭議,是對祭祀精神及尊重生命最佳的體現。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宗教本慈悲,燒王船不再用活禽。瀏覽日期:2016年5月20日。取自:http://udn.com/news/story/9351/1481552。)
圖5 煮熟的雞鴨取代先前的活體祭祀,既符合人道精神,又能減少爭議(黃基峰提供)

案例二:澎湖宸威殿王船祭儀式原陪祭的三牲改以放生替代

澎湖地區的王船信仰與臺灣雲嘉南地區的王船信仰最大的差別就在於不定期舉辦。澎湖馬公宸威殿主祀真武大帝,明末清初由福建金門移居而來,期間歷經五次重修。宸威殿12年一科的送王船儀式,因宮廟進行整修,整整拖延了26年才於民國102年舉行王船祭,所造之船體不大,卻有澎湖獨有特色,而以往習俗中要跟著陪祭的雞豬羊等牲品,則是象徵性的帶到現場後當場放生,也代表著保佑當地生生不息,將所有的惡運苦難、病痛趕走,祈求平安順利。雞豬羊放生後再由民眾各自帶回,不隨意丟棄。
(資料來源:相隔26年,澎湖宸威殿火燒王船!。瀏覽日期:2016年9月1日。取自:http://news.cts.com.tw/cts/life/201311/201311131339234.html#.V9O6Y_l9601。)
圖6 澎湖宸威殿王船儀式把陪祭的雞、鴨、羊、豬放生(劉庭易提供)

參考文獻

  1. 王麗菡(2013)。供桌上的禮物:臺灣特殊食物祭品─以臺南府城為討論中心(未出版之碩士論文)。國立臺南大學臺灣文化研究所,臺南。
  2. 劉昕嵐(2010)。論「禮」的起源。止善,8,141-161。
  3. 李娉婷(2016)。屢見流浪鴨?祭祀放生視同棄養。臺灣動物新聞網。上網日期:2016年6月15日。取自http://www.tanews.org.tw/info/10535
  4. 鄒敏惠(2014)。文鳥塞神像、灌食塞神豬,民間團體籲檢舉動物虐待。關懷生命協會。上網日期:2016年6月15日。取自http://www.lca.org.tw/news/node/4670
  5. 王乙芳(2010)。燒香拜好神:臺灣的祭祀文化與節慶禮俗。臺北市:臺灣書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