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全國宗教資訊網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文藝復興教堂

::: 文藝復興教堂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藝術 > 文藝復興教堂
佛羅倫斯聖母百花大<a class='title'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31' title='教堂'>教堂</a>為文藝復興式的<a class='title'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31' title='教堂'>教堂</a>-黃恩宇
佛羅倫斯聖母百花大教堂為文藝復興式的教堂(黃恩宇攝)

在歐洲歷史被稱為文藝復興(Renaissance)的時期,大致是在 15 至 16世紀,文藝復興可視為一個文化運動,始於義大利並散播至歐洲其他地方。文藝復興的思想基礎,在於意識到「人」自身應成為一切事物的中心與衡量的標準;從 14 世紀起,許多詩人、哲學家與人文學者已開始具備這樣的意識,他們發掘並研究古代希臘文與拉丁文的典籍,重新認識古典文化,進而促成文藝復興的發展;在藝術方面,文藝復興大大影響了繪畫、雕刻與建築的理論與實踐。

文藝復興一字最早出現在 16 世紀義大利建築師兼畫家瓦薩里(Giorgio Vasari, 1511-1574)的著作,這個字的義大利文為 rinascita,意指重生。故此,文藝復興暗示著各種藝術與建築的表現,從仿如沉睡與野蠻的中世紀甦醒過來,亦暗示著在這漫長的中世紀之前,曾有段一段輝煌的文明;簡單來說,文藝復興可視為各種藝術復甦與再生,重新與古典文明進行有意識的連結。就建築來說,文藝復興建築開始於 15 世紀的義大利佛羅倫斯,這是西方建築史上首度有意識地檢視古典文化。由於哥德式建築從未在義大利發展成紮根本土的潮流,且古羅馬文化就在近處時刻召喚,提醒義大利人他們光榮古老的歷史,而佛羅倫斯人亦視哥德式樣為野蠻的北方式樣,這或許是文藝復興建築始於佛羅倫斯的原因。

文藝復興的人文主義者並未敵視基督教,因為他們仍認為人是依上帝形象創造的;但他們亦進一步認為人類可以如同上帝一樣,透過繪畫或其他藝術,將理性秩序與和諧帶入世界,這也是文藝復興時期「線性透視法」(linear perspective)運用在繪畫技巧上的重要原因之一。此繪畫上線性透視法亦說明了,過去中世紀以上帝為中心的觀點,轉變成文藝復興時期以人為中心的觀點;而建築上,中世紀強調與上帝連結的垂直表達,轉變成文藝復興時期的水平表達,出如對建築立面的重視。

西元前 1 世紀古羅馬建築師維特魯維烏斯(Vitruvius, born c. 80–70 BC, died after c. 15 BC)的重要著作《建築十書》於 1414 年重新被「發現」,成為文藝復興時期建築師的重要理論基礎;而義大利為了滿足收藏家而挖掘出來的古代雕塑品與建築部分等等,加上義大利遍布的古代建築遺跡,也成為文藝復興時期藝術家與建築師臨摹與學習的對象,古代神殿、柱子與柱頭比照人體的比例加以丈量,意圖從中尋找宇宙與人體的比例與秩序。文藝復興時期的知識分子,藉由研究數學與自然科學而建立對世界的理解,也超越了中世紀的經院哲學(scholasticism),地理大發現更擴展世界與人類的圖像,而印刷術更進一步促進新思維的傳佈。逐漸富裕與自信的市民階級,接替中世紀的神職人員,成為文化與藝術的贊助者,亦利用新思想批判遺留的封建主義,進而批判教會。故此,文藝復興時期與中世紀仿羅馬或歌德時期非常不同,最能夠代表文藝復興建築的不再只是教堂修道院,更廣泛包含其他世俗用途的建築類型。

佛羅倫斯大教堂(Florence Cathedral)是第一個文藝復興教堂的代表作,建築師為布內勒奇(Filippo Brunelleschi, 1377-1446)。如同文藝復興時代的許多建築師與藝術家,布內勒奇也是個「全才」(polymath),他除了建築的身分外,也是個數學家、幾何學家、畫家、金匠、雕刻家、發明家、軍事工程師、水利工程師、劇場道具與樂器設計師等等。布內勒奇曾在羅馬待一段時間,考察羅馬古建築並進行測繪,這些與古典建築接觸的經歷深深影響了他日後的建築設計。

佛羅倫斯大教堂的原址在第 5 世紀即建有一間教堂,並經過數次增改建,目前教堂的主結構從 13 世紀末開始興建,故室內部分為哥德式(Gothic)為主的風格。原始計畫欲在中殿與兩翼殿交叉處上方設置一巨大穹窿(dome),然因為技術問題,直到 1419 年才由布內勒奇接手完成。布內勒奇的靈感一部分來自教堂對面的重要仿羅馬建築-洗禮堂,一部分則來自建於 2 世紀的羅馬萬神殿(Pantheon)。這個 40 公尺跨距的穹窿為雙層圓頂,內外層皆由 8 面曲板所構成,由 8 條主肋筋(rib)與 16 條副肋筋連結至穹窿頂部;由於尺度巨大,整個工程花了近 20 年才完成。布內勒奇對於古羅馬建築的興趣,在於理解它們的構造原理,較不是古羅馬建築的外觀,這點是布內勒奇和其他義大利文藝復興建築師非常不同的地方。

稍晚於佛羅倫斯大教堂圓頂,布內勒奇受委託著手另一個佛羅倫斯的重要文藝復興建築-巴齊小祭殿(Pazzi Chapel, 1430-1460s)。如果說佛羅倫斯大教堂圓頂開始重現古典羅馬向心式的空間,小巧精緻的巴齊小祭殿是個更趨近完美的作品。巴齊小祭殿緊鄰佛羅倫斯聖十字教堂(Basilica of the Holy Cross)旁邊,其屋頂為一個圓頂,下方為一個方型量體;入口為一門廊,門廊立面的中央為一半圓拱圈,拱圈下方兩側各有三根古典柯林斯柱式(Corinthian Order)的柱子。室內中心的上方即是圓頂,牆壁四面亦以半圓拱圈輪廓呈現,上方圓頂與四面拱圈之間以類似拜占廷的弧三角(pendentive)元素銜接。巴齊小祭殿是文藝復興建築中第一個完整的圓頂向心式空間設計,其源自於布內勒奇在羅馬對於古建築遺跡室內之觀察與研究,這樣的向心式設計也影響了往後許多文藝復興。

15 世紀中葉,另一位文藝復興全才式的建築師-亞伯提(Leon Battista Alberti, 1404-1472)-開始在佛羅倫斯嶄露頭角。他除了是一位建築師外,亦是一位學者、作家、數學家、運動員等等,並且擁有對所有類型藝術的知識。如同布內勒奇,亞伯提也曾潛心研究古羅馬建築遺跡,並將研究成果作為他建築設計的理論基礎。布內勒奇較注重研究古羅馬建築的構造方法,而亞伯提則較注重古羅馬建築的設計原理以及秩序模式。亞伯提模仿古羅馬建築師維特魯維烏斯撰寫《建築十書》獻給羅馬皇帝奧古斯都,他亦以拉丁文撰寫了一本《建築十書》(De Re Aedificatoria, 1452)並於 1452 年獻給當時的教皇尼古拉斯五世(Pope Nicholas V, 1397-1455),但以教堂取代神。值得一提的是,亞伯提的古典文化思想可說是建構在基督教信仰的架構中,因他有另外一個重要身分:天主教教士。

佛羅倫斯聖母堂(Church of Santa Maria Novella, 1460-1467)的立面設計是亞伯提的精采之作。教堂的立面添加於一座中世紀的教堂上,立面可分為上下兩部分;上面的部分如同一個古典神的立面,三角形的山牆立在四根柱子之上,三角形內切一個圓形的裝飾,中間兩根柱子的中間則為圓窗;立面的下半部區分為三個部分,中心為圓拱大門,兩側再各以四組連續拱圈與裝飾柱細分;上半部的兩側各有一組美麗的渦卷(scroll)作為上下兩半部寬度差異的。整體來看,這個立面以圓形與方形等基本幾何形組成,各部位有著 1:1、1:2、1:3 或 2:3 的簡單比例關係。而這樣的比例關係即亞伯提從研究古典建築所習得的秩序與模式。

16 世紀起,文藝復興建築開始影響天主教的中心羅馬,這也標誌了盛期文藝復興(High Renaissance)時期的開始。羅馬的文藝復興代表性建築師為布拉曼特(Donato Bramante, 1444-1514),他曾經是達文西在米蘭時期的重要夥伴,原本要當個畫家,但後來放棄,改成為一位建築師。位於羅馬蒙托里歐(Montorio)、建於 1508 年的聖彼得小聖殿(Tempietto of San Pietro)是布拉曼特的盛期文藝復興建築代表作,這個小聖殿位於一間方濟會的修道院中庭內,而這個位置據說是聖彼得在羅馬的殉教之處。此小聖殿並不是用來禮拜用,而只是為了紀念聖彼得,一樓地板有個小圓洞,下方為一地窖,人們可藉此追思聖彼得殉教之處。聖彼得小聖殿具有一個集中向心式圓形平面,仿如古羅馬時代的維斯(Vesta)女神。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外觀如維斯女神,但圍繞小聖殿的 16 根柱子卻不是使用維斯女神的柯林斯柱式,而是使用多利克柱式;這或許呼應了古羅馬建築師維特魯維烏斯在《建築十書》中提到的觀念:神使用的柱式類型必須與神所供奉的神明相稱。維斯是個女神,故象徵少女的柯林斯適用於維斯女神,然而聖彼得是位男性,故不適合;更者,多利克柱式適用於供奉男性神的神,如海克力斯(Hercules),而海克力斯在中世紀時成為堅忍的象徵,依此聯想,多利克柱式適用於此聖彼得小聖殿。此聖彼得小聖殿的圓頂,形式亦相當接近於他著手設計的羅馬聖彼得大教堂圓頂,不過,這座羅馬最偉大教堂的圓頂最後是由米開朗基羅完成。

義大利文藝復興晚期最重要的建築師為帕拉底歐(Andrea Palladio, 1508-1580),他的主要作品在威尼斯一帶。如同亞伯提,帕拉底歐亦發表了對往後建築發展影響深遠的著作-《建築四書》。在此書中,帕拉底歐收錄了各種古典柱式,以及各種建築類型的平面圖、立面圖與剖面圖。在實際建築上,帕拉底歐將古典神的立面及教堂圓頂運用至世俗建築,甚至影響了英國以及其北美殖民地。帕拉底歐除了設計了許多經典的別墅與其他世俗性建築,他也設計了幾座重要的教堂,如威尼斯的大哉聖喬治教堂(San Giorgio Maggiore, 1565-1610)。這座教堂有著相當特殊的立面,帕拉底歐將一個比較高細的古典神立面與一個叫矮寬的神立面重疊結合,創造了兩個層次的立面,也化解了中殿較高但側殿較低而反映在立面上的高低差問題,這樣的設計強化了立面的三度空間感受,也可視為古典神基督教堂的完美結合。

文藝復興時代的人們開始面對新的問題,他們重新思索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文化、人與上帝、以及人與自身的關係。文藝復興人文主義帶來「人類有選擇的自由」的信念,永恆價值不再主動向人類揭露,而是必須透過創作的活動才能獲得;然而這樣的信念卻開始與教會及政治發生衝突。而因為新教的興起,文藝復興時期的宗教建築也開始出現兩條截然不同的發展路線;然而不論那條路線,都似乎與文藝復興或人文主義的藝術表現產生矛盾。對於新教徒來說,救贖乃是神聖的恩典(Divine Grace),個人行為並不能帶來幫助,亦認為文化形式的表現是不必要的;故此,新教徒傾向否定宗教藝術的價值,並希望將形式象徵降至最低,且認為空間都是中性的。然而對於天主教徒來說,真理藉由世界得以揭露,歷史則是人類邁向救贖的道路,在這條路上,人們必須接受教會的導引;反宗教改革者不認為個人擁有藉由理性解決問題的權利,他們認為人文主義對教會角色帶來嚴重傷害,也希望能夠重振教會的權威;因此,天主教教會寧願放棄代表理性與人文主義的形式與美感,並採用可用來宣傳教會並具說服力的形式。因此,在許多新教國家,文藝復興的建築表現或思維並未深刻影響教堂建築的設計;而在天主教國家,文藝復興樣式教堂也逐漸被所謂的矯飾主義(mannerism)與巴洛克式(Baroque)教堂所取代。

撰寫人:黃恩宇(中國文化大學建築及都市設計學系助理教授)

參考資料
傅朝卿,《圖說西洋建築發展史話:跨越西方世界時空五千年的建築變遷》,臺南:建築與文化資產出版社,2009。
陳瀅世審譯,《建築風格學》,臺北:龍溪國際圖書有限公司,2006。
Christian Norberg-Schulz. Meaning in Western Architecture. New York: Rizzoli, 1983. David Watkin. A history of Western Architecture. London: Laurence King Publishing, 2000.
Peter Murray. Renaissance Architecture. New York: Rizzoli, 1985,. Rosa Maria Letts,錢乘旦譯,《文藝復興》(The Renaissance),臺北:桂冠圖書,2000。

返回列表