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全國宗教資訊網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齋法

::: 齋法

陳榮盛<a class='title'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10' title='道長'>道長</a>仙逝時所舉行的二朝黃籙<a class='title'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46' title='拔度'>拔度</a>齋-張超然
二朝黃籙拔度齋(張超然攝)

齋法泛指道教傳統用於拔度亡魂的儀式,現時臺灣民間所使用的為三籙(金籙、玉籙與黃籙齋)中的黃籙齋法,一般通稱為「作功德」。從福建傳入臺灣的道教派別,因地方傳統而有差異,靈寶派所傳承的齋法傳統,既有度生也有度亡,在區域內平常職司的拔度儀,規模大小不一:從開冥路到九幽齋都有,故日治時期的調查概稱為「烏頭道士」。而正一派則僅傳承度生科事,並不觸及喪葬事宜,主要從作三獻到建醮,平常所服務的兼用法派,故形成民間的「紅頭師」印象;但是每年也例行建醮或中元齋,都有處理賑濟孤幽的普度儀式,兩派都有三元齋的中元齋法。所行的職司的都淵源於古代齋法道教創教期形成的齋醮,既取諸古意也賦予新意:齋指齋戒、潔淨,既吸取古代禮儀的齋戒傳統,也強化為齋法的齋戒精神;醮則取用漢代時醮祭星辰之意,而後從星斗之祭發展為天地醮祭,出現許多用途的不同醮儀。
 
天師道之後不同的經派各自創新,衍生繁複的齋法中,靈寶齋法被稱為「風教大行」;後來陸修靜鍳於各經派的齋法散雜,就對天師道及上清、靈寶、三皇諸派進行品類,在《洞玄靈寶五感文》中「階其精粗,分析軌轍」,齋法被系統化為九等齋十二法,其中的靈寶齋法最常被發揮使用:金籙齋用於救度國王、黃籙齋則用於士庶之家的拔度九祖;又有配合三元節的「三元齋」,一年中凡有三次,配合三官大帝信仰的職能,從自謝犯戒之罪到使用於祈福、赦罪及解厄;此外還有「八節齋」,一年中凡有八次,主要是為了禮謝七玄及己身的宿世今生之罪,後來的衍變就逐漸簡化:宋文明摒除洞神三皇齋、太一齋及指教齋三種,唐代朱法滿將這三種獨立於靈寶齋。
 
宋元以來新道派逐漸增多,齋法雖然隨著增刪仍以靈寶齋為主,並因應各地所需而迭有新創,《金籙大齋啓盟儀》將其條列為二十七品,並分內外:內齋所重的為「恬淡寂寞,與道翱翔」,延續了上清齋法的心性涵養傳統,如上清齋、大洞齋及太真齋;外齋則專指「登步虛,燒懺謝」,在儀式中進行懺悔謝罪:既有天子所修的九天齋、金籙齋、玉籙齋,也有臣庶可修的古齋法,如黃籙齋、三元齋等。又有反映新道派新需要的齋法:如洞淵齋從《洞淵神咒經》發展而來,用於解除瘟疫之需,延續至今臺灣仍將其融於瘟醮中。而反映民間所需的拔度需求,則有拔度齋、九幽齋、五練齋;又有新道派因應所需而新設的,如北帝派有北帝齋、又有八帝齋等,可見古今齋法已被齊陳並列。
 
宋元以後的重大變化就是齋醮合流,表示道教與時俱變的變化需求,既有道教中人整理的,也有奉明代帝室所命而編修的,如早期寧全真、王契真所修的《靈寶濟度金書》,到明代中葉周思得因帝王所命,乃集合高道增修為《靈寶濟度大成金書》,其卷帙愈加浩繁的原因,就是增補了許多新增的齋醮,除了延續原有的部分齋科,如卷11至14的〈讚祝燈儀門〉、卷20至22的〈禮成醮謝門〉;並適時增加許多醮科、金籙燈科、黃籙投山簡儀;又有安灶燈科、瘟司醮科等,都務實的反映新道派所增的醮科、燈科等。明清以後地方道同樣也會因應社會需要,對於傳統的齋法進行新補,如在三元齋外又有三官醮,面對玄天上帝信仰的盛行又新設祖師醮(或玄府醮),乃至九天玄女的玄女醮,乃至東嶽醮、十王醮等,都是超出古齋古儀而能與時俱變的新科。
 
臺灣所傳承的閩粵齋法為泉、漳兩地,也在地反映地方社會的實際需要,在醮科方面表現地方特色的:在農業社會均需牛耕,故牛隻的安全最為重要,故有「牛皇醮」;中南部的濱海地區漁業發達,每年補獲烏魚致富的眾多,故魚撈業者常聯合舉辦「烏魚醮」。傳統齋法也會隨著時代變化,日前金籙齋、玉籙齋比較不符時代所需,故僅有黃籙齋特別流行;後來因應現代社會的變化,連黃籙齋的日數(三日、五日),也因為規模大、花費多,並非一般民眾所能負擔,故逐漸減少舉行的機會。而隨著工商社會所形成的現代生活,由於工作方式及時間改變,對於齋法的觀念也產生較大的變化,像慶讚中元的公儀式結合歲時活動,才得以成為固定的年例行事。而拔度的私(私人、私家)儀式則愈來愈被簡化,目前較為流行的方式,從基本的午夜式到金書拔度,即從半日到一日,即因時間較為經濟而較被接受;而需時一日半的十迴拔度、二日的九幽拔度,既因時間較長而空間也受限制,從鄕村到都市都較少舉行。
 
齋法變化的原因,並非全在經費的經濟負擔,而是現代社會的生活忙碌、觀念改變之故,故教中人也需因應社會的劇烈變化,對於齋法實踐的偏重也隨著改變,使得演行儀式的能力也與時俱變。目前三元齋中僅有「中元齋」獨盛,道士在農曆七月仍然不得閒空,反映漢人社會至今仍有普度的習俗;而拔度儀式則不斷簡化,在都會區更是精簡,乃適應殯儀館的時間與空間所需,僅剩基本的誦經禮懺及開冥路等。這種齋法的變化就會影響新世代道士的學習,使齋法的專業明顯有簡化的趨勢,當前齋法在城、鄉地區出現不同的因應方式,就代表目前現代社會所舉行的齋法新形式。 
 
【撰寫者】
李豐楙(政治大學宗教所講座教授)
 
【參考文獻】
1. 李豐楙,〈道教齋儀與喪葬禮俗復合的魂魄觀〉,《儀式、會與社區:道教、民間信仰與民間文化》,臺北市:中研院文哲所,1996,頁459-483。
2. 呂鵬志,〈天師道旨教齋考(上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2009.3,頁355-402。
3. 呂鵬志,〈天師道旨教齋考(下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80. 3 (2009),頁507-553。
4. 呂鵬志:《靈寶六齋考》,《文史》96.3(2011),頁85-125。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